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暖暖捏著手機,一時間倒不知道該不該當著封勵宴的麵接聽了。

若是接了,封勵宴就能知道她還瞞著他找了孃家人去抓卓一灃回國,隻怕又要覺得是她故意針對他。

可若是不接,她又著急的很,想要知道雲淮遠那邊是個什麼情況。

豈料她還在猶豫,身後封勵宴卻嗤笑了一聲。

“怎麼不敢接?雲淮遠現在是在m國找卓一灃吧?”

溫暖暖冇想到他什麼都料到了,抿了抿唇,正要接聽,男人的手從背後伸過來,直接旁她接了快斷的電話,還順道公放。

“彎彎?哥哥這邊不太順利,冇能找到卓一灃,他在五天前就失蹤了,不過……”

雲淮遠的聲音微頓,欲言又止。

溫暖暖微微屏息,“不過什麼?哥哥查到他為何失蹤了嗎?”

“不過卓一灃失蹤前,曾經和封勵宴見過麵……”

溫暖暖呼吸再度一窒,激靈靈的打了一個顫,她的耳畔卻響起了男人的低嗤聲。

“瞧見了嗎,讓我說中了吧。”

是啊,讓他說中了。

他纔剛剛說是有人要讓他百口莫辯,如果冇猜錯,她應該很快就能收到卓一灃失蹤也是他所為的證據了,結果雲淮遠就查到了他和卓一灃見麵後,卓一灃失蹤的事。

溫暖暖即便已有心理準備,也有些遍體生寒。

她半響才找回聲音,“那哥哥是懷疑,卓一灃失蹤和封勵宴有關係嗎?”

“不好說,這樣吧,我把查到的照片和視頻發給你,你也看看。”

雲淮遠聲音冷靜,言罷要掛電話前,應是聽到了溫暖暖微重的呼吸聲,頓了下,安慰她道。

“彎彎,未必是封勵宴,這些證據我雖然花費了一些心思才查到的,但是感覺還是來的太容易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哥哥是說,若真是封勵宴做的,他能處理的更加乾淨,不留痕跡,哥哥不可能這麼短的時間內查到那些證據,對嗎?”

溫暖暖此刻心境平和了許多,已經能冷靜的分析。

當年卓一灃到潭城做的那些事兒,她查了很多年都一無所獲,若非機緣巧合雲家人找到她,當年的事兒大概還冇那麼容易查清楚。

如果當年的事兒就是封勵宴指使的,他能將痕跡處理的那麼乾淨,冇道理現在處理個卓一灃,才一天就讓雲淮遠查到了證據。

倒像是證據就放在那裡,等著人去找一樣。

“對,哥哥就是這個意思,我繼續找找姓卓的,隻要不是死透了,就一定找到這狗東西,抓他回去,彎彎你放心。”

雲淮遠對卓一灃也是憎恨不已,害的他找了個冒牌貨回去,還害的他們家人錯伏了幾年的感情在王珊身上。

上一個敢這麼耍他雲淮遠的人,墳頭草都兩米高了,就算是翻遍m國,他也定然要將卓一灃挖出來不可。

電話掛斷,很快兩張照片和一段視頻就被傳進了溫暖暖的微信。

她點開那所謂的證據,看到封勵宴和卓一灃站在一起,兩人的神情明顯能看出是發生了爭執,而第二張照片裡,兩人直接有了肢體上的衝突。

卓一灃像是惱羞成怒,上前揪扯著封勵宴的襯衣領口,而封勵宴神情頗為冷凝不屑。

她又點開傳過來的視頻,視頻裡卓一灃是被羅楊帶保鏢塞進的轎車,轎車很快在晨霧中駕駛離去。

【視頻是卓一灃最後出現的地方。】

看到雲淮遠發來的補充,溫暖暖捏著手機的指尖發白。

看到這樣的視頻和調查,很容易讓人覺得,卓一灃失蹤是封勵宴做的,很可能已經被殺人滅口了。

她渾身僵住,接著扭過頭想去看身後的男人。

隻是她稍微一動,封勵宴就悶哼了聲,溫暖暖覺察到是碰到了他貼靠著她的受傷的手臂,不覺又僵在那裡。

倒是封勵宴緩過來,往後挪了下身子,抬起未曾受傷的那隻手,扣著女人的肩膀讓她轉身麵對自己。

病床窄小。

轉過身,溫暖暖才發覺兩人離的有多近,他的俊顏就在咫尺間。

她甚至能感受到男人呼吸吹拂在她鼻尖上的溫熱氣息。

他臉色還是蒼白的,卻映的一雙深眸更為深沉灼人,目光落在她臉上,不閃不避,並無任何的心虛,反倒攻擊性十足。

好像要看到她的心裡去,她但凡再有一點對他的懷疑,就要將她活剝般的危險。

“我……我說了會暫時相信你,就不會輕易再動搖。”

溫暖暖低聲說道,她確實冇因為剛剛那些所謂的證據而動搖,反而覺得更不對勁了。

隻是若之前不是封勵宴在暈倒前,還在為他自己辯解,讓她轉變了心意。

若他們隻是一味的爭吵,陷入更深的矛盾,此刻看到雲淮遠傳過來的調查證據,溫暖暖怕是已經對封勵宴謀害溫家父母的事深信不疑了。

所以,那個幕後的人若真是黃茹月,那不得不說她真是很厲害。

也很瞭解她和封勵宴,清楚的知道他們之間的薄弱點在哪裡。

“我是不是還得謝謝你?”

床頭檯燈的柔光映照進男人幽深的眼眸中,可也看不到多少溫情,他聲音譏誚。

溫暖暖咬牙,有些微惱。

她確實冇有第一時間相信他,還懷疑他是謀殺犯,是虛偽無恥的演戲高手,一直在欺騙她。

可是誰叫他那樣去幫楚恬恬呢,這在男人看來可能是毫不相乾的兩件事,但是在感性的女人這裡,隻會加深背叛感。

再加上溫媽媽病危,事情接二連三的發生,她能不多想嗎?

“封勵宴,你到底有完冇完?!你現在還冇洗脫嫌疑呢,真找我算賬,是不是也太早了些?”

溫暖暖有些心煩惱恨,猛的從病床上坐起身,居高臨下的盯著封勵宴,冷聲說道。

封勵宴麵色陰沉,幾乎咬牙切齒。

“那你給我等著!”

“等著就等著!”溫暖暖嗬笑,她倒希望真相大白的時候,真是她誤會了他。

到時候,就算被算賬,她也樂意。

兩人幾句不和,又都彼此氣鼓鼓起來,半響,溫暖暖纔開口拉回話題。

“所以,你前幾天出差去m國,是和卓一灃有關係?你和他為什麼爭執?視頻裡羅楊將他帶去了哪裡?他又為什麼會失蹤?”

她想聽他親口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