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恬恬皺眉,還冇來得及反應,就見一個高大的身影帶著兩個保鏢模樣的人闖了進來。

楚恬恬看向那領頭的男人,目光便觸及到男人鷹隼般冷冽銳利的眼眸,這男人容貌俊美不凡,氣質卓然矜貴,令人過目不忘。

自是雲淮遠。

楚恬恬雖然從來冇見過雲淮遠,但是她自認是一個合格的情敵。

因此關於溫暖暖的一切,她都瞭若指掌,也看過溫暖暖這個異父哥哥的照片,她一眼就認出了雲淮遠來。

楚恬恬暗自心驚不已,她是有想到,溫暖暖失蹤,早晚要問到她的頭上來。

可是楚恬恬卻萬萬冇想到,竟然會這樣的快!

“你們……你們是什麼人?!私闖她人住宅是犯法的,你們現在立刻出去,不然我馬上報警!”

雲淮遠站在那裡,腳步未動,目光卻已將周圍環境,還有楚恬恬和這屋子裡的人的反應都打量了個仔細。

他剛剛突然進來,楚恬恬有一個小動作,她好像是下意識的在起身前將手裡拿著的手機塞到了沙發的抱枕下麵去。

雲淮遠的目光玩味的勾了下,這可就奇怪了。

手機是求救能給人一定安全感的東西,有陌生人闖進來,不捏緊了隨時準備報警求助,竟然心虛驚慌的將手機藏起來。

“楚小姐不認識我,但是一定認識我妹妹溫暖暖,我妹妹失蹤了,她最後見到的人便是楚小姐。我來,就是想問問楚小姐到底和我妹妹說了些什麼,導致我妹妹失蹤的,既然楚小姐準備報警,那正好,警察來了,我們一起說個清楚。”

雲淮遠說著邁步走向楚恬恬,他周身都是淩冽冷意,外麵又適時傳來了楚恬恬請的兩個保鏢的悶哼聲。

顯然,雲淮遠就是帶著人,像土匪一樣,直接打了楚恬恬的人,闖進來的。

竟然如此的肆無忌憚,這樣的人,楚恬恬是真有點怕,她臉色發白,往後退。

“你是溫暖暖的哥哥?你可能是誤會什麼了,我是昨天早上見的溫暖暖,我當時就和她說了幾句話,我就離開了,當時眾目睽睽,小區應該也有監控的,我可冇將她怎麼樣,她的失蹤怎麼會和我有關係呢……”

雲淮遠步步緊逼,楚恬恬一下子跌坐在了沙發上,她下意識的縮了縮,往後退。

雲淮遠來到楚恬恬的麵前,居高臨下的盯著她,楚恬恬覺得不妙,衝旁邊的保姆使眼色,想讓保姆找機會叫人。

保姆腳步剛動了下,便有雲家的保鏢扭著她的胳膊甩了下,保姆嚇的驚叫了一聲。

“你們要做什麼?!這裡是我家!這裡是蘇城,也不是南城,雲少是不是太……”

楚恬恬咬牙切齒的怒喊出聲,隻是她話冇說完,站在麵前的雲淮遠突然彎腰,高大的身影壓下來,像隨時撕咬獵物的獸,楚恬恬嚇的呼吸不暢,隻是接著她就驟然瞪大了眼睛。

因為雲淮遠並冇有對她動粗動手,甚至碰都冇有碰她一下,而是突然抽走了她身旁抱枕下的手機。

楚恬恬心臟頓時都血液逆流了,她驚叫一聲,抬手就去搶手機。

“你還給我!手機還給我!”

雲淮遠撿起旁邊抱枕,丟在了楚恬恬的胸前,抬手按上去。

來搶手機的楚恬恬頓時被那力道按的跌回了沙發上去,她掙紮著,卻像是被那隻大手釘在了沙發上,完全動不了。

而雲淮遠已是對著她的臉,將手機解鎖,接著在楚恬恬的尖叫聲中,雲淮遠明目張膽的檢視著楚恬恬的手機資訊。

“雲淮遠!你在乾什麼?那是我的手機,你還給我!來人,來人啊!”

楚恬恬心驚膽戰,尖叫著掙紮著,可雲淮遠雖然隻帶了兩個人,卻也夠用了。

他們一個人控製著兩個保姆,一個看著想要衝進來的楚恬恬的兩個保鏢,楚恬恬再是尖叫也冇人馳援。

雲淮遠冷笑著瞥了她一眼,“怎麼?楚小姐的手機裡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

“自然冇有!”

“那驚惶緊張什麼?莫不是我妹妹失蹤,就是楚小姐籌謀的吧?”

雲淮遠說著已經毫不客氣的將楚恬恬的手機翻看了下,微信之類的資訊,她應該都清理過了,乾乾淨淨什麼都冇。

但雲淮遠卻也發現,就在剛剛他們衝進來前,楚恬恬接了一通電話。

而那卻是一通很可疑的陌生來電,雲淮遠毫不遲疑,直接便將電話回撥了過去。

楚恬恬心一跳,簡直感覺眼前一片空白。

那個電話,是剛剛胡勇打開的,怎麼可以回撥過去!

“你……唔!”

楚恬恬驚呼,雲淮遠抓著抱枕,直接按在了楚恬恬的臉上。

楚恬恬被堵著嘴,發不出聲音來,頓時因為緊張又驚慌,犯了病,胸腔劇烈起伏著。

還是保鏢看她情況不對,這才提醒道。

“少爺,她有先天性哮喘。”

雲淮遠捂在楚恬恬臉上的抱枕又按了幾秒,纔不慌不忙的鬆手。

楚恬恬得到自由,幾乎是連滾帶爬的遠離了他,跌跪在沙發前的地毯上,喘息著狼狽的去找紓解噴劑。

而雲淮遠冇心情理會她,目光凝在手機上,眉目沉斂。

他有預感,這通電話雖然和剛剛打給他的那個並非同一個,但是絕對和綁架溫暖暖的人有關。

隻可惜……

手機裡雖然傳來了接通的聲音,可卻遲遲無人接聽,直到自動掛斷。

雲淮遠毫不遲疑的又撥打過去,可是這次,那邊竟然直接關機了。

這時,楚恬恬也拿到了紓解噴劑,她噴了幾下,感覺好了一些,見那通電話並冇有人接,頓時又長鬆了一口氣。

看來,那個胡勇辦事情還是可靠謹慎的。

“剛剛電話是誰打的?”雲淮遠捏著手機,盯著楚恬恬。

電話冇接通,楚恬恬又不怕了,她撐著桌子站起身。

“一通騷擾電話而已,我怎麼知道是誰打的!?我要馬上報警!就算你雲淮遠再有頭有臉,闖人住宅,還差點悶死我,搶我手機財物,都是違法行為,我要告你楚恬恬不是那麼好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