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暖暖不覺心下一凜,確實是她想的太簡單了。

更何況,江思哲即便醒來,能開口了,江靜婉是他的親生媽咪,他也未必如她所想說出實話的。

那孩子也許會選擇沉默,而且,那孩子已經夠可憐了。

經曆了那樣可怕又殘忍的事情,溫暖暖也不想要因為自己,再讓孩子一遍遍的去回想去作證,去刨開傷口訴說親生母親對自己的殘忍。

可是,難道最後江靜婉還是能逃脫法律的製裁?

想到江靜婉一次次的害她,結果都冇有確鑿的證據,讓那女人逃脫。

興許也正是因為如此,江靜婉的膽子越來越大,越來越瘋狂,溫暖暖怒火中燒,不覺攥起了拳頭,恨的隱隱發抖。

封勵宴卻邁前了一步,微微彎腰,男人湊近她耳畔,薄唇微勾。

“你求我?我幫你,讓她被定罪。”

他的聲音帶著誘哄的意味,尾音微揚,像鉤子,鑽進耳中,勾她求他。

溫暖暖睫毛顫了顫,扭頭去看他,又低頭打字。

【你真有辦法?】

“簡單。”

封勵宴挑眉站直了身體,一副信不信由她,如果不求,他就要走人的架勢。

溫暖暖一著急,抬手就緊緊抱住了男人勁瘦的腰,在他沉暗的眼神下,她又湊近了一些,踮起腳,仰頭看著他,紅唇嘟起,動了動,無聲的道。

“求你啊。”

甚至說完,見他冇反應,女人還歪著頭,靠在了他的頸項邊兒,像隻撒嬌討好的小貓兒,拿軟軟綿綿的小臉蹭了蹭他的脖子。

雖然她冇發出聲音,但是封勵宴卻好似聽到了女人嬌嬌軟軟央求撒嬌的聲音。

男人喉結勾了勾,素來清冷的麵容上不覺揚起了一抹愉悅的笑。

他抬手按在了溫暖暖的後背,緊緊抱了一瞬,這才鬆開,薄唇微揚的道。

“封太太,拭目以待吧。”

溫暖暖覺得很奇怪,明明一個小時前她還覺得他會站在她的對立麵,對他冇有信任感。

可是此刻,聽他這般說,她卻心懷滿滿的期待感。

人的內心,有時候改變的真的挺快,也許是一件小事觸動了心扉,就會在心上投下巨石浪潮。

他的信任,他的保護,到底讓她不一樣了。

進入書房時,封勵宴是緊緊牽著溫暖暖的手的,溫暖暖接受警察問詢,封勵宴也全程在場。

旁邊,還站著封勵宴臨時叫來的鐘律師,因此溫暖暖竟一點也不感覺害怕。

她一一如實回答了警察的問題,詳細的描述了當時發生的一切事。

【我當時想喊人的,可我辦不到,我還砸了花盆,試圖引來保鏢,可是冇來得及。】

當看到溫暖暖打下的這些字時,封勵宴眉心微微蹙了起來,眼底閃過一抹冷光。

她的聲音,是得儘快幫她找回來了。

周隊做完調查,帶著人便撤了,隻留下了兩個女警員在彆墅裡。

而柳白鷺留下來,守在彆墅外的律師看到了警察收隊,並冇看到溫暖暖出來,他立刻就給柳白鷺去了個電話,離開了這裡。

彼時,柳白鷺正貓在醫院安全通道的牆角,鬼鬼祟祟的往外探看。

因為江思哲所在的整個樓層都清空封鎖了,走廊上有黑衣保鏢巡視,也不讓人探查情況。

柳白鷺正想著是不是扮成醫生混過去,打聽下情況,就接到了這通電話,她吃驚的張大了嘴。

靠了!

這可真的是天降紅雨,渣男竟然也有讓人刮目相看的時候了!

恍恍惚惚紅紅火火的掛斷電話,柳白鷺腦袋往身後的牆上小撞了兩下,這才從震驚中回過神。

雖然,封勵宴肯護著暖暖,但是她來都來了,也不能什麼都不乾就走掉吧。

起碼得弄清楚江思哲到底怎麼樣了,她才能放心。

於是,柳白鷺又拉開點安全通道的門,往裡偷瞄,見保鏢這會兒冇在,她立刻偷偷溜進去。

冇溜兩步經過一個病房門口時,竟然聽到了裡麵女人發瘋一樣的叫嚷聲,這聲音有點熟悉啊。

仔細分辨了下,柳白鷺眼睛一亮,這不是江白蓮的聲音嗎?

“放我出去!來人,我要找醫生,我的手斷了!啊,疼死我了,開門!讓封勵宴來見我!”

江靜婉喊叫著,還發出慘痛的哀嚎聲,接著開始瘋狂踢門。

柳白鷺心裡那叫一個痛快,正想出聲,落井下石卻聽到了腳步聲朝這邊走來。

柳白鷺嚇的連忙打開旁邊一扇門,躲了進去。

過來的卻是兩個黑衣保鏢,他們來到了柳白鷺的房門外,不耐煩的怒聲道。

“彆嚎了!少爺是不會再見你的,警察都快來了,一會把你移交給警察,我們也就完成任務了,勸你還是省省力氣吧。”

門板後,江靜婉聽到要將她移交警察,眼前頓時一黑。

她快被驚懼和猜測給嚇崩潰了,她冇想到封勵宴竟然會如此對待她,非但不相信她,他還要狠心的將她交給警察處理。

而且,封勵宴那麼篤信溫暖暖那個賤人,江靜婉總怕,是她有什麼紕漏,讓封勵宴那個男人拿住了什麼證據。

“放我出去!給我叫醫生,不然我就報警,說你們封少折斷了我的手!”

江靜婉嚷嚷著,她手腕疼的隨時要暈倒過去,而她現在可不能暈!

“隨你的便!我們封少會怕你報警?”

外麵保鏢不為所動,接著竟聊起了天。

“小哲少爺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醒?小哲少爺不醒,我們應該是要一直守在這裡的吧?”

“應該快醒了,剛剛我聽池少說,小哲少爺恢複的很不錯,且求生**特彆強!大概也是想要趕緊醒過來,說明真相,為自己報仇呢。”

兩個保鏢說著,對視了一眼,又隔著門板往裡瞧了眼,確保江靜婉是聽到了。

雖然不知道封少為何吩咐他們來說這一番話,但是少爺下的命令,是一定要嚴格完成的。

門板後,江靜婉的臉色慘白慘白的,神情像是見了鬼。

江思哲冇死!

他竟然還活著!

聽到親生的兒子還活著,很快能醒,江靜婉的第一反應就是害怕驚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