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哲活著,他很快會醒來,一定會揭穿一切的。

到時候,警察會把目標鎖定在她的身上,想到餘生的牢獄之災,江靜婉便驚恐萬狀的眼珠都要突出去。

絕對不可以,她設這個局,不惜搭上兒子,都是為了讓溫暖暖痛不欲生,也嚐嚐她被奪走一切的那種恐懼感。

不幸,她絕對接受不了這樣的結局!

然而就在江靜婉最恐懼的時候,被關著的病房門,竟然在這時候打開了。

“兩位警察同誌,那江小姐就移交給你們了。”

保鏢說著退讓開,兩個身穿製服的警察上前一步,江靜婉正驚恐,看到他們差點直接暈倒過去。

“江靜婉對吧?現在需要帶你回警局問話,跟我們走吧。”

其中一個警察說著就上前拉住了江靜婉,江靜婉臉色慘白,被帶著往外走.

"你們是不是弄錯了,受害者是我兒子!你們應該去抓溫暖暖啊!”

“放開我,我不可能傷害自己的親兒子,你們畏懼封家強權,我要投訴!我是個明星,我要曝光你們!”

江靜婉不停的抗辯,可是卻一點用都冇有,兩個警察根本不搭理她,架著她往前走。

路過一處ICU病房時,江靜婉看到了守在病房外的保鏢和池白墨,以及站在池白墨身邊的兩個孩子,是溫暖暖的那兩個小野種。

江靜婉一下子就確定了,這個病房裡看來住的就是小哲了。

她神情突然激動,竟然掙脫了兩個警察的控製,一下子就衝ICU病房的落地玻璃撲了過去,臉上擔心焦急。

“小哲!媽咪的小哲,我可憐的孩子!”

江靜婉透過玻璃,瞪著裡頭,她看的清清楚楚。

病床上的小身影,確實就是小哲,他的小手上鍊接了儀器,心跳監護器在滴滴滴的響著,小哲確實是活著。

剛剛江靜婉還在想,那兩個保鏢怎麼剛好八卦小哲的事,讓她聽到,會不會是封勵宴讓他們騙她。

好讓她主動和警察坦白自首。

現在看來,並不是如此,小哲是真的活著!

“江小姐!你如果這樣不配合,那我們就隻能采取強硬手段了!”

警察上前,再度控製住江靜婉,拉扯著往外走。

這一次,江靜婉冇有再掙紮,隻是哭的很厲害,完全就是擔心孩子的好母親模樣。

他們離開,池白墨便在檸檸和檬檬的麵前蹲了下來。

“嚇到你們了嗎?”

檸檸和檬檬卻滿臉的興奮,小臉都是紅撲撲的,檸檸連連搖頭,說道。

“當然冇有!我太開心了,壞女人被警察叔叔抓走了!”

檬檬也拍著小手,“池叔叔,你太小瞧我們了,我和哥哥可都是見過大場麵的!爹地好棒,爹地說話算話,真的讓警察叔叔抓走壞女人了!”

好吧,是他對現在的小孩有誤解了。

居然看到警察抓人都不帶怕的,不愧是宴哥的孩子。

不過,兩個小傢夥這樣,還真是可愛到不行。

尤其是檬檬一臉小崇拜,嚷嚷著爹地棒,讓池白墨看著,都想要找個人也生這麼個乖巧又可愛的小丫頭了。

池白墨捏了捏檸檸和檬檬的小臉,“小哲一時半會兒還醒不來,池叔叔讓人送你們回家好不好?”

“池叔叔,你去忙吧,我們想在這裡再陪小哲哥哥一會兒,小哲哥哥一定很害怕很疼。”

檬檬搖著頭,拒絕了,而檸檸自然是要跟著留下來的。

池白墨見此和保鏢交代了兩句,讓他們照顧好檸檬寶貝,便離開了這裡。

他邊走,邊拿出手機給封勵宴撥去了電話。

“江靜婉被帶走了,她也已經如你所安排,看到了病房裡的小哲,我這邊都安排妥當了。”

封勵宴站在落地窗前,俊顏上露出一抹智珠在握的淺淡笑意。

“知道了。”

男人說完,就要直接掛斷,池白墨卻又追問道。

“噯?你就那麼確定魚兒會咬鉤?”

封勵宴輕笑了一聲,“當然,江靜婉是個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人。”

“嘖,好瞭解啊,嫂子冇在你身邊?就不怕嫂子吃醋的?”

池白墨不覺打趣了一句,而溫暖暖也確實是和封勵宴在一起,那女人正安安靜靜的被他圈在身前。

封勵宴聞言直接道:“你幫我問問她?”

他說著竟然是直接將手機貼到了溫暖暖的耳邊去,溫暖暖驚訝了下,下意識問詢的“唔”了一聲。

池白墨便笑了,真的問道。

“嫂子,宴哥自己不好意思,就讓我問問你,你對他還有幾份情,幾分愛,還會不會為他吃飛醋?”

溫暖暖,“……”

池白墨故意放大了聲音,封勵宴也是聽到了的,頓時俊顏一黑,直接拿過手機就給他掛了。

可緊接著男人便上前一步,溫暖暖後背抵在了落地窗上,她微微驚慌的抬頭看著他。

封勵宴低頭挑眉,“會嗎?”

他問她還會不會吃他的飛醋。

溫暖暖抿著唇,心跳又快了起來。

她在心裡問自己,還愛不愛他,卻有一個很明確的,像是印刻在腦子裡和心裡的答案。

她不愛他了。

她又問自己對他還有幾分情,她的心卻又痛又酸,又興奮的為他跳動著,是還有情的啊。

不然,不會因為他對她的信任和保護,她便那麼開心,想要靠近依賴。

會不會為他吃醋……

這個答案便更明確了,她當然會,江靜婉就像梗在心裡的一根刺,她無時無刻不吃醋嫉妒,難以容忍。

對他有佔有慾,是愛嗎?

女人滿臉的糾結,直接不吭聲了,封勵宴有些小失望,男人雙眸微眯起來,狹長的眼尾便有了鋒利的弧度。

他抬起她的臉,盯視著她慌亂的眼睛,惡狠狠的道。

“嗬,你就裝啞巴吧!今天先放過你,等我治好你這失語的毛病,可冇那麼容易放過你了!我早晚要你用這張小嘴兒,親口對我說出來……”

封勵宴語氣不滿,抬指點著溫暖暖緊抿著的唇瓣,在紅潤的唇珠上留戀了一瞬,男人竟然突的用力,敲開她的齒關。

溫暖暖瞬間紅了臉,水眸遊移著,完全不敢看他。

男人低頭,“早晚撬開你這張蚌殼一樣的嘴巴,讓你總是嘴硬!”

溫暖暖實在受不住了,一把推開了他。

流氓!

見封勵宴麵色微沉,她連忙轉移話題,拿起手機打字問他。

【我聽到你們說什麼會咬鉤?】

“給江靜婉做一個局,今晚帶你去看場好戲。”

看著這女人驚慌害羞的模樣,封勵宴眸光幽深,手指又撚動著溫暖暖的一縷頭髮,他說著,神情卻顯得有些漫不經心,一直都落在這女人紅通的耳朵上。

像紅耳兔子,想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