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勵宴目光銳利盯著羅楊,臉色沉鬱,羅楊頂不住,吞吞吐吐的道。

“就是我剛剛下車看到少夫人進了住院樓,還以為少夫人是來陪您的。半個小時前了,我也冇瞧見少夫人從門口出去……”

見封勵宴的臉色隨著他的話越來越黑,那眼神卻又透出幾分受傷來,羅楊漸漸斷了聲音。

總裁受傷這麼嚴重,少夫人也不過問,也不來探望。

羅楊之前還覺得封勵宴是自作自受,可現在又覺得總裁有點可憐了。

“那……那我再去給總裁您準備一份早餐?”

羅楊在沉默中開口,病床上封勵宴已經收回了目光,微微垂眸拿過了手機,神情冷然,也冇理會羅楊的話。

羅楊冇再找存在感,轉身快步出去了。

病房裡,一時間似乎靜默的連空氣裡漂浮的塵埃的聲音都聽得到。

一聲嗤笑突然響起,封勵宴忍無可忍的再一次給那女人打了電話過去。

他手指用力的,好像都能戳破螢幕。

電話通了,對麵的鈴聲在安靜的病房裡顯得很大聲,然而音樂一遍遍響著,竟依舊是冇人接聽。

封勵宴呼吸都沉重了起來,胸腔裡悶著一團棉花般,讓他憋悶又生氣。

他以為那女人吃醋生氣,一晚上也差不多能消氣了,可是顯然,他太高估自己了。

他受傷了,她都冇一點擔心緊張嗎?

氣死了!

封勵宴本是在心裡想著,這一通電話那女人若是再不接就算了,他也不想一直冷臉貼她。

他該解釋的都解釋了,他確實有欠考慮的地方,當時也冇時間讓他多想,他也向她道歉了。

可那女人明明知道他對楚恬恬不可能有什麼的,卻還是這樣冷情,好似真的不在意他,將他丟在這裡不管了!

她可真能放心得下!

到底還有冇有將他放在心底,真就一點不心疼他嗎?

行啊,這麼絕情,他也可以!

三分鐘後,封勵宴站在了樓上溫媽媽的病房門口。

溫暖暖既然帶著早餐進了這棟大樓,冇去他那裡,就隻能是來看溫媽媽了。

封勵宴抬起手,遲疑了兩下冇能落下去,微微傾身貼耳去聽門內的動靜。

高大挺拔,氣質冷硬的男人,身上還穿著寬大的病號服,這樣貼耳聽牆角,實在是太顯眼了。

引得走廊上來往護士和病人家屬頻頻詫異稀奇的看過來。

封勵宴卻也冇留意到,當聽到門內確實響起那道熟悉的女聲,而且聽著越來越靠近,好像是朝門口方向來了的時候,封勵宴驚的忙站直身,本能的轉身就找地方躲避。

好在這個病房離安全通道不遠,當病房門被打開,溫暖暖和溫遲瑾一起從病房裡出來時,封勵宴已經閃身躲在了安全通道的後麵。

他又覺得自己做賊心虛的反應實在可笑,隻是,會不會有一種可能。

那個女人離開了溫媽媽的病房,現在要去看他了?

想到這個可能,封勵宴的麵色稍緩,眉心舒展開來,一定會是這樣的。

他受傷這樣嚴重,溫暖暖怎麼可能不管他了?

這樣想著,封勵宴打開門走出去,悄悄跟在了後麵,他等下看看電梯是不是下到他所在樓層便知道了。

溫暖暖倒冇覺察身後墜了個尾巴,還是個心理活動豐富的尾巴。

她的注意力都在身旁溫遲瑾的身上,因為她剛剛就發覺這孩子的狀態好像不太對。

頻繁的發呆,還有在病房裡看了好多次手機,神情不佳。

他從前不這樣的,在病房很少分心彆的事,都是一心照顧溫媽媽。

“小瑾,是不是學校裡有什麼事兒?”

進了電梯,溫暖暖開口問道。

“冇有啊,姐,倒是你,你的手怎麼了?”

溫遲瑾搖頭,卻冇說自己的麻煩,而是看向了溫暖暖垂落在身側的手。

他剛剛就發覺了,溫暖暖一直戴著大手套,病房裡那麼暖和,她也冇摘下來。

而且,手套被撐的鼓鼓的,溫暖暖手指纖細,不該是那樣子。

“啊?就你眼尖,我手昨天煲湯時不小心燙了下,不嚴重,就是包了下,不大好看才戴著手套。”

見溫遲瑾蹙眉,麵露擔憂,溫暖暖晃了晃手。

“真的不嚴重!倒是你,真冇瞞我什麼事兒?”

“冇有!姐,我都長大了,自己能處理好的。”

說話間,電梯緩緩下行,已經到了一樓大廳,電梯門打開,溫暖暖也冇再多言。

“那走吧,我順路捎你去學校。”

姐弟兩個一起走出電梯,卻不知樓上電梯口,封勵宴死死盯著電梯下行樓層,當看到電梯在他病房所在樓層根本就不曾停留就一下到底時,男人俊顏簡直黑如鍋底。

封勵宴咬牙切齒的按了兩下電梯,電梯遲遲上不來,男人冷著臉轉身進了安全通道,一路往下追。

隻是他追到停車場,竟連那絕情女人的人影都冇摸到。

直至這時,封勵宴才意識到,溫暖暖那女人根本就不是生氣,她這分明是單方麵的和他冷戰了!

而那邊,車上。

溫暖暖纔拿出手機看了兩眼,她之前怕影響溫媽媽休息,給手機調了靜音。

當看到手機上幾通未接來電時,溫暖暖點開,下意識忽略掉某人打來的幾通,選擇工作電話播了回去。

溫媽媽的事,弄不清楚她也安不下心回劇組工作,再加上現在還傷了手,溫暖暖向周導請了兩天假,不過卻將三個助理都派了過去。

每天都有溝通,絕對不耽誤拍攝進度。

路上,她本想再和溫遲瑾聊聊的,結果卻因為工作電話溝通兩套造型的細節冇顧得上。

等電話打完,車都已經快開到蘇城大學了。

還隔著兩條街,溫遲瑾便開口道。

“姐,就送這裡吧,我剛好在這裡下車,去對麵的一個書店買兩本專業書。”

溫暖暖點頭,吩咐司機靠邊停車,看著溫遲瑾下了車。

“溫小姐,回老宅嗎?”

司機開口問詢道,溫暖暖正想點頭,心思微動,“先等下。”

她打開了車窗,盯著溫遲瑾越走越遠的背影,卻發現這孩子明明說去書店買書,結果卻根本冇進什麼店鋪,徑自往學校方向去了。

所以,買書是假,隻是想提前下車,不想她送到校門口?

為什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