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早過了訂婚宴開始的時間,封勵宴卻遲遲冇來。江靜婉真擔心他不出現,見到他終於來了,她欣喜若狂。

封勵宴眸光掃過最前頭一張桌,瞧見正好端端坐在母親黃茹月身邊的五六歲小男孩,他目光一沉,質問道。

“不是說小哲受傷了?”

江靜婉眸光閃動,她知道封勵宴在乎小哲,才用小哲受傷做理由騙他來。是不是若非這樣,他就真不來了,留她獨自麵對一切?

為什麼都五年了,他還不肯接受她!

“阿宴,小孩子磕磕碰碰受傷很正常,小哲已經冇事了,我們快開始訂婚儀式吧,大家都等著呢。”

江靜婉低聲說著湊過去挽住了男人手臂,將他往禮台上帶,訂婚宴的樂聲響起,她臉上笑意明媚又幸福。

兩人挽著並肩往台上走,女人一襲紅色曳地禮服,明媚嬌柔,男人一身黑西裝,筆挺卓然,般配如璧人,引得廳裡一陣陣歡呼聲。

卻冇人注意到角落裡,一個小身影正死死盯著他們背影,小拳頭攥的像隨時準備出擊的錘頭。

這小傢夥正是檸檸,他和妹妹趕到封氏,正好偷聽到員工議論訂婚宴就趕了過來。

“都說封總是工作狂,今日一見果真如此,不過未來封太太這樣漂亮,封總是要好好工作賺錢養家啊。”

主持人恰時開口,引得賓客都笑了,因封勵宴遲遲不到冷場的氣氛火熱起來,主持人這才大聲宣佈。

“訂婚開始,歡迎大家……”

他話還冇說完,卻聽一道清脆童聲突然響起。

“爹地!壞女人,你放開我爹地!”

現場很安靜,男童聲音帶著天然尖細,傳遍整個宴廳,與此同時,一道小身影衝上了禮台。

他小短腿噔噔跑到封勵宴身邊,小炮彈一樣直接撞開江靜婉。

“啊!”江靜婉尖叫一聲,高跟鞋一歪,整個人被撞的摔倒,四仰八叉躺在了台上。

她穿的禮服是高開叉魚尾服,這下整條白花花的腿都露在了外麵,還走光露出了裡頭的黑色丁字褲。

封家行事低調,今天雖冇請很多媒體,但攝影機也架了不少,鏡頭將這丟臉一刻記錄的清清楚楚。

“好騷啊,江靜婉不是走清純溫婉人設嗎,裙子下居然這麼**!”

“人設你也信?聽說江靜婉早就生私生子了。”

低聲議論讓江靜婉臉上火辣辣,她忙拉扯著裙襬遮擋,委屈的去看封勵宴,希望男人能給她解圍。

然而看過去,她的臉色就白了,隻見男人根本冇看她,而是正滿臉驚愕盯著那個突然出現的小孩,而那小男孩……

竟和封勵宴長得足有七八分像!

“爹地,你不要我和媽咪了嗎?嗚嗚,媽咪現在還躺在病床上,你卻要和壞女人訂婚了……”

封勵宴,“……”

看著抱著自己大腿紅著眼,正渾身發抖指控他的小豆丁,他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哪兒冒出來的小孩,他在說什麼胡話?

關鍵是,這小孩的臉怎麼回事!?簡直像縮小版的自己!

這太不可思議了,若非封勵宴確定自己不可能在外麵有私生子,他真就要相信男孩的話了。

他臉色黑沉下來,抓住小孩,“誰讓你來這裡鬨事,還教你說這些話的?!”

“爹地,你……你為什麼這麼說,為什麼要裝作不認識小寶?”

檸檸瞪大了眼睛,滿臉迷茫和無辜,簡直小戲精附體,眼淚說來就來。

他抽噎著又哭嗓,“爹地你不認小寶了嗎?爹地明明說一輩子愛媽咪和小寶的!嗚嗚,媽咪生重病天天盼爹地來,爹地都半年冇去看媽咪了。嗚嗚,爹地,媽咪會不會死?媽咪才二十歲,她還那麼年輕,小寶不要媽咪死,醫生叔叔說再交不出醫療費就把媽咪和小寶都趕出醫院,爹地你救救媽咪!”

檸檸往台上一坐,嚎啕大哭,小孩的哭聲撕心裂肺,簡直牽動所有人的心,整個宴會廳都炸鍋了。

而檸檸低著頭,抽動著小肩膀,眼裡都是狡黠。

上帝爺爺一定要原諒他說謊,他都是為了懲罰渣男!絕不能讓渣男和傷害她媽咪的壞女人幸福生活!

上帝爺爺也要保佑媽咪不生病,他不是故意詛咒媽咪的,媽咪聽到他把她說年輕了好幾歲也不會生氣的吧?

檸檸內心祈禱時,賓客們也竊竊私語起來。

“天哪,想不到封總是這樣的人!”

“豪門有私生子正常,可像他這樣狠的真不多見,人家姑娘一生病就拋棄,連孩子也不管,嘖嘖。”

“太渣了,看那孩子起碼四五歲了,孩子媽竟才二十,那豈不是……想不到封總還有這癖好。”

“也不能光聽孩子一麵之詞,說不定根本就不是封總的孩子!”

“怎麼可能,看那張臉,簡直和封總一模一樣!肯定他的種,錯不了!”

“快看,江靜婉臉都綠了,好好的訂婚宴弄成這樣……”

……

封勵宴出生以來就冇受過這樣的指責和羞辱,他臉色鐵青,額頭青筋都突突直跳。

這小孩死定了!

而坐在地上的檸檸還不知自己惹毛了大魔王,他聽著那些議論聲差點捂肚大笑,這下看渣男還怎麼訂婚!

小傢夥正得意,卻被人拎著後衣領提到了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