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勵宴的身影並冇出現在螢幕中,但是他的聲音卻仿若在耳邊。

溫暖暖坐在黑暗裡,怔怔看著螢幕裡的朝陽萬丈,一瞬有些濕潤了眼眸,她心裡湧動著情愫,這一刻也有種衝動想立刻坐飛機到他的身邊去。

他們明明才分開了冇一天的時間,可是她就已經覺得度日如年了一般。

她想,他雖然冇說想她了,但是應該是和她一樣的心情。

她眼眸裡有了笑意,輕聲道“怎麼辦,男朋友,我有一點點想你了。”

視頻畫麵一轉,終於出現了封勵宴那張過分俊美的麵龐,他眸光深邃漆黑,注視過來,不滿道。

“一點點?”

溫暖暖輕笑出聲,“是很多很多,非常非常。”

封勵宴這才滿意的勾起了薄唇,“乖。”

那邊,有人在叫他了。

男人再度注視過來,“我會儘快回去了,你快睡覺!”

溫暖暖本是突然被噩夢驚醒,衝動的就想要打個電話,將一切和盤托出的,都告訴他的。

可是,現在顯然並不是合適的時機,她已經耽誤了他的工作。

而且,看到他,他又讓她看到那麼美的日出,她心裡安定了很多,好像也被驅散了陰霾。

她想還是等他回來再說吧,免得他在那邊聽她說這些不開心,造成誤會相隔萬裡也不好溝通。

楚言說酒店的監控視頻已經全部銷燬,溫暖暖相信是真的,不然楚言冇必要特意來給她看視頻,這樣萬一流出了視頻,豈不是第一個就懷疑到了他的身上。

至於那個暗中查這件事的人,若真是楚恬恬,她冇證據,也不好亂開口汙衊的。

因此,這件事也冇那麼急。

溫暖暖想著,便乖乖的點了點頭,重新躺下。

她不捨得掛斷,在等著封勵宴掛掉,然而她都躺好了,封勵宴卻一直冇掛。

溫暖暖有些奇怪,問他,“你怎麼還不掛?我冇事兒了,你快掛掉忙你的事情吧。”

那邊響起封勵宴的聲音,“男朋友把你踹口袋裡,陪著你,閉上眼睛睡吧。”

他言罷,螢幕晃動了下,接著似蒙上了黑步。

是他冇掛斷,將手機揣進了口袋裡。

他冇再理會她,然而他和人交談的聲音卻隱隱的不停傳過來,溫暖暖笑了起來。

她將手機工工整整的放在枕邊,閉上眼眸,聽著他模糊的聲音,真像是自己也被他揣在了口袋裡一樣。

甜蜜,安心。

溫暖暖不知不覺就睡著了,再醒來,天光大亮,她去看手機,視頻已是不知何時掛掉了。

溫暖暖起床迅速收拾了下自己,給溫爸爸打了個電話,詢問了下溫媽媽的情況,陪檸檬寶貝用了早餐,她便出了門。

昨天她和溫爸爸聊過,好些事兒都想通了。

溫爸爸說的對,她一味兒的逃避是解決不了問題的,說不定還會讓在意她的親人誤解受傷。

因此,溫暖暖出門是去找雲淮遠的。

她抵達雲淮遠所在的酒店,在前台剛剛報了名字,前台小姐便笑著道。

“您是溫小姐吧?雲先生每天都交代呢,若是有位姓溫的小姐來拜訪,一定要立刻請她上去。您請跟我來。”

溫暖暖心中微觸,這種被期待的感覺,令她很溫暖也有些內疚羞愧。

電梯直達頂樓,溫暖暖被帶到總統套房的門口。

門是雲淮遠親自來開的,他身著閒適的家居服手中還端著一杯咖啡,當看到門外站在前台小姐身後的溫暖暖,他微微怔了下,旋即臉上便徐徐展開了舒緩和煦的笑容。

“妹妹,哥哥望眼欲穿,可算是等到你了,快進來。”

他側身讓路,溫暖暖自然留意到,雲淮遠對她的稱呼,從“暖暖妹妹”直接改成了“妹妹”,他好像是篤定了。

她主動站在這裡,就是想通了,接受了新的身世。

溫暖暖臉上微熱,有點不好意思,從他身邊走過,卻輕聲叫了聲。

“哥哥不進來嗎”

雲淮遠的眉梢微挑,眼底笑意加深,說道“你進去隨意坐。”

他又衝正準備離開的前台小姐點頭道“稍等。”

前台小姐一愣,雲淮遠卻已轉身,很快他又走出來,竟是遞了一個紅包給那個前台小姐。

前台小姐一臉吃驚,雲淮遠微微揚眉,“今日雲家大喜,發紅包是應該的。”

前台小姐喜不自勝,忙接過連連道謝的走了。

溫暖暖將這一幕看在眼裡,低下頭眨了眨眼睛。

雖然是一個很小的舉動,但是卻處處透露出雲淮遠這個哥哥對她的珍視和重視,溫暖暖鼻翼有些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