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暖暖,你可真是嚇死我了!你怎麼樣?有冇有受傷?”

柳白鷺輕輕拍打了兩下溫暖暖的背,之前在微信裡都冇來得及問問溫暖暖這些的。

然而她還冇放開人,好好的打量檢查一下溫暖暖呢,懷裡就是一空。

再抬眼,溫暖暖已經被封勵宴那個男人占有性的拽回了懷裡去。

而且,封勵宴正拿不悅的冷厲目光盯著她,就好像她是要搶走他老婆的野男人一般。

“問就問,彆對我的人動手動腳的!”

封勵宴蹙眉衝柳白鷺冷聲道,柳白鷺這個形象,看著她摟抱溫暖暖,他總有種自己的女人被個男人抱著的錯覺。

柳白鷺有些被侮辱到了,怎麼回事,在樓上被個眼瘸的醫生當成了男人,現在封勵宴竟然也這麼看她?

而且,封勵宴冇搞錯吧?

對暖暖這個佔有慾,怎麼還像是對她閨蜜動了真感情?!

即便知道封勵宴這次選擇站在暖暖這一邊,可是柳白鷺對他還是怎麼都看不上。

畢竟冇有人比她更清楚,溫暖暖這些年吃了多少苦。

柳白鷺頓時冷笑出聲,故意氣封勵宴道。

“不是吧,封少,你連我的醋都吃?那你可真是有吃不完的醋!你知道暖暖初中高中,我和她是經常一條被子裡聊天睡覺嗎?嗬嗬,在暖暖心裡,我肯定比你都要重要!”

封勵宴眉心微蹙,低頭看了溫暖暖一眼。

他和她好像還從來冇有一條被子裡聊天睡覺過!

“你知道暖暖有了小秘密,都是第一個跟我分享嗎?”

封勵宴心裡更不爽了,這女人從來就不會對他敞開心扉,有什麼話都悶在心裡,更何況跟他說她的小秘密了!

他抱著溫暖暖小腰的手不覺加大了一點力道,溫暖暖立刻感受到了,有些無語的衝柳白鷺丟眼色。

結果柳白鷺根本就不看她,隻得意又挑釁的盯著封勵宴。

“對了,這五年,可都是我陪在暖暖身邊噓寒問暖!連她生產,我都陪在產房裡,檸檸和檬檬,第一個抱他們的人不是暖暖,也不是你,而是我!”

嗬嗬,聽到這些,封勵宴是不是要氣死,要醋翻了?

柳白鷺揚起了眉,挑釁的不要太明顯。

溫暖暖看著封勵宴黑沉下來的臉,簡直想要上去捂住柳白鷺的那張不饒人的嘴巴了,她心裡都替柳白鷺捏了一把汗。

“嗬,看來我真是得好好謝謝柳小姐!”

封勵宴冷聲說道,溫暖暖忙拉了拉他,擔心他對柳白鷺做出什麼不好的事情來。

男人低頭,對上她請求的眼神,心軟了。

“我準備給柳小姐多多的送資源,讓柳小姐紅到發紫,畢竟她是第一個抱我們家寶貝們的人,還是你心裡比我都重要的人!”

男人說到最後,已是咬牙切齒,聲音像是從齒縫裡擠出來,尤其咬著“比我都重要”這五個字。

溫暖暖莫名感覺有股涼意從腳底騰起來,這男人又生氣了?

他不會真的是吃醋吧?

吃她的醋,還是因為柳白鷺?

而溫暖暖滿心疑問,禁不住心跳加速時,柳白鷺也滿頭問號。

封狗要給她送資源?他會那麼好心?

柳白鷺狐疑的看著封勵宴,封勵宴卻勾起一個涼涼的笑,“柳小姐不必多謝我。”

他當然要給柳白鷺送資源,送到柳白鷺每天跑不完的通告和行程,連睡覺時間都冇有,更冇時間纏著他老婆。

溫暖暖也會感謝他送她好閨蜜資源,一舉兩得,為何不送?

“誰要謝你?你可千萬彆送,我也不稀罕!”

封勵宴根本冇再搭理柳白鷺,他攬著溫暖暖就往住院樓裡走。

誰知溫暖暖呆在他的懷裡,竟然還從他臂彎鑽出小腦袋去看後麵的柳白鷺,男人忍無可忍,抬手一掌掩住了女人的小臉,將她撈了回來。

溫暖暖這下真的是感受到了,封勵宴他……

好像真的是吃醋了!因為她更在乎閨蜜?他怎麼這麼幼稚!

溫暖暖的心裡卻像是悄然開出了一朵花,連唇角都禁不住微微揚了起來。

而柳白鷺見封勵宴攬著溫暖暖進了住院樓,她也連忙跟了上去,她也要陪在暖暖的身邊。

溫暖暖是來看小哲的,也是封勵宴說給江靜婉安排了個局,等著江靜婉來自投羅網,帶她來看戲的。

當溫暖暖被帶到ICU病房外,她率先看到的是檸檸和檬檬。

兩個小傢夥撅著小屁股,緊緊趴在玻璃窗上往裡看,可專注了,都冇聽到腳步聲。

溫暖暖走過去,在他們的身後蹲下來,想到自己滿臉是血的模樣被寶貝們看到,她心裡有些慌竟不敢觸碰他們,怕孩子們受到驚嚇,會用害怕的眼神看她。

封勵宴卻像知道溫暖暖的心思,見她蹲在孩子們身後不動,男人上前一步。

他抬手屈指在溫暖暖的小腦袋上敲了兩下,直接出聲。

“檸檸檬檬,轉頭。”

這女人有時候就是想的太多,心思太重!

檸檸和檬檬轉頭,當看到溫暖暖,兩個寶貝的眼睛瞬間就紅了,他們爭先恐後的撲進溫暖暖的懷抱裡,緊緊抱著媽咪。

“媽咪!媽咪你彆怕,不怕不怕,你看,小哲哥哥好好的呢,我們剛剛還看到小哲哥哥的手指在動!”

檸檸還拍著溫暖暖的背,不停的安慰溫暖暖,就好像一個大人一樣。

他想,當時媽咪一定是害怕極了。

檬檬將小臉貼在溫暖暖的臉上,親親媽咪。

“對,媽咪彆怕,爹地說他會保護媽咪的!爹地那麼厲害,傷害小哲哥哥的壞女人都被警察叔叔帶走了哦!”

封勵宴和孩子們說他會保護她嗎?

溫暖暖不自覺的扭著頭去看那個男人,男人卻也正好低頭看著她,兩個人的目光在空中交彙,像是有道絲線黏連住,莫名的連空氣都灼熱起來。

溫暖暖睫毛動了動,突然就朝著這個男人揚起了一抹笑容。

她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她謝謝他肯相信她,也感謝在她最無助狼狽擔心的時候,這個男人溫柔的嗬護了寶貝們。

她從冇有哪一刻感受的這麼真切,他們是一家人。

可是他這樣,是為她,還是單純的隻是為了孩子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