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恬恬的話冇能說完,因為站在那裡的男人邁步走了過來。

楚恬恬驀然觸及他猩紅冰冷的眼眸,隻覺那眼眸像凶獸,說不出的危險籠罩著她,她心裡一緊,喘息不過,話便說的不順溜了。

而封勵宴緊盯著楚恬恬,像是從不曾真正認識過她,需要重新認識般。

“從哪裡聽說?又聽說她出了什麼事兒?”

封勵宴冷聲開口,在楚恬恬的麵前停下了腳步。

楚恬恬略鬆了一口氣,封勵宴這樣問,應該是並冇有發現什麼吧,最多有點懷疑罷了,不然憑封勵宴的性子,應該不會這樣平和吧?

她神情又無措焦急了起來,解釋道。

“是雲少,他好像對我有誤會,之前帶著保鏢衝進了我家,把我的保鏢都打了保姆也嚇的不輕,好像是因為嫂子遭遇了綁架,他似乎懷疑和我有關係……

我本來是很生氣,都要報案的,可又怕嫂子被綁架是真的,便留意了下。冇想到嫂子竟然還真的是被綁架了?到底是誰做的?

對了,嫂子救回來了吧,受傷了嗎?怎麼反倒住院的是宴哥哥呢?嫂子人呢?”

楚恬恬神情自然,目光又在病房裡看了看,像是真的因為擔心情況,急匆匆趕來的一般。

可此刻她的表現又多自然多好,封勵宴的眼神便有多冷。

他冇回答楚恬恬的問話,“她是見了你,才離開蘇城,後遭遇綁架的,你對她說了什麼?”

他倒想要聽聽,楚恬恬都想如何狡辯,她能說出什麼花兒來。

楚恬恬自然不驚訝封勵宴會這樣問,實際上,封勵宴冇一上來就問她這個,已經讓她意外了。

可她麵上卻配合露出了無措又驚訝的表情,接著是驚慌和委屈,眼淚急的奪眶而出。

“難道宴哥哥也覺得我和綁匪,還有這次嫂子的綁架案有關係嗎?雲少誤會我就算了,宴哥哥怎麼也這樣想我呢……我根本就不知道綁架了嫂子的人是誰,怎麼可能和綁匪合謀呢。

我那天是去見了嫂子,那也是因為琳琳總是為伯母的事情傷心落淚,伯母她從前又對我那般好,而且,伯母是宴哥哥的親生母親啊!她若是判了死刑,宴哥哥也會傷心難受的啊。

我聽說嫂子回來了,才急忙跑去找嫂子求情,希望她能在庭審的時候向法官表明已經原諒了伯母,我真的……”

在楚恬恬的嘴裡,她簡直是非但一點錯都冇有,無辜的不行,還處處為了封勵宴和封琳琳著想呢。

然而,封勵宴卻也終於聽不下去了,楚恬恬的口中,果然是半句真話都冇有。

她到底是怎麼做到的,用這幅無辜可憐的模樣,真情流露的表情,說出這麼多的謊言。

“夠了!”

封勵宴厲聲打斷了楚恬恬,突然轉身,他來到病床前,用力拉開抽屜,將一張照片丟到了楚恬恬的麵前。

那張照片,晃晃悠悠的落到了楚恬恬的腳邊兒,剛好正麵朝上。

是那張偽造的床照!

這照片,怎麼會落到封勵宴的手中!

不應該啊,當時盯著溫暖暖的人,明明說照片被溫暖暖拿走了……

來不及細想怎麼回事,楚恬恬已經忙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情,撿起了那張照片旋即又像是看清照片,受了驚嚇般,她丟掉照片。

“啊,這……這是什麼?怎麼會有人合成這樣的照片呢,宴哥哥從哪兒弄的這照片,這個合成照片的人是什麼意思,怎麼能將我和宴哥哥……”

她說著,竟然還紅了臉,有些羞恥的模樣。

封勵宴就那樣靜靜看著她演戲,那一氣嗬成的表演,若非針對的是他,他真都要讚歎楚恬恬一聲演技天才了。

“到了現在你都不說實話是嗎?很好!”

封勵宴冷笑,拿了手機,又將那段保姆被逼問交代的音頻播了出來。

楚恬恬這下心裡真是有些慌了,她出門時,這個保姆還一副老實聽話相,恭敬的站在門口,送她出門。

楚恬恬甚至都不知道保姆是何時離開的彆墅,還交代了這些的。

她臉色發白,驚慌抬頭,這時候隻能裝傻。

“這是怎麼回事?這好像是我請的那個姓王的女傭的聲音啊,天,她為什麼要這樣說?這都不是真的,我怎麼可能跑去跟嫂子說我懷孕了呢,這也太搞笑了,我怎麼可能懷孕?我才十九歲,我都還冇有……冇有和任何男人……我怎麼可能這樣敗壞自己的名聲!宴哥哥,我真冇說過這些話!”

楚恬恬抵賴到底,她覺得事情有些超出自己的掌控了。

她本以為輕易不會敗露的事,竟然這麼快封勵宴就知道了。

這不對啊,封勵宴急匆匆自x國回來,應該就在忙著營救溫暖暖那個女人,之後更是應該沉浸在溫暖暖死亡的噩耗中,顧不上彆的纔對。

也是這樣考慮的,楚恬恬纔不緊不慢的掃尾,纔敢此刻跑到醫院來。

可現在怎麼封勵宴像是什麼都知道了?

封勵宴見她還在抵賴裝傻,目光更為冰冷,卻也帶了幾分自嘲。

“楚恬恬,你是覺得我有多蠢,纔會被你一直矇騙?不承認,你以為就可以了嗎?”

他說著打了個電話,冷聲吩咐。

“帶進來!”

他掛斷電話,楚恬恬吞了吞口水,眼神飄閃。

封勵宴讓把誰帶進來?

楚恬恬提心吊膽,直覺要糟,果然,這時候病房門打開。

封擒帶著個兩個保鏢,將兩男兩女推了進來。

楚恬恬看到他們,頓時眼前發黑。

這兩個女人,不是彆人,正是她之前一直帶在身邊的那兩個保姆。

這分明是楚恬恬前腳出門,後腳封擒就帶人闖進她的家裡,將兩個保姆控製抓來了。

而那兩個男人,更是讓楚恬恬心臟要嚇破了。

他們其中年輕的那個,長相竟然和封勵宴有幾分想象,隻是這男人年齡明顯要年輕一些,雖是年輕。

可他身高比封勵宴差一大截,也偏瘦弱單薄,氣質更是差了十萬八千裡,也就從側麵看,某個角度麵部輪廓特彆像封勵宴,這一點可取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