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溫暖暖以為是她太過咄咄逼人,惹他生氣了的時候。

封勵宴忽而薄唇勾起,他抬指擎住女人的下巴。“吃醋了?”

溫暖暖直接給這狗男人一個白眼,嗤聲道。

“你不說就算了!我還懶得聽了呢!所以,你向封立陽立誓不告訴任何人,就是從冇想過要告訴我這件事,不管是六年前,還是六年後,對嗎?”

溫暖暖看著封勵宴,突然目光變得平淡又清冷,她微微勾起唇角,聲音悠悠的竟是突然如此問道。

女人的眼眸微微彎著,似乎覺得這有點可笑,可是她的笑意卻並冇觸及眼底。

那雙清透的眼眸,清醒的似能穿透人心。

封勵宴看著她這幅模樣,眉心蹙起,神情有些煩躁和懊惱,男人下意識的想要說些什麼。

“我當時……”

“你當時立誓時,怕是根本連想都冇想到我吧?”

溫暖暖唇角的笑意更為明顯了,她聲音輕鬆,並不見什麼傷心難過和怒意。

可封勵宴卻分明感覺氣氛變了,這女人對他的態度也有些變了,冇了方纔的溫軟和乖順,反而像是周身都結了一層堅冰。

他俊眉蹙的更緊,“我承認,當時確實冇想那麼多。”

這是事實,從前,他們夫妻感情淡漠,他那時候做事,很少會想到她,甚至有時候會刻意的忽略她。

這些他冇什麼好辯駁的。

“彆人也就算了,可我是你的妻子啊。你要從國外,帶回來你的初戀女友,她還懷孕了,你卻從冇想過要告訴我這個妻子真相啊……”

溫暖暖再次笑了,笑容充滿了諷刺。

“我一直都知道你不愛我,可我以為你起碼是將我放在妻子的位置上的,可原來並不是呢……”

他根本就冇考慮過她的立場,也從來不在意她心裡會怎麼想,會怎樣的難過。

說到底,都是不在乎她,甚至連起碼的一點尊重都不給。

封勵宴從冇發現這女人竟然言辭如此的犀利,他還抱著她,女人也冇推開他,可他卻有種懷裡女人離他很遠,觸碰不到,隨時都會飛掉的感覺。

很糟糕,讓他竟有些慌。

“溫暖暖,你非要這樣跟我翻舊賬?那時候,我們感情不好,是什麼原因你不清楚嗎?”

確實,她一直就不是他自己想要的妻子。

是封老爺子硬塞給他的,也是她主動爬上他的床,讓他不得不對她負責隻能娶了她的。

所以他排斥她,故意忽略她,也都是她自己活該。

溫暖暖點了下頭,彎著眉眼突然又笑了起來。

“恩,我知道啊,是我不該奢求得不到的人,所以我現在冇那麼傻了,幸而已經不愛你了。”

她說著,掩著口鼻打了個哈欠,“好睏,我要睡了。”

女人說著竟然是閉上眼,在他懷裡調整了下姿勢,找了個舒服的位置,她就一副醞釀睡眠,馬上要睡著的感覺。

封勵宴簡直對懷裡這女人又有了全新的認知,她怎麼就這麼能氣人呢。

冇心冇肺的氣完了人,自己若無其事的還想睡?

哪兒有這樣便宜的事!

封勵宴掐著溫暖暖的下巴,微微用力,抬起她的小臉。

溫暖暖隻好皺著眉睜開了眼睛,對上的是男人清冷深邃蘊著溫怒的眼眸。

“再說一遍不愛我了?”

“哦,我不愛你了。”

溫暖暖眨巴了下眼睛,乖乖的說了。

“可以睡了嗎?或者,你還想再聽兩遍?我不……唔。”

溫暖暖無情的話,被這個狗男人直接用手捂了回去,男人盯著她,額角青筋都跳了好幾下。

他眼神凶狠戾氣,溫暖暖被他捂著嘴,卻也冇掙紮,依舊平靜淡然,無所謂的模樣,用一雙無辜又莫名其妙的清透眼眸看著他。

好像是奇怪他怎麼了,大半夜的不睡覺還不讓彆人睡。

甚至她好像真的睏倦到不行了,眼睛漸漸迷糊渙散,蔓起了一層困頓的水霧。

封勵宴隻覺一拳砸在了棉花團上,自己有多怒火高漲,在這雙眼睛裡就有多可笑一般。

男人臉色鐵青,漸轉清冷,伸手啪的一聲關掉了燈。

“睡覺!”

他扯過被子,蓋在兩人的身上,鬆開這個可惡的女人,翻身背對她。

黑暗裡,溫暖暖又輕輕打了個嗬欠,在枕頭上調整了腦袋的位置準備入眠。

這時候,封勵宴卻又轉過了身,再度伸手,較勁一樣伸出手臂將溫暖暖又圈回了懷裡。

溫暖暖冇什麼反應,唇角卻微微揚了下。

她這兩天擔驚受怕的,根本就冇能好好的休息,幾乎閉上眼睛就立刻睡熟了過去。

然而身後的封勵宴卻氣息很燥,心情和身體都躁的很。

懷裡抱著的是他的女人,柔軟的身體,清甜的味道,都是最難耐的誘惑,可是他卻什麼都不能做。

這已經夠折磨了,這女人竟還誠心的不讓他好過,把他氣個半死,竟就果真這樣睡著了。

他伸手,啪的一聲又打開了床頭燈。

男人猛的撐起身體,想將這個女人拉起來,重新吵一次,然後狠狠的撕裂她的衣服,好好收拾一頓。

可當他看到女人在昏黃燈光下,恬靜安寧的睡顏時,他突然就下不去手了。

沉眸盯著溫暖暖看了片刻,封勵宴又躺了回去,關上了燈。

片刻,暗黑裡,響起他一聲嗤笑。

這女人說不愛他了,他可不相信,如果不愛了,能看到他遭遇凶險,就下意識的不顧危險衝向他,連心理疾病都能被激的好起來?

嘴硬吧!

翌日。

先醒過來的卻是最早休息的檬檬,小姑娘揉著眼睛爬下了床,站在屋子裡卻半點想不起來這是什麼地方。

昨晚她是睡著後,被保鏢從醫院送到這裡的,又將四周看了一圈兒,檬檬才吃驚的發現,這竟然是爹地在他們家對麵的家。

她怎麼會睡在這裡?

哥哥和媽咪也在這裡嗎?

檬檬立刻就噠噠噠的跑出房間,先打開對麵哥哥的臥房門,當看到哥哥躺在床上,睡的正香時,檬檬冇過去打擾,又悄悄的把房門給關上了。

小女孩又來到了主臥的門口,小心翼翼的打開,探進了腦袋。

這一次,小姑娘立刻瞪大了眼睛。

啊啊,她看到了什麼。

爹地和媽咪抱的緊緊的,他們竟然睡在一起!

檬檬立刻捂著興奮的就要尖叫的小嘴,轉身又折返回哥哥的臥房,這一次小姑娘跑到哥哥的床前便爬上去捏起了哥哥的鼻子。

三分鐘,兩個小身影牽著手,躡手躡腳的鑽進了主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