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係主任蹙了下眉,不以為然的撿起那份資料掃了兩眼,神情卻微微變換。

他以為隻是眼前這個女人在虛張聲勢,誰知道這份調查資料上竟然清晰明白,不僅查到了發帖人是美術係的旁聽生封琳琳,連發帖的地址都追蹤的清清楚楚。

下麵跟帖頂貼的幾個賬號,也皆是這個用戶地址,另外幾個上躥下跳的號更是追蹤出,根本不是蘇城大學的學生,而是水軍。

至於那些p的照片,更是一張張還原了原圖,清晰明確。

可是這更麻煩了,封琳琳可是捐贈一棟大樓才得的旁聽生資格,又是封家千金,他區區一個係主任如何敢和封家作對?

“這資料是怎麼來的?行了,我再進一步覈實的,你們先出去吧。”

係主任神情稍緩,打算先安撫住溫遲瑾和他的家人,之後再去找封家千金,讓她趕緊將帖子關了,大事化小,還能賣封家一個人情。

溫暖暖怎會看不出他的意圖,她冷笑了聲。

就在這時,一個老師拿著手機快步進來。

“主任,你看到了冇?溫同學都是被冤枉的,真正在興風作浪的是美術係那個新入學的封琳琳啊!學校論壇裡封琳琳的德行都被揭露了!我就說溫同學品學兼優,不可能……”

這老師衝進來興奮的說著,這纔看到了站在旁邊的溫遲瑾兩人。

他驚喜道:“咦?溫遲瑾,你也在啊!你放心,這件事既然你是被冤枉的,學校一定會嚴肅公正處理,給你個公道的,對吧主任?”

“謝謝閆老師。”

溫遲瑾衝著這個為自己說話的老師道謝,溫暖暖也麵露感謝。

看來,學校也不都是不辨是非的老師,這位老師就非常的負責有正義感。

係主任卻瞪了閆老師一眼,又擰著眉飛快的去看論壇,閆老師說的是什麼情況,什麼叫封琳琳做的事兒都被披露了?

他去看電腦時,溫暖暖和溫遲瑾也低下頭疑惑的去看最新情況。

然後,溫暖暖便發現,之前黑溫遲瑾的那個帖子已經完全打不開了。

而另一個新帖子卻以最顯眼的紅色掛在了最上麵,標題很有懸念。

#高冷校草無辜被黑,私生活混亂另有其人,揭秘中……#

溫暖暖眨了眨眼,懷疑檸檬寶貝怕是偷偷又看什麼懸疑小說了,這濃濃的懸疑風。

她點進去,就見小鬼將剛剛發給她的那些證據,直接貼在了網上,非但如此,下麵還貼了封琳琳買水軍的微信截圖,以及好多封琳琳和郭靜怡的不雅照。

照片裡,封琳琳和郭靜怡打扮的性感清涼,在燈紅酒綠的場所內,和不同男人玩的很開,還拍出各種辣眼睛的姿勢,簡直不堪入目。

溫暖暖抬手揉了揉額頭,這些照片檸檸是從哪裡弄到了的,她真是太罪過了,不該讓檸檸插手這種事兒的,小朋友看了這樣的照片眼睛都汙染了。

正在溫暖暖懊悔自責又無奈時,檸檸的微信資訊發了過來。

【媽咪的小貂皮:媽咪媽咪,壞姑姑真是笨蛋,手機裡什麼證據都不銷燬,還有好多好多毒眼睛的照片哦,我都給她曬論壇了,讓她也常常被罵的味道!帖子檸檸加了防護牆,他們撤不掉也黑不掉的哦!檸檸保護了小舅舅,是不是很棒?】

溫暖暖失笑,給檸檸發了個親親的表情包。

她放下手機,看向了係主任,淡淡笑了下。

“事情已經很清楚了,我們等著學校的處理結果。”

係主任臉色難看,漲紅一片,隻覺臉疼。

偏這時候還有人進來,說道。

“主任,你快去看看吧,咱們繫好多同學聯合彆係學生跑去美術係抗議去了。”

“抗議?抗什麼議?”

“他們看到論壇上的帖子,跑去美術係圍觀封琳琳,向學校抗議要求學校開除封琳琳,他們不要和這樣的人呆在一個校園裡,是我們係同學帶的頭,說是自己係的學霸自己護著……”

係主任聽的額頭青筋直跳,反轉來的太快,他來不及準備啊。

他氣急敗壞的站了起來,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溫暖暖扭頭拍了拍溫遲瑾的肩膀,“小瑾很厲害嘛,人緣不錯。隻是,下次再發生這樣的事兒,不準瞞著我。”

“姐……我就是不想給你添亂。”

溫暖暖拍了下他腦袋,“可你瞞著我,要是真出了事兒,姐姐會自責難受的啊。一家人,有了麻煩和困難就該一起想辦法,一起麵對!”

“恩,我知道了。”

兩人從辦公室出來,一路上真的有學生成群結隊的往美術係跑,議論紛紛的。

有的看到了溫遲瑾,還會停下來不好意思的向他道歉。

還說,一定會將封琳琳趕出學校替溫遲瑾報仇。

溫遲瑾有些感謝,但也不意外,這些同學們也不完全是替他冤屈,也不是他人緣多好。

而是因為,封琳琳觸了眾怒。

蘇城大學是排名前幾的大學了,這裡的學生都是通過自身的努力來到這個神聖的學府,而封琳琳這樣的人打破了學校的規則。

本就令人不恥,封琳琳還鬨出這樣的事來,同學們還冇被社會這個大染缸染過,血氣方剛,心有理想和熱血,纔不會那麼忌憚封家。

於是封琳琳就成了過街老鼠,眾矢之的。

美術係。

“這也太不要臉了吧,她怎麼還有臉坐在這裡!”

“簡直是汙染源,憑什麼讓這種人享有和我們一樣的學習資源,她不會還有畢業證吧?”

“封琳琳滾出蘇城大學!”

……

封琳琳是在謾罵聲中,白著臉低著頭,如過街老鼠一樣哭著從階梯教室離開的。

她一路跑出校園,沿途也是被各種指指點點,簡直麵子裡子全冇了。

她哭著回到了龍潛灣彆墅,衝進去,把正在客廳插花的黃茹月嚇了一跳,手一抖,直接被玫瑰花刺紮破了手指。

“這是怎麼了?”

“媽,嗚嗚,我不活了,我……我冇臉活了,那個蘇城大學我也不去了,嗚嗚,都是那個溫暖暖,她怎麼還不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