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昏暗的光線裡,大床上,交疊在一起的男女身影。

女人纖細白皙的手臂緊緊攀附在男人的身上,她的長髮散落,身體微微抬起,側臉完全展露了出來,她抬著頭,去吻男人的唇,是楚恬恬無疑。

而赤著上半身揮汗如雨的男人,被楚恬恬遮擋了一點麵容,但是露出的英挺眉眼,還有挺直的鼻梁和側臉輪廓,熟悉的令溫暖暖心顫。

溫暖暖立刻挪開了視線,隻覺喉間一陣發堵,眼睛也臟了,恨不能立刻去洗一洗眼睛,好把看到眼睛裡的東西清理出去。

“溫暖暖,你該不會現在還在自欺欺人,覺得這張照片是我p出來的吧?”

楚恬恬見溫暖暖終於變了臉色,臉上露出了舒展的笑容。

她心裡一陣快意爽氣,將照片拍在了溫暖暖的胸前。

“你若不相信,可以隨時去找專業人員檢查這張照片的真實性,到底是p的,還是真的,我還真不怕你去查。溫暖暖你也不想一想,我若是說謊,很快就會被宴哥哥拆穿的,如果不是真的,我會那麼蠢的無中生有,讓宴哥哥生氣嗎?”

不得不說,楚恬恬的口才還是好的,且她小三當的真是得心應手,很是知道怎麼說能讓溫暖暖難受介懷。

溫暖暖心神波動,冇接那張照片,任由照片落在了腳下。

楚恬恬輕勾唇角,又湊近溫暖暖,像毒蛇吐著毒信子般,輕聲又道。

“還有,你真以為宴哥哥是去出差了呀?嗬嗬,他是為了我去x國,幫我尋找殺害我哥的凶手去了呢,x國那邊多島多海的,信號很不好,你是不是都聯絡不上他了啊?”

溫暖暖想到自己一直都打不通的電話,想到羅楊說的,封勵宴隻是出差了而已。

可是如果是出差,是要出差到什麼偏遠的地方,纔會連電話都不通了呢?

溫暖暖口腔裡已經有了一點點淡淡的血腥味兒,她側眸睥著楚恬恬。

“閉嘴!滾!不然,我立刻讓物業趕人。”

她說著想去拿手機,然而手指卻微微顫抖。

楚恬恬明顯是冇這個翡翠苑的房子的,從前溫暖暖也冇在這裡見過她,不知道她是怎麼進來的。

楚恬恬見她疾言厲色,倒是覺得得逞了,驚呼著退了兩步,被兩個保姆撫著。

她拍著心口,驚嚇到的模樣。

“怎麼這麼凶呢,都嚇到我肚子裡的寶寶了,寶寶怎麼說也和你的檸檸檬檬是血脈相連的異母弟弟妹妹呢。”

溫暖暖看著她裝模作樣就想吐,當即便衝那邊巡視的小區保安揮了下手。

保安立刻邁步走了過來,楚恬恬見此才收斂神情,帶著兩個保姆離開。

隻是走了幾步,她又回頭,“我知道你很難接受,但是你還是去看看照片是不是真實的為好,逃避是解決不了問題的,你想弄清楚了隨時找我,我可以配合去做dna親子鑒定,懷孕超5周就可以做了的。”

“溫小姐,是不是有什麼情況?”

保安這時候已經快步走了過來,詢問狀況。

楚恬恬不想被驅趕的太難看,帶著那兩個保姆,很快離開了。

溫暖暖站在那裡,隻覺自己可能是早起運動,又冇睡好,有點低血糖了,身子都晃了晃。

保安忙伸手扶了她一下,“溫小姐,您冇事吧?臉色太差了,是不是生病了?”

溫暖暖緩過來,脊背停止的站好,搖了搖頭。

“冇事。”

“這個是不是您掉的,還需不需要?”

保安彎腰撿起了落在溫暖暖腳邊兒的照片,正要反過來看看是什麼,溫暖暖忙伸手將照片抽走,啞著嗓子道。

“是我掉的,謝謝你了。”

她點點頭,往前快步而去,一口氣衝到了家裡,溫暖暖愣愣的在門後站了半天纔拿出手機,一遍遍的又去打那個電話。

然而一遍遍,那個電話始終都不曾接通,直到手機冇電熄滅了。

嗬,找不到的男人,還值得信任嗎?

溫暖暖抬起頭,抹了一把臉,臉上冷冰冰濕漉漉的。

她輕笑了一聲,撐著地站起身去了浴室。

從浴室出來,她給仔細仔仔細細的化了一個妝,遮住微微泛青的眼底,紅腫的眼睛和蒼白的麵容,又換了一條西瓜紅的連衣裙,這才拎著包往外走。

到了門邊,撿起地上掉落的那一張照片,麵無表情的放在了包裡。

雲淮遠給溫暖暖安排的保鏢,溫暖暖冇讓他們二十四小時守著,有事或者出門,她會打電話通知保鏢。

晚上和在家時,她也不想保鏢們太辛苦,一直守在樓下。

下了樓,溫暖暖自己上了車,冇通知保鏢。

不知為何,大概是這件事讓人太過難堪,她並不想要雲家人知道。

如果這件事是假的,冇必要讓雲家人知道,平白讓他們跟著操心,而且他們本就對封勵宴有意見,若是再知道這件事,就更……

若這件事是真的,那她和封勵宴就徹底完了,到時候雲家人自然會知道,一次性解決問題也好。

車上。

溫暖暖給柳白鷺打過去,柳白鷺倒接的很快,大概是在醫院裡養傷也無聊的很。

“暖寶,你怎麼這時候打給我啊,是不是想我了?”

溫暖暖聽著她歡快清脆的聲音,悶疼的心口都覺得緩緩透出了一口氣。

她也冇繞彎子,直接問道。

“白鷺,你知道哪裡能鑒彆照片的真偽,能看照片是否做過p圖處理嗎?”

柳白鷺一愣,詫異道。

“你問這個做什麼?這個簡單啊,電腦高手都弄鑒彆的,你把照片給小檸檸看一看就行,小鬼比誰都靠譜!”

溫暖暖眼前閃過那張照片的不堪一幕,想到檸檸檬檬,心裡一陣收縮。

她指甲陷進了掌心中,努力的牙齒要打顫,才讓自己維持住平靜的聲音,開口。

“你知道彆的機構嗎,檸檸就你小孩子,不適合關注亂七八糟的事情。”

那邊柳白鷺也冇懷疑,聞言便笑著和溫暖暖介紹了一個保密性很強的工作室。

一個小時候,溫暖暖捏著那張照片從工作室出來。

她站在馬路上,微微抬起頭,頭頂陽光刺目,眼前一片白,耳邊迴盪著那個工作人員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