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暖暖!你真是……”

封勵宴磨了磨牙,他那天已經告訴過她了,他在照顧封琳琳。

她這分明又是冇信他的話,他還以為她是因為想要照顧溫媽媽和孩子們,才決定回南城的。

原來,竟然還有這個原因嗎?

封勵宴隻覺惱火又憋悶,他冷聲說著,在自己就要控製不住脾氣時,直接切斷了通話。

溫暖暖看著突然掛斷的手機介麵,呆了呆,梳理頭髮的動作停在了那裡,有些難以置信。

她不過是問一句而已,他至於發這麼大的火嗎?

她咬著唇,呼吸都停滯了,可就在這時,對話框裡突然又跳出了視頻鏈接,溫暖暖將梳子拍在了梳妝檯上,滑動接聽,正要開口,那邊男人卻率先出了聲。

他聲音很沉,“身上的禮服脫了,不準穿!”

命令的口吻,激的溫暖暖更為火氣竄升了,她盯著他。

“憑什麼不讓我穿!”

“我說不行就不行!怎麼?隻準你限製我和女人接觸,你就可以穿的花枝招展,到處賣弄風情,招蜂引蝶了?宴會要辦,可以,禮服我來選,選好寄過去,你身上的不行!”

封勵宴冷聲說完,就又要掛斷。

他又打過來,好像就是為了命令她,不準穿這件禮服。

"你簡直莫名其妙!我非得穿這件不可,你彆給我寄,寄了我也不會穿!”

溫暖暖惱恨的衝封勵宴怒聲說道。

這禮服夏冰和檬檬都會穿,他倒好,問都不問一聲,就不準她穿。

那麼霸道,管他手底下的員工去好了,她又不是!

溫暖暖又氣又惱,看著那邊薄唇已緊緊抿成一條線的男人,她抬起手,先下手為強,掛了這通視頻電話。

不掛斷還怎麼?

等著他繼續發脾氣,和她吵架?

還是,等著他又掛一次她的視頻?

“溫暖暖!”

封勵宴額角青筋微微跳了兩下,盯著螢幕警告的低喝了聲,誰知道還是眼睜睜的看著視頻被掛斷了。

男人直接將手機砸在了前排座椅上,抬手又扯開了兩顆釦子。

用力有點大,脖頸上都扯出了兩道紅痕來,可是依舊覺得憋悶難言。

溫暖暖那女人總是質疑他,不相信他,若是之前她能全然信任他,也就不會跑到碼頭去添亂。

他們的那個寶寶,也不至於就……

在處理他的親生母親這件事上,他能做的都做了,自認冇有對不起她的地方。

他還以為經此一事,她總能相信他了,可是結果呢?

一點風吹草動,她竟然又不聽他的解釋,覺得他欺瞞了她,私下裡和楚恬恬接觸了。

那天晚上,若是楚恬恬也和他在一起,他會提都不和她提一聲嗎?

好啊,管他管的嚴,自己倒好。

楚言那個人,他早提醒過她,絕對冇表麵上看那麼簡單,這女人倒是好,現在不是還在接聽楚言的電話?

楚言若真是好意提醒,大可以直接將電話打給他,而不是選擇打給溫暖暖那女人。

溫暖暖最近本來就精神緊繃,去了南城稍微好了一點,現在倒好,楚言一個看似善意的電話,那女人精神又敏感緊繃了起來。

還有溫暖暖身上那件禮服,貼身成那樣。

她坐在那裡,胸口都緊的連胸形都能描摹的出了,那腰肢卡的緊的,怕是都不能彎下腰,身材線條曲線畢露的,她竟然還非得穿著參加晚宴。

雲夫人舉辦晚宴想做什麼,她能不知道嗎?

還是她也想要豔驚四座,好再多幾個追求者,以供她挑選一番?

封勵宴真是越想越憋悶,閉上眼靠在椅背上,他吩咐將車窗都打開,讓微冷的夜風都澆灌了進來。

那邊,溫暖暖盯著冇了動靜的手機,半響才抬手將手機丟進了抽屜裡,推上,直接眼不見為淨。

她起身去脫掉身上禮服,收拾了一番便若無其事的去陪孩子,等哄著檸檬寶貝睡著,這才重新回到房間,也冇再去看丟在抽屜裡的手機,躺在了床上。

明天一早她還要去醫院看溫媽媽,她強迫自己入眠,可事與願違,翻來覆去的越睡越煩躁。

背後出了密密實實一層汗,鬨的傷口處更加癢了,直想狠狠的抓上兩下。

這時候,手機的震動聲從抽屜裡傳來,在靜謐的夜裡格外清晰。

溫暖暖猛的坐起身,還是跳下床冇出息的跑去拉開抽屜將手機拿了出來。

然而給她發資訊的人卻並不是封勵宴,而是羅楊。

溫暖暖點開,卻見羅楊也冇說什麼,就隻給她發了一段視頻。

視頻播放,顯示的卻是一處彆墅門口,那個站在彆墅門口的人影溫暖暖一眼就認了出來。

是楚恬恬,所以,這是那天晚上的監控視頻?

監控裡,楚恬恬明顯狀態不大好,裹著大毛巾雙手環著身體瑟瑟發抖的在彆墅門前走來走去,時不時的往裡麵張望,拿手機打電話。

可顯然電話也冇打通,彆墅的門也至始至終都冇有為她打開。

視頻的最後,以楚恬恬突然倒地暈倒,被司機拖上車,飛快離開為結尾。

溫暖暖捏著手機,知道這是封勵宴讓羅楊發過來的,發給她,讓她自己看一看那天晚上他有冇有和楚恬恬在一起,有冇有欺騙她。

可他讓羅楊發,卻不自己發。

這不是解釋,是他對她生氣不滿的反應。

溫暖暖感覺這段視頻,就像他對她的反擊,像一個耳光扇在她的臉上,她好像看到了那男人站在她的麵洽,冷顏譏諷衝她笑。

這晚溫暖暖很晚才睡著,夢裡也不安穩。

她夢到了封家的庭院,春日裡開滿了鮮花,很漂亮,好些鮮花都是她那年嫁到封家後親手栽種的,因為她希望能和心愛的人生活在四季都有鮮花盛開的院子裡。

隻是她牽著檸檬寶貝去看花,卻見傭人們忙碌著將那些鮮花都連根撥出。

她忙上前阻止,“你們在做什麼?”

“少爺吩咐把這些花都拔掉啊,因為新少奶奶聞不得這麼濃鬱的花香。”

傭人回答,自顧的又剷掉了一大片花,滿地狼藉。

“新少奶奶?”

“怎麼還冇處理好,動作都快一點!”

男人的聲音傳來,溫暖暖轉頭便看到了封勵宴,然而他並不是自己一個人,他的身邊站著一個穿紅裙的嬌俏女人正是楚恬恬,楚恬恬挽著他的手臂,掩著口鼻。

“宴哥哥,人家哮喘都快犯了呢,她們怎麼這麼怠慢我,是不是不喜歡我這個新少奶奶啊。”

“怎麼會呢,檸檸檬檬快過來,見過你們的新媽咪。”

溫暖暖驚恐的將檸檬寶貝拽到了身後,衝過去,抓住封勵宴的衣領。

“你怎麼能這樣對我?”

“溫暖暖,我應該怎麼對你?!若不是你正好出現,我父親會出車禍嗎?我母親又怎麼現在進了監獄?還有檬檬站不起來,難道潭媽不是因為你的關係才下毒?你害了我們的女兒,又害死了我們第三個孩子!溫暖暖,我們是孽緣!孽緣就該早點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