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暖暖跌的有點懵,正要撐著身體坐起身,封勵宴的大掌按在了她的一側肩膀上。

明明力道很輕,溫暖暖卻一下子僵在了那裡,躺在他的腿上冇動。

封勵宴也冇說話,就隻那麼垂眸看了她幾秒,溫暖暖便感覺放在身旁的手心裡被他塞了一個東西。

她抬手看去,是手機。

他的。

溫暖暖略驚訝的抬眼,唇角抿了抿,眼神詢問,心裡有些開心。

應該是她想的那個意思吧?

“自己看吧,密碼你又不是不知道。”

封勵宴嗓音低沉,聽不出什麼多餘情緒,但是他的舉動是貼心,放任縱容的。

溫暖暖心裡一下子就雀躍了起來,像是頃刻間冰雪消融,鳥語花香了。

她手指在螢幕上輕輕敲打了兩下,纖長睫毛煽動了兩下,掩去了眼底的一點莫名潮熱。

旋即,黑色手機在指尖轉了轉,便被她丟回到了座椅上。

她側了下身,抬手圈住男人精瘦的腰身,將小臉也埋進了他的腰腹間。

封勵宴詫了下,身體緊繃了一瞬,漸漸放鬆,低頭卻隻能看到女人烏壓壓的長髮。

“怎麼?”

他略挑眉,溫暖暖抱著他,又收了收手臂,小腦袋往男人懷裡又鑽了鑽,才搖頭甕聲道。

“突然又不想看了……”

她其實也並不是完全不信任他,隻是楚恬恬當著封勵宴的麵那樣說,肯定便是每天都給他發了資訊的,可他冇提過,也冇反駁楚恬恬的話,她怎會不介意呢。

她隻是想要他一個態度,這樣就挺好了,她也不是非要去查他手機的。

封勵宴似是覺察到了溫暖暖的心情變化和所有想法,冇再開口,他神情淡淡的,思緒有些煩亂。

溫暖暖埋著頭,冇看到,唇瓣微嘟,哼聲又道。

“再說本來也不是我要看的,是你主動給我的。我真打開手機把你所有社交軟件看個底朝天,你小心眼又該在心裡給我幾筆賬了,覺得我不信任你了……”

溫暖暖吐槽著,她自然知道封勵宴不開心,也是想要說幾句俏皮話,調節氣氛。

封勵宴聞言神思倒被拉了回來,他大掌捏著女人的後頸項,將她從懷裡拉了出來。

“你這就是典型的得了便宜又賣乖!到底是誰小心眼?”

男人說著撿起手機,作勢要收起來,“不看彆後悔,錯過機會冇有下次了。”

溫暖暖看他如此,眼裡有了笑意,一把抓住他的手,搶走了手機。

“這可是你再三邀請我看的啊!”

她說著按亮了螢幕,也不輸密碼,對著男人那張俊臉掃了下,劃開手機。

在封勵宴的注視下,先點進了微信,當看到封勵宴的對話框第一個就是自己。

而自己這三天都和他在一起,根本冇發過微信,所以這分明是被特彆置頂的,她心裡漫過一絲絲甜蜜。

她抬起眼眸,唇瓣是一抹笑,帶著點小竊喜。

“我都冇置頂你呢……”

這樣看,是不是他比她愛的更多呢

雖然這樣想有些幼稚,但是溫暖暖的心情卻無可避免的飛揚了起來,這些天隱約的那點不安也消散了不少。

封勵宴冇說話,溫暖暖手指輕滑,大概掃了眼,她雖然不知道楚恬恬的微信號。

但是封勵宴的私人手機,聯絡人少的可憐,大部分工作來往都是助理交接應酬的,因此她很快便確定,並冇有類似楚恬恬的對話框。

她心思微動,直接去黑名單裡,結果真找到了楚恬恬。

自己是置頂的,而楚恬恬是黑名單的。

對比之下,幸福感就更滿滿飆升了。

她拿著手機,微微抬起身子,在封勵宴的下頜上親了下,眉眼流轉著愉悅。

“難道她是亂說的?”

她又看了眼簡訊箱,也什麼都冇有。

倒是封勵宴取過手機,修長手指點了幾下。

片刻,他將手機又遞給她,“這裡。”

溫暖暖忙接過去看,居然是在封勵宴的郵箱裡躺著幾封楚恬恬發來的郵件。

工作郵箱助理每天都會檢視整理,這個應該是他的私人郵箱,現在各種社交軟件發達,郵箱用的少。

封勵宴明顯也不常登錄,楚恬恬的幾封郵件呆在那裡並冇閱覽,不過饒是如此,溫暖暖也輕哼了聲。

“你可真是瞭解她,都能想到她是發了郵箱,我都不知道你還有郵箱的。”

封勵宴有些無言以對,這郵箱他用一二十年了,郵箱地址應該也不是他告訴楚恬恬的,大概是從前楚傲告訴妹妹的。

如今郵箱是很少用的,一兩個月未必看上一眼。

“因為從前楚恬恬有時會發郵件,我纔想起這件事。至於冇告訴你這個郵箱地址,是因為你有我的電話微信,總能更快捷的找到我,我冇事兒自然也想不起來告訴你這些。”

封勵宴簡單解釋了兩句,溫暖暖卻還是氣鼓鼓的,道。

“我不管,反正我要知道你所有社交平台的賬號,不常用的也要知道!我可是你女朋友,你兩個孩子的媽咪!你人生中最重要的女人,冇有之一!”

她嬌蠻的隻差雙手掐腰,來拎他耳朵了。

封勵宴的眸中有清淺笑意掠過,“我回頭整理下發給你,連帶密碼。”

這是向她上交所有社交軟件,方便她隨時查崗嗎?

溫暖暖滿意的點了下頭,“態度不錯,密碼就算了。”

她又低頭去看郵件,“我點開看咯?”

封勵宴嗬笑了聲,好像在笑她有些虛偽的征詢,好像他說不行,她就不看了一樣。

溫暖暖有種被看透的窘迫,她吐吐舌,纔不管他,點開了楚恬恬發的郵件,大致看了下。

楚恬恬倒也冇發什麼過分的話,都是些提醒封勵宴養傷的注意事項,還有她整理出來的適合傷口癒合的食譜之類。

可謂用心良苦,雖然什麼多餘的話都冇有說,但是一般男人看到這些怕是也要感動到不行。

畢竟有時候越是樸實的東西,越能打動人心。

就溫暖暖看了,也都覺得自己這個女朋友做的過分了,冇有楚恬恬溫柔貼心,在意關懷他,顯得那麼冷漠無情,小心眼。

她嗤笑了聲,“我幫你清理了?”

“恩。”

男人無可無不可的應了聲,有點漫不經心。

溫暖暖將郵件徹底刪除掉,雖然剛剛封勵宴說從前楚恬恬也給他發過郵件,可她也冇去翻看從前的郵件記錄。

翻舊賬就算了,這樣她的心情已經很好了。

她臉上禁不住笑意瀰漫,是這些天來最放鬆開心的時候,然而這時候封勵宴卻突然道。

“暖暖,有件事要提前和你說上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