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暖暖撿起手邊一支花甩向秦媽,專門往眼睛上抽。

她冇有忘記,在封家時,秦媽是怎麼欺負她,明裡暗裡給她使絆子的!

“啊!我的眼睛!”

秦媽肥胖又有些年紀了,後腰還讓封勵宴給弄傷了,行動遲緩,竟叫溫暖暖抽的立刻捂著眼睛慘叫起來。

“彆殺豬叫了!爺爺就在隔壁,你不想爺爺親自過問你的事兒,就趕緊滾!”

溫暖暖丟掉了花枝,冷聲說道。

要不是不想吵鬨到爺爺,溫暖暖非跳下床好好再給秦媽幾下,把過去受的氣都給還回去不可。

秦媽是一手捂眼一手捂腰,跌跌撞撞灰溜溜離開的。

她剛走,檸檬寶貝就跑了進來。

“我們都看見媽咪教訓壞蛋了!媽咪好帥!”

“媽咪最棒了!檬檬長大了要像媽咪一樣勇敢!”

兩個寶貝說著跑過去,一左一右的在溫暖暖的床邊,很心有靈犀的抱住了溫暖暖。

“檬檬?你怎麼跑來了!”

溫暖暖驚呼,差點心跳停止,封勵宴可是剛剛離開,他看到這孩子冇有?

檬檬抬起頭,揚起小臉卻衝溫暖暖做了一個鬼臉。

“笨媽咪,檬檬是多聰明的小孩啊,檬檬會不做準備就跑來嗎?”

小姑娘說著紅嘴巴高高的嘟了起來,不高興的樣子。

“還是在媽咪眼裡,隻有哥哥是聰明的,檬檬是個小笨蛋?”

溫暖暖這纔看清楚,小檬檬給自己化了妝。

小丫頭能將哥哥化成她自己的模樣,自然也能將自己化成另一個人。

她也對這個感興趣,兩歲時就愛拿她的化妝品給芭比娃娃化妝。

再大一點,她不甘心隻給娃娃畫,就對著自己的臉畫,後來又拿小零食忽悠小玩伴們讓她化妝。

化妝品對小孩皮膚不好,溫暖暖發現後就不準檬檬總碰了。

可即便如此,檬檬還是練就了一手神奇化妝術。

不得不說,這丫頭的化妝天賦,真的比起溫暖暖來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了。

溫暖暖捧起小姑孃的臉,點點她的小鼻子。

“嘖嘖,看看這個扁平的塌鼻子,誰家小笨蛋能這麼巧手呢!”

檬檬高興起來,咯咯笑著拿小臉蹭溫暖暖的掌心。

柳白鷺這時才捧著鮮花和一些禮盒之類的氣喘籲籲進來。

“檬檬你又不等乾媽!也不知道幫乾媽拿東西,果然乾媽再好,也是比不上親媽的!”

這孩子車一停,她就跑冇影了,柳白鷺追了一路。

檬檬吐吐舌頭,忙跑去抱住柳白鷺的腿,又接過了花,仰著臉道:“乾媽彆生氣,雖然檬檬也想騙騙乾媽,可檬檬是媽咪生的,肯定更愛媽咪的,每個寶寶都最愛自己的媽咪呀。”

溫暖暖頓時都甜到心裡去了,柳白鷺卻啼笑皆非,她感覺自己又被插了一刀。

“你個小東西,什麼時候學會補刀了!”

“乾媽,你快找個男朋友,自己生個寶寶吧,你年齡也不小了哦。”檸檸也在那邊說道。

得,這才叫神補刀!

柳白鷺瞬間覺得自閉了都。

而柳白鷺的神情卻讓溫暖暖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檸檬寶貝見到媽咪笑了,也跟著笑。

媽咪開心,寶貝就覺得開心,自從媽咪回國,他們都好久冇見媽咪這樣開心了。

都怪壞爹地!

這時,病房門被推開,高大挺拔的男人邁步走了進來,正是檸檬寶貝心裡唸叨的壞爹地本人。

封勵宴走進來,正好瞧見那女人滿臉忍俊不禁笑意的表情。

她笑起來的樣子,很漂亮,淡粉色的唇邊會蕩起一對小梨渦,那對梨渦不明顯,像害羞的小姑娘,隻有在那女人笑的大膽真切時纔會露出來。

然而,他剛進來,她臉上笑容就凝滯了。

不光是溫暖暖,連兩個孩子,還有柳白鷺都收起了笑容,封勵宴眸光微沉,這一刻感覺到了明顯的不受歡迎。

“你怎麼又回來了?”

溫暖暖反應過來,僵硬了下,悄悄鬆開了拉著檬檬的手。

“我隻是去送人而已。”封勵宴冷聲回道。

他將黃茹月塞進車裡,自然是要回來的,難道還要親自將黃茹月一路送回老宅?

男人邁步徑自走到了沙發前,姿勢從容優雅的坐下了,好像他是這裡的主人一般。

溫暖暖一陣無語,雖然檬檬寶貝化了妝,可是她也不想女兒在這男人麵前晃悠。

“白鷺,麻煩你帶檸檸和小乖下去玩兒會?”

柳白鷺接收到溫暖暖的求救信號,當即上前就要牽走檸檸和檬檬,可這時候封勵宴卻開了口。

“柳小姐輕便吧,孩子們留下。”

溫暖暖心裡一咯噔,手心都冒出了汗來,難道封勵宴是知道什麼了?

“你不是討厭孩子嗎?他們會很吵。”溫暖暖看著那男人,力持鎮定。

封勵宴卻挑眉,“人都是會變了,就好像你,還真是變得……麵目全非?”

麵目全非可不是一個好詞,溫暖暖怎麼會聽不出男人的諷刺。

她是變了,五年前她毀了容,她能不變麵貌嗎?

她的內裡也變了,任誰經過這樣的五年,還會做曾經的傻姑娘?

她的一切改變都是拜他所賜!而他的呢,他現在喜歡孩子,是因為江靜婉的那個小孩的關係吧。

他的改變,全是因另一個女人,這麼看還真是諷刺。

溫暖暖自嘲的笑了笑,“隻怕孩子們不想和你這樣的人呆著……”

可惜她的話還冇說完,封勵宴就似不服輸的看向了檸檸。

“小孩,想不想玩遊戲?我來給你們編寫一個闖關遊戲,如果你能闖關成功,我給你們一個獎勵。”男人衝檸檸招了招手。

檸檸是要支援媽咪的,可是聽到封勵宴這樣說,檸檸的小短腿邁不動了。

他對闖關遊戲不感興趣,可是他想要看看封勵宴是怎麼編遊戲的,因為上次他攻擊封氏官網輸給了大壞蛋,他不甘心。

說不定看大壞蛋編寫程式,能發現大壞蛋的編程思維,下次他再較量,他就可以打敗壞爹地了!

這樣,等壞爹地再欺負媽咪,他就可以直接黑了封氏係統!

為了媽咪,他決定偶爾一次不給媽咪麵子,忍辱負重的檸檸走向了封勵宴。

檬檬見哥哥不走,她也不想離開,小姑娘偷偷看溫暖暖,溫暖暖哪裡能抵擋女兒懇求的小眼神?

她無奈的道:“小乖感興趣的話,也聽聽看吧。”

檬檬禁不住抿嘴一笑,小姑娘唇角兩個梨渦,天真俏皮,坐在那邊的封勵宴盯著那丫頭,微微眯了眯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