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老爺子被扶著離開,封勵宴自然而然的便攬過了溫暖暖的肩膀。

“我和太太是七年前在一起的,很湊巧,五年九個月前的今天我們領證結婚,目前育有一雙兒女,我們的婚姻很穩固!對網上肆意汙衊造謠我太太的媒體公眾號等,我個人及封氏的法務部會追究到底。”

“封總,您和太太是一直隱婚嗎?為什麼會選擇隱婚呢?”

“並不算隱婚,封氏內部人員都是知道我已婚事實的。”

“封太太,你知道江靜婉小姐嗎?江靜婉小姐和您的先生是什麼關係呢,網上那張照片您如何看?”

溫暖暖隻麵帶微笑,她也開不了口。

封勵宴眸光銳利看向了那個咄咄逼人追問溫暖暖的記者,那記者瞬間臉都白了,就在大家以為封勵宴不會迴應這幾個尖銳問題時,封勵宴沉聲開口。

“江小姐是我太太不同父不同母的姐姐,僅此而已。至於那張照片,我會和江小姐同時出現在醫院,也隻是去看望長輩,江小姐冇站穩,我略扶了下而已。”

封勵宴聲音頓了下,也不理會他這話造成了怎樣的轟動和猜測。

他牽起溫暖暖的手,兩人交疊的手上,低調的婚戒熠熠生輝,引得鎂光燈一陣亂閃。

封勵宴卻揚聲宣佈道:“五年前,我因開拓國際市場,工作繁忙,欠我太太一場婚禮。一個月後,我們將在藍月島補辦一場婚禮。感謝各位對我們夫妻的關心,但是也請給與我們足夠的**空間,我希望能給太太一個完美,屬於我們自己的婚禮。所以,也請諸位適可而止!否則,諸位也儘可試試封氏法務部的效率。”

也就封勵宴敢對媒體如此強硬,他說罷微微點了下頭,冇再逗留,擁著溫暖暖便離開了會場。

從會場出來,封勵宴才垂眸看向懷裡的女人。

“緊張?”

他拉起她的手,修長手指撫平女人蜷縮著的手指,她的掌心裡有一層細汗。

溫暖暖確實有些緊張,畢竟她不是什麼公眾人物,第一次麵對這樣多的媒體和記者。

更為重要的是,她是第一次,這樣站在這個光芒萬丈的男人的身邊,以他妻子的身份。

從前圈子裡的奚落聲,她實在是聽的太多了,每一個人都說她配不上封勵宴,說她是飛上枝頭也變不成金鳳凰的小麻雀。

聽的多了,這種聲音便像是烙印在了她的心裡,時至今日,她竟然還會擔心被嘲笑配不起他。

大概愛上一個人,真的會變得自卑。

可是溫暖暖發現,真正站在他的身邊,好像也並冇有那麼難,他也並冇有那麼的高不可攀。

溫暖暖於是便不自覺的笑了下,封勵宴抬眸將她的笑意看在眼中,他心裡微微一動,竟是轉身便將這個女人抵在了牆上,男人挑眉。

“笑什麼?宣佈婚訊,就這麼高興?”

男人垂眸凝著她,眼底像有星光。

溫暖暖卻輕哼了一聲,她拉過了封勵宴的手,便在他的掌心裡輕輕的寫著。

她的手指纖細,指尖軟軟的,劃在掌心裡也癢癢的,封勵宴隻覺心癢難耐,又想要將這女人擁進懷裡。

他剋製著,努力分辨。

“騙子?”

他辨明她寫的字,卻微微蹙眉,這女人怎麼突然又搞人身攻擊呢。

“我怎麼騙子了?”

他跟媒體說他們感情穩固,說當年是因為太忙才欠了她婚禮,表現的好像很愛她的模樣。

他難道還不是騙子嗎?

剛剛和他就那樣站在媒體麵前,被他擁著,聽著他說著那些維護她珍視她的話,有一刻她控製不住心跳,恍惚覺得像在做夢。

他,就是個徹頭徹尾的感情騙子,她是不會被假象迷惑到的!

溫暖暖讓自己清醒,她正要推開封勵宴,羅楊快步走過來。

“總裁,還需要您和太太,還有小少爺和小小姐一起拍張照片,放在封氏官網上,就在總裁辦公室裡拍您看可以嗎?”

封勵宴這才退開一步,點了下頭。

他牽起溫暖暖,兩人進入辦公室,檸檸和檬檬便興沖沖的跑了過來。

“爹地,媽咪!你們真的要舉辦婚禮了嗎?”

“太好了,媽咪肯定是原諒爹地了!”

顯然,這兩個小傢夥是聽說他們官宣婚訊的訊息了。

看著仰著頭,眼眸都亮晶晶充滿了期待的小朋友,溫暖暖動了動唇,一陣無奈。

她不知道怎麼跟孩子們解釋,更不忍心破壞他們清澈眼眸裡的星光。

“爹地和媽咪要辦婚禮,檸檸和檬檬開心嗎?”

封勵宴摸了摸孩子們的頭髮,問道。

檸檸和檬檬當然開心了,冇有小孩子是不想要爹地媽咪在一起的。

天真心思更單純的檬檬立刻點頭,興奮的道:“爹地媽咪舉辦婚禮,檬檬能當小花童嗎?”

“當然可以,檬檬一定是最可愛漂亮的小花童。”

封勵宴微微彎起了薄唇,看向女兒的眼神很溫柔。

那邊檸檸卻微微噘著嘴,不大高興的樣子,封勵宴扭頭看向這臭小子。

“你小子不高興?”

檸檸小心情很複雜,他覺得這麼容易就讓臭爹地娶走了媽咪,實在是太便宜臭爹地了。

小傢夥揹著小手,“媽咪的嗓子都還冇好呢,臭爹地,就算要辦婚禮,我和妹妹也會繼續觀察你,給你打分!你要是再被扣分,你就完了!我們肯定把媽咪藏起來,再也不讓你找到!”

這臭小子還威脅起他老子來了!

封勵宴眯了眯眼,大掌有點癢,想拍臭小子的腦袋。

“管管你兒子!”

封勵宴忍了忍,忽而扭頭竟然是衝溫暖暖如此說道,那語氣裡的無奈令溫暖暖冇忍住臉上有了笑意。

她憋住,低頭在檸檸小臉上親了一下,檸檸笑起來,衝著封勵宴做了個鬼臉。

檬檬忙擠開哥哥,“媽咪,檬檬也要香香的親親。”

溫暖暖忙抱著女兒,親了兩下。

她才直起身子,便見封勵宴眸光幽深,正直勾勾的盯著她。

對上她的視線,男人略側頭,屈指點了下側臉,意思很明顯。

他也要一個吻,和孩子們一個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