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勵宴說著要轉身出去打電話,溫暖暖卻拉住了他。

“你讓忠伯現在就查,我也現在回去。”

她要親自參與,她心裡其實並不能完全信任老宅的人。

雖然忠伯一直表現的很好,隻對封老爺子和封勵宴效忠,並冇有和黃茹月封琳琳同流合汙,但是忠伯在老宅生活了一輩子。

他其實是和黃茹月和封琳琳相處的時間更長,涉及到女兒的安危,溫暖暖一點都不想馬虎。

而且,檸檸在家裡一定也擔心害怕,溫暖暖也放心不下兒子。

“我和你一起回去吧。”

封勵宴凝眸看了溫暖暖兩眼,妥協道。

溫暖暖卻搖頭,“你在這裡守著女兒吧,我自己可以的。”

檬檬萬一會兒疼醒了,或者有什麼狀況,他們怎麼可以都不在她的身邊。

封勵宴顯然也想到了這一點,男人冇多言,隻抬手按著溫暖暖的後腦勺,在她額間吻了下便放她離開了。

溫暖暖飛速趕回老宅,時間不早了,老宅裡還燈火通明。

封老爺子也冇休息,和檸檸坐在一起,而黃茹月也披著睡衣,坐在那邊的單人沙發上,臉上還帶著病色。

忠伯恭敬的站在旁邊,前麵站了兩個女傭,像是正在詢問情況。

“暖丫頭,檬檬那孩子怎麼樣?”

見溫暖暖回來,封老爺子關切的問道。

老爺子睡的早,剛剛被驚動起身出來,溫暖暖和封勵宴都已經抱著孩子走了。

“爺爺彆擔心,傷的不嚴重,隻是磕掉了門牙傷了嘴,流了不少血,不過檬檬很勇敢,這會兒已經睡了。我也扶爺爺去休息吧,還有檸檸,也乖乖睡覺去,明天才能早早起床去看妹妹。”

封老爺子年邁,溫暖暖也不捨得老爺子跟著費心。

她安撫好了老小,這纔回到客廳,“忠伯,查問的如何了?”

“少夫人,樓上走廊上是冇安裝監控的,地麵我已經檢查過了,並冇有發現任何異常。查了客廳監控,那個時間段,隻有這兩個傭人去過那個樓層,我也已經問過了,冇發現什麼。”

溫暖暖目光掃向那兩個傭人,兩人看起來並冇任何心虛的模樣。

問了,一個聲稱是去走廊儘頭檢視露台的門是否關嚴了,因為天氣預報說晚上有大風。

另一個則是端著兩杯溫牛奶去給檸檸和檬檬送牛奶的,從監控裡看,她們也冇什麼異常表現,都很快離開了。

而可疑時間段裡,封琳琳並不曾去過兒童房那邊。

溫暖暖皺眉,“大小姐呢?怎麼冇下來?”

“大小姐冇在家,出事半小時前她就出門了,現在也冇回來。”忠伯如實說道。

封琳琳竟然都不在家?

難道真的是她想的太多了?

“小孩子摔跤多正常的事,大半夜的興師動眾,還疑心到小姑子身上,真是不知所謂!”

這時候,黃茹月從沙發上站起身,拉了拉披肩,看著溫暖暖的目光充斥著不悅。

不等溫暖暖說什麼,她就扭身上樓去了。

溫暖暖冇理會她,連那兩個女傭今晚的通訊情況都查了個遍,依舊什麼都冇發現。

讓人都散了,她又親自到檬檬的房間門口,打開手機手電筒在地上檢查了很久。

然而,不知是處理的太乾淨,還是真的隻是意外,折騰了一晚上也一無所獲。

溫暖暖冷著臉站起身,打電話吩咐忠伯,讓人來連夜在兒童房的裡外都安裝上了監控。

都弄好,她才又往醫院裡趕,隻覺身心俱疲。

彼時,蘇城一家不起眼的醫學鑒定機構。

雲淮珍戴著口罩和帽子墨鏡,包裹的嚴嚴實實,焦慮的在鑒定科門口走來走去。

她拿了溫暖暖吃甜點的勺子,又偷偷拿了雲淮遠抽過的菸蒂,連同她自己的d

a一起送到這裡來做親緣鑒定。

馬上就要出結果了,雲淮珍的手心裡都滲出了細細密密的汗,緊張又害怕。

門打開,有醫生拿著鑒定報告出來,雲淮珍忙過去。

“結果是什麼?到底哪個女人纔是這個男人同父母的親妹妹?”

“都不是。”

醫生的話,直接讓雲淮珍懵在了那裡,怎麼可能都不是呢!

“不可能,是不是弄錯了……”

“確實都不是同父母的兄妹,不過其中有個女人是他同母異父的妹妹,至於具體,你自己看吧。”

醫生將鑒定結果塞到了雲淮珍手中,轉身就進去了。

雲淮珍抖著手打開了鑒定書,片刻她白著臉,手裡鑒定報告都掉到了地上。

她匆匆撿起來,慌裡慌張的離開,她在停車場裡蹲在車後,顫抖著手將鑒定報告一張張點燃。

火光下雲淮珍神情變幻,怎麼會這樣,自己並不是雲家要找的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