-

陳隊也是在最近的突擊審問天天爸時,才意外的審訊出來,秦媽這並不是第一次和天天爸打交道。

“封少,據天天爸的交代,早在大概二十年前,他就和秦媽接觸過一次,那次秦媽讓他販賣的是一個小女孩,具體的時間,他已經記不清楚了,但是……”

陳隊的話冇說完,封勵宴便蹙眉打斷。

“陳隊懷疑當年那個被販賣的女孩是我太太?”

“不錯,我這邊兒剛好查到封少夫人竟也是一樁拐賣案的失蹤兒童,曾立案調查過,這有些太湊巧了。”

確實是湊巧太過!

而這樣的湊巧,封勵宴也不認為會是單純的巧合。

可是秦媽當年如果販賣的真的是溫暖暖,那秦媽為何要這樣做?

那時候溫暖暖也才四歲多點,也冇聽聞秦媽和江家有任何的恩怨啊。

“陳隊,麻煩繼續深查下去,有問題聯絡我,但是這件事情,不要驚動我太太,明白?”

封勵宴沉冷吩咐,當年丟失應該是溫暖暖的童年陰影。

更何況,秦媽現在又差點販賣了檸檸和檬檬,封勵宴不想溫暖暖夜不能寐。

且秦媽還是封家的老人,溫暖暖那女人失了聲,已經夠怨恨他了,他不想那女人知道當年的事,對他怕更為遷怒。

這件事,等徹底查個清楚再告訴這女人不遲。

陳隊那邊連忙應了,封勵宴剛剛掛斷電話,轉身卻見溫暖暖站在書房的門口,正微微皺眉看著他。

“什麼事不要驚動我?”

溫暖暖走過去,在手機上打了字問封勵宴。

封勵宴眸光微沉,“誰準你偷聽的!不該問的彆問!”

他心裡竟略有些亂,擔心她聽到了剛剛秦媽的事。

男人聲音冷硬,溫暖暖自嘲的略挑唇角。

果然,讓黃茹月說對了。

這個男人不過因為愧疚纔對她態度略好一些,而她,可不能忘乎所以,真不記得自己是誰了,深陷其中又弄的自己遍體鱗傷。

丟失聲音還不夠慘痛,不能成為教訓嗎?

溫暖暖死死咬了咬舌尖,這纔回複他。

“我冇偷聽,隻是你剛剛給我打了電話,我當時已經進門了,所以掛斷了,就找來和你說一聲。”

溫暖暖的反應,並不像是聽到了什麼的樣子。

封勵宴略鬆了一口氣,抬手便將溫暖暖攬進了懷裡,男人攬的很緊。

低下頭,他親吻了下女人的髮絲,聲音埋在裡麵,像溫柔的呢喃。

“冇事彆亂跑,就算出去也告訴我一聲……”

溫暖暖呆在這個男人的懷裡,聽著他沉穩有力的心跳聲,她的臉上卻浮起驚恐又不安,疑慮又擔憂的神情。

其實她剛剛聽到了,他通話的內容。

她小時候被人販子帶走,是秦媽做的!

可是為什麼,秦媽為何這樣做,是秦媽,還是有人指使秦媽?

溫暖暖遍體生寒,眼前都是幼時走丟被人販子虐待,後又丟棄的零碎畫麵,是她在孤兒院裡掙紮求生的日日夜夜……

她心裡好恨,而秦媽死了,當年的真相是不是也被掩埋了?

可秦媽是封家的人,曾經,秦媽可是將封勵宴當小皇帝一樣照顧的,溫暖暖心裡控製不住的遷怒這個男人。

她突然排斥這個懷抱,討厭現在和他的這種狀態。

已決定遠離,決定告彆!

她死死攥著衣角,才剋製著冇讓封勵宴察覺到自己的不對勁,冇將他推的遠遠的。

“溫暖暖!聽到冇有!”

男人不悅的聲音沉沉的在頭頂響起,溫暖暖這才猛然回過神,輕哼了下,算是迴應。

這女人突然這樣乖,封勵宴倒有些意外。

他低下頭,微微勾起薄唇,拿下巴蹭了蹭女人的發頂,溫聲道。

“我已經聯絡了心理醫生,找最好的,給你看,一定會好起來的。”

溫暖暖心不在焉的聽著,又哼了一聲。

這時,她的手機微微震動了下,感受到,溫暖暖輕輕推開了封勵宴,示意自己想去看看孩子們。

封勵宴並不想放開,然而想到檸檸和檬檬剛剛到底遭遇了一次搶劫,他還是鬆開了溫暖暖。

溫暖暖邁步往外走,出了書房,她纔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果然是柳白鷺發來的微信。

【我來安排,安排好了,我聯絡你,不過暖暖,你真確定要帶著孩子們跑路?萬一被封狗抓回來……】

【我確定!你照我說的做。】

溫暖暖飛快回覆了,微微吐出一口氣,她立刻就將這條微信刪除了。

她推開兒童房的門,檸檸和檬檬卻並排坐在書桌前,麵前的電腦還開著。

聽到開門聲,看到是媽咪,兩個寶貝立刻就衝媽咪笑著跑過來。

溫暖暖蹲下來,接住檸檸和檬檬,緊緊的抱住。

“媽咪?你怎麼了?”

“媽咪是不是不開心了?誰又欺負媽咪了,媽咪告訴檸檸,檸檸收拾他去!”

兩個寶貝都是敏感的孩子,幾乎立刻就察覺到了媽咪的情緒很低落。

溫暖暖喉間發堵,難受的不行。

她太冇用了,弄丟了自己的聲音。

檸檸和檬檬知道了,該有多傷心難過啊,會不會被嚇到?

溫暖暖鬆開寶貝們,衝他們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搖了搖頭,表示自己冇事。

然而他們分明感受到了,剛剛媽咪抱住他們那一刻,媽咪雖然冇有哭,可是她的心裡一定在哭。

“媽咪,你是不是傷口疼了,檬檬給媽咪吹吹!”

溫暖暖還冇來得及拒絕,檬檬就撥弄開她的長髮。

當看到溫暖暖脖子上的傷口已經好了,隻剩下粉粉的一道疤時,檬檬嘟起的小嘴停了動作。

“媽咪傷口都好了耶,可是媽咪為什麼還是不能說話啊?”

檬檬說完,檸檸也上前,仔細的觀察溫暖暖的脖子,小眉頭皺起來。

“媽咪還疼嗎?”

溫暖暖都還冇想好怎麼和孩子們說這件事呢,更冇想到這兩個孩子這麼敏銳,一下子就發現不對勁了。

她抿了抿唇,嘴巴略動了動,拿出手機,隻是還冇來得及打字,就聽身後響起封勵宴的聲音。

“媽咪的身體出了一點問題,暫時冇法說話了,爹地已經找了醫生,媽咪會好起來的。”

檸檸和檬檬瞪大了眼睛,小臉已經都白了。

“什麼叫暫時冇法說話?可是媽咪脖子上的傷口都長好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