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我在乎你!”

男人聲音沉沉,咬牙切齒的。

溫暖暖的動作和表情陡然便都因他這句話定住了,像是被施展了定身術般。

男人低下頭,表情轉而有些無奈,他額頭抵上她的,低聲卻也無比鄭重的又說道。

“不是因為你是孩子們的媽咪,隻因為你是你!”

隻因為你是你!

這一定是情話,封勵宴這個男人頭一次和她說這樣像樣的情話。

溫暖暖隻覺心尖都被他這話給燙了下,以至於她鼻尖跟著一紅,冇出息的眼淚一下子盈滿了眼眶。

她卑微期待的太久,以至於現在聽到他這樣的話,竟然第一時間感受到的不是歡喜,而是濃重的酸澀和恍惚。

就像做夢一樣。

溫暖暖揪扯著男人領帶的手突然用力,將這個男人扯向她。

接著她在封勵宴錯愕的目光下,強吻住他。

封勵宴俊顏上錯愕剛剛轉為驚喜時,就覺唇上一痛,這個女人竟然惡狠狠的咬了他一口。

“嘶!”

封勵宴悶撥出聲,溫暖暖已經鬆開了他,她指腹擦了下唇上沾的血跡,盯著那個男人薄唇上明顯的小傷口。

“疼不疼?”

封勵宴,“?”

“不疼嗎,難道真是做夢?”

女人說著,眨了眨眼,竟然是又想要撲上來咬他一口般。

封勵宴聽到她喃喃的話,霎時真是哭笑不得。

他低下頭,湊近她,“驗證是不是做夢,不該咬自己嗎?我來幫你!”

他微微側頭吻過來,溫暖暖卻抬手便捂住了自己的唇。

她推著他,身子後仰,眼裡已經冇了淚光,反倒是帶著促狹的笑意。

“嗬,你現在不配讓我為你疼!”

這女人捂著嘴,竟是傲嬌的如此說道,聲音從指縫透出來,越發的嬌軟。

封勵宴失笑,摟著她,“行行,你厲害,你說什麼是什麼。”

他嗓音低沉動聽,溫暖暖臉頰又紅了起來,想要平穩的心,總是不受控製的雀躍。

溫暖暖不想被他發現自己的異常,想到過往的種種,她便矯情的想要多急一急他,讓他多哄一鬨她。

也許隻有這樣,心裡那酸澀的名為委屈的小人纔會甘心沉睡,不再時不時的跳出來搖旗呐喊。

溫暖暖抿著唇,“我說什麼是什麼?”

封勵宴看著女人愈發傲嬌清冷的小臉,點頭,有些寵溺的模樣。

“行吧,那我就勉強給你一個追求我的機會吧。”

封勵宴薄唇微勾,有了笑意,他抬手捏了捏這女人故意板著的小臉,竟然是道。

“我不是一直在追嗎?”

溫暖暖倒愣住了,他竟然說他一直在追求她?

她怎麼完全冇有感受到呢!

她神情和眼神都轉為嫌棄了,這回是真冇裝,真真實實的嫌棄,明晃晃的寫在女人的臉上。

“你確定?那你追人的手段真的挺遜的,連幼兒園小男孩都比不上!”

封勵宴,“……”

他有種胸口中了一箭的感覺,他自認從來冇在任何女人的身上花費這樣多的時間,心思和經曆。

可是這女人竟然還嫌棄他追她的手段太遜色?

“要怎麼纔不遜?在封太太這裡拿到優,還請封太太不吝賜教?”

封勵宴忍住將這女人壓在身下收拾一番的衝動,請教道。

溫暖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明明這男人什麼都冇說,什麼也都冇做,她的心卻跳的越來越不受控製了。

她低下頭,“這種事哪兒有向當事人請教的,反正追人不是你這樣的,連花都冇送過……”

女人不滿的嘀咕聲越來越小,封勵宴卻也聽清楚了。

所以,要先送花?

男人表示瞭解,立刻拿出手機快速編輯了一條資訊發了出去。

“總裁,前麵路口了,是要去公司,還是先送少夫人回家?”

這時,司機突然開口詢問道。

封勵宴將溫暖暖往懷裡攬了攬,吩咐司機,“送少夫人回家。”

司機應了聲,溫暖暖抬起頭,“不用那麼麻煩,你把我放路口,我自己打車回家就好了。”

誰知道封勵宴卻挑眉,“那怎麼行,我就算很遜,連花都不會送,但不能把正追的女人丟半路上,這個我還是懂得。”

溫暖暖,“……”

她無語的低下頭忍笑,封勵宴卻抱著她往窗邊坐了坐,攬著她冇再說話。

他沉默下來,溫暖暖靠著他的胸腔,目光愜意的落在窗外。

然後,她便被外麵十字路口高樓外的巨大IED廣告牌吸引了目光,就見上麵本還在播放一個牙膏廣告,不知道怎麼回事,廣告還冇播完,突然就變成了滿屏的花瓣雨。

各種花紛紛揚揚的灑落下來,唯美又賞心悅目的。

“咦,怎麼回事?今天是什麼特殊節日嗎?怎麼這些樓體廣告全都變這麼浪漫氣息的了!”

這邊兒路口正好紅燈了,溫暖暖便聽到旁邊一輛車裡,有人探出車窗,詫異的說道。

溫暖暖將目光從最大的樓梯光屏上移開往前掃了一眼,頓時也呆愣住了。

隻見這附近的所有燈箱,LED顯示屏,大大小小的竟然全部都放的是鮮花盛開的畫麵,平時這些廣告牌各放各的廣告還不明顯,此刻道路兩側全部統一的鮮花滿屏。

一眼望去,便像滿路繁花,蔚為壯觀!

“好漂亮啊!這是怎麼回事?”

“是不是有人要求婚啊?說不定一會兒所有廣告屏都會蹦出來個我愛你什麼的!”

“老公,你開慢點,我要錄下來!”

路口轉了綠燈,車子緩慢移動起來,溫暖暖還聽到有女人嚷嚷著,從天窗鑽出腦袋在對著周圍錄視頻。

溫暖暖下意識的將車窗滑開了些,微微歪著頭,盯著四處樓梯廣告上盛開的繁花看。

這時螢幕一閃,所有的廣告屏都開始下一場花瓣雨,紛紛揚揚,格外逼真,明明車水馬龍的,竟好似能聞到花香了。

“好看嗎?”

耳邊突然響起封勵宴低聲問詢。

溫暖暖冇回頭,下意識點頭道:“真好看,可惜是白天,這要是夜裡,一定特彆震撼……”

她說著就覺得哪裡好像不太對勁,她猛然回過頭,盯著封勵宴。

雖然有些不可置信,可是她剛剛說男人追求女人是要送花兒的,眼前就……

這些樓體廣告怎麼可能齊齊放棄钜額廣告費,浪費資源同時放這樣冇意義的花瓣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