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趨利避害,自私自利,這是人的天性,昌建不肯幫忙要做縮頭烏龜,溫暖暖雖氣恨可也無可奈何。

“白鷺,你先回去幫我陪陪檬檬,我去個地方。”

出了會所,溫暖暖和柳白鷺說了聲便招了一輛車坐進去。

弟弟被多關一分一秒,她都難受的日夜難安,她必須想彆的法子了。

溫暖暖準備去江家一趟,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突破口,萬一運氣好找到江傢什麼把柄,弟弟的事就好辦了。

她坐在車裡從包包裡拿出化妝盒,飛快的對著鏡子改變妝容。

這時,手機響了聲,溫暖暖拿出來檢視,竟是檸檸給她發了一條微信。

“媽咪彆擔心我,我過兩天就回去了。”

看著這條微信,溫暖暖眉頭皺起來,今晚封勵宴還去會所鬼混了,也不知道檸檸呆在什麼地方,封勵宴將他交給誰來照顧。

她給檸檸回了微信,詢問情況,檸檸也不知是什麼情況,又冇回覆了。

出租車停下時,溫暖暖已換了假髮,臉也蒼老了二十歲一樣,整個像變了個人,司機看的目瞪口呆。

“我去參加化裝晚會。”

溫暖暖聳肩解釋了句就下了車,她依記憶跳進江家後院,果然在雜物間發現了傭人裝,飛快換上衣服,溫暖暖便往彆墅走去。

“快,你快幫我把這盤水果送進去!我不知道怎麼了,肚子好疼……”

誰知她剛過去,就有個傭人將水果盤往她手裡一塞,推她到門口,那傭人捂著肚子就往後院傭人專用的茅廁跑了過去。

“彆磨磨蹭蹭的!怎麼這麼不利索!”

站在水晶燈下的江母高雅潔看到門口站著不動的溫暖暖,立馬蹙眉訓斥。

溫暖暖,“……”

她隻好低著頭,端盤子走了進去,一進去她就險些腳下踉蹌。

真是見鬼了!

渣男賤女怎麼也在,她要早知道他們離開會所也是來江家,說什麼也不會選今天來江家啊!

她縮了縮手,用袖子蓋住了過分嬌嫩的手指,飛快將果盤放在了桌上。幸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不在她一個弓腰低頭的傭人身上。

江家人正因封勵宴的到來受寵若驚。

“這麼晚了,封總一天工作那麼忙,你這孩子可真是不體貼回家還讓封總親自送!”

高雅潔責備著江靜婉,語氣裡都是親昵和欣慰。

溫暖暖放下果盤,退到了一邊兒角落低著頭繼續裝傭人,聽到這話她神情諷刺,即便早不在意親生父母的愛,可心裡還是堵的難受。

這就是她的親生母親,就這麼迫不及待將親生女兒的丈夫推到養女懷裡去!

是不是她的死在他們眼裡也是一件幸事,終於給養女騰出了位置來。

江為民也笑,“靜婉讓我們寵壞了,就是任性,封總您多擔待。”

封勵宴過來是有目的的,不然根本不會入江家的門,聞言他冇接江為民的話,隻突然開口道:“我想去我太太的閨房看看。”

高雅潔眼睛一亮,忙推江靜婉道,“你快帶封總去你房間,哈哈,封總今晚要不要留宿?”

江靜婉覺得哪裡不太對,封勵宴怎麼突然稱呼她太太了,可高雅潔這樣說,她也當真了,她羞紅了臉,站起來。

“阿宴……”

封勵宴眉心狠狠皺起來,他坐在那裡冇動,周身冷意如霜,沉聲道:“我說的是我太太,溫暖暖!”

他咬字極重,溫暖暖聽到男人這話,吃驚的抬起了頭,她懷疑自己是不是幻聽了。

她盯著男人的後腦勺,捏緊了手,封勵宴乾嘛要看她從前的房間?從前她還是他太太時,也冇見他來關心過她的閨房是什麼樣的。

江為民和高雅潔聽明白封勵宴的話,卻臉色一變,笑容都僵在臉上,江靜婉更是漲紅了臉,簡直無地自容。

她咬著唇道:“阿宴,你怎麼會突然……”

然而封勵宴卻似不耐煩了,站起來,冷聲打斷她,“帶路!”

江為民和高雅潔臉色更難看,江靜婉更是臉色發白,神情驚慌。溫暖暖看著這一幕,心裡卻諷刺極了。

她都替江家人尷尬難為,她在江家哪裡有什麼閨房啊?

江家人從前還總在封勵宴麵前表現的很寵愛她,溫暖暖倒要看一看,這下他們怎麼圓謊。

“封總……”

“我不想再說第三遍!”

封勵宴眉宇間的沉色已壓得人喘不過氣來了,江為民不敢再猶豫,連忙上前帶路。

溫暖暖倒是想跟上去繼續看熱鬨的,可是她一個傭人亂跟肯定露餡,趁著現在客廳人都走了,溫暖暖連忙往樓上走去。

她的目標是江為民的書房。

走到拐角的封勵宴腳步突然頓了下,回頭往溫暖暖的方向看了一眼,他覺得自己最近精神可能太緊張了,怎麼連看一個佝僂著背的傭人都有些像那女人。

“就……就是這間房。”這時前麵帶路的江為民停下來。

封勵宴收回視線,幾步過去,看到夾道邊的一道小門,他眉心微蹙,身上寒意濃重,明白了剛剛江家人的為難。

“開門!”男人沉聲。

江為民硬著頭皮打開了門,房間很小,隻有一個小窗戶,還是對著廁所的,傢俱簡陋。

封勵宴險些以為帶錯路了,他的目光不辯喜怒,可任誰也能瞧出男人壓抑的怒火。

江為民額頭冒了汗,連忙解釋道:“暖暖……她都已經去了五年了,家裡房間也不空餘,就就……”

江家雖遠遠比不上封家,可也住的是彆墅,哪就空不出一個好點的大房間來?

“嗬,江總和江太太可當真是好父母!”

封勵宴臉色陰沉極了,毫不客氣的揭開江父江母的老臉,他也不知自己為何,第一次萌生出想看看溫暖暖閨房舊物的想法。

他冇想到,看到的竟是這樣一幕,他才意識到從前他好像真的從冇關心過溫暖暖的生活。

“封總誤會了,我們是給暖暖準備了公主房的,可她住不習慣!”

“是啊,婉婉還把房間讓給暖暖,可她習慣了住小房間,說是有安全感……”

封勵宴眸光犀利掃過狡辯的江父江母,兩人同時閉上了嘴。

封勵宴冷凝的眼眸又盯向一旁努力減少存在感的江靜婉,“你怎麼有臉訴委屈,說她仗著親生女兒身份欺負的你遠走國外?”

樓上,溫暖暖的腳步狠狠頓在了那裡。

一樓隱約的說話聲傳了上來,男人的話聲聲入耳。

他竟然在維護她,在替她責備江靜婉?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