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男人不是旁人,正是雲淮遠。

雲淮遠從蘇城離開,自然也放心不下溫暖暖的事兒,留了不少雲家的人在蘇城,時刻留意情況,尤其是封勵宴的動向。

他回到雲城,將妹妹的事兒,告知夏冰,夏冰一下子就病倒了。

可就在那時,蘇城的手下卻傳回來資訊,說是封勵宴突然秘密出國了。

雲淮遠雖氣恨封勵宴,覺得是他害死了妹妹,但是,封勵宴的痛苦,他也看在眼裡。

他也相信,此刻能讓封勵宴出國的事兒,除了和妹妹有關,再不可能是彆的事情了。

尤其是,手下還說,封家已經在準備葬禮。

這就更奇怪了,封勵宴口口聲聲說死要見屍,不然他不會相信溫暖暖已經死了,可轉眼卻又籌備了妹妹的葬禮,他不呆在蘇城親自操辦,卻秘密帶人出了國。

雲淮遠覺得不對勁,緊跟著便也帶人,一路小心跟了過來。

然後,他就在封勵宴的後麵,也跟著探查。

很快他便發現,封勵宴在找的那個楚言,竟然是妹妹從前的追求者,而封勵宴查詢醫院裡這幾日接診的東方女人,描述的年齡特征,都和溫暖暖相符合。

這下,雲淮遠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他自也期望溫暖暖是還活著的,跟隨封勵宴來到這裡,他正好瞧見了溫暖暖從封勵宴車中下來的一幕。

當時雲淮遠坐在車中,也是冇第一時間認出溫暖暖來的,但是溫暖暖行跡匆匆,看上去很舉止有些奇怪。

出於謹慎,他便讓一部分人留在醫院那邊繼續盯著,自己卻吩咐司機,跟上了溫暖暖。

令他驚訝的是,他的直覺果然冇錯,他看到了溫暖暖進入咖啡店後巷,片刻出來後就變了裝扮,也變了個人一般。

而溫暖暖此刻的妝容顯年輕的多,身上的露肩緊身針織衫和褲子,也比方纔那身衣服要修身不少。

從背影到走路姿勢,雲淮遠越盯越血脈激盪。

且他也知道,自己的妹妹有一手神奇的化妝術的,他此刻站在溫暖暖的麵前,心中已然有七八分肯定,這個麵容修飾有些陌生的女人就是溫暖暖。

可是溫暖暖看到他的反應,卻又完全不對,這讓他又生恐是自己弄錯了,其實一切都是奢望。

直到,愣愣看著他的女人神情茫然又無措的開口。

“彎彎?你是在叫我……唔!”

溫暖暖腦子有些空白,她下意識的重複了雲淮遠口中似乎有些熟悉的名字,隻是話冇說完,身前站著的男人就猛的抬手將她緊緊的擁進了懷裡。

溫暖暖的鼻尖撞在了雲淮遠的胸口,輕哼了聲,慌了一瞬。

可是令她驚訝的是,她此刻被這個陌生男人緊抱著,心裡竟然生不出什麼害怕驚惶的情緒來,反倒感覺有些溫暖安心。

難道,這個人,是她從前認識的人嗎?

溫暖暖想著,有些急切起來,她推了推雲淮遠,“那個,打擾一下,我想問下這位先生,我們……”

雲淮遠自然是熟悉溫暖暖的聲音的,她一出聲,他便徹底確定了。

情緒激動之下,將妹妹真真切切的擁在懷中,纔敢真正相信,他的妹妹是真的還活著。

狂喜之下,以至於此刻聽到溫暖暖開口說話,他都有些冇聽清楚,反倒是留意到溫暖暖身上穿的單薄,臉色也有厚重妝容都遮掩不住的蒼白。

“怎麼穿的這麼少,你這幾日到底發生了什麼?快先跟哥哥上車再說!”

雲淮遠悟了下溫暖暖涼冰冰的雙手,接著便推她往車上去。

哥哥?

他說,他是她的哥哥嗎?

溫暖暖怔怔回頭,又盯著雲淮遠看,這才發覺,剛剛他給她一股熟悉感,並非因為同為東方麵孔的原因,而是眼前人的眉眼,分明和她自己是有幾分肖似的。

因著這幾分肖似,溫暖暖冇有排斥掙紮,便跟著雲淮遠乖乖上了車。

當然,也是直覺的,她從雲淮遠身上感受不到任何惡意,反倒有股熟悉和親切感,這種感覺和當時清醒過來後,聽到楚言說他是她的丈夫時,她本能就產生的牴觸感和懷疑感完全不同。

這也讓溫暖暖願意相信雲淮遠的話,上了車,雲淮遠便吩咐司機將車裡的暖氣開大。

而情緒漸漸平靜下來,他才後知後覺的發現溫暖暖的反應一直不大對。

“彎彎,你這是怎麼了?怎麼也不聯絡家裡,你可知道爸媽和哥哥都以為你……媽媽已經哭暈了兩次,病倒了。幸而,還瞞著檸檸和檬檬,不然,兩個小傢夥該有多傷心!”

爸媽,檸檸,檬檬……

溫暖暖仔細聽著雲淮遠的話,用力的回想,腦子裡卻還是大片大片的空白,頭部的疼痛感卻捲土重來。

她抬起手,按著抽疼的額角,眉心蹙了起來。

“彎彎?你這是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快告訴哥哥!”

雲淮遠見她表情痛苦,心生懊惱,他剛剛的語氣有些急,是不是太過嚴厲了……

就在他懊惱正準備道歉時,溫暖暖卻搖頭看向他。

“對不起,你真的是我的哥哥,親哥哥嗎?我……我頭部受傷,醒來後就什麼也不記得了……”

饒是雲淮遠平時也算沉穩機敏,也被這狀況弄的愣住。

“什麼都不記得了?是失憶嗎?”

他驚訝道,不過也很快接受了這個結果,怪不得剛剛她的反應一直都不對呢。

好端端的,怎麼就突然失憶了?

雲淮遠自動忽略溫暖暖頭部受傷,帶來的影響,直接將原因歸結為,是她遭遇綁架,還被楚恬恬拿床照和親子鑒定結果刺激。

接二連三的遭遇打擊,這才選擇失憶遺忘那些傷心事兒的。

頓時心裡更為心疼妹妹,也更恨不得封勵宴像熱鍋上的螞蟻,陷入找不到人的煎熬焦灼裡了。

他開口,聲音放的更為柔緩,安撫溫暖暖。

“想不起來了也沒關係,隻要你平平安安的回到我們的身邊,就是最大的幸事了!彆的都不重要!”

想不起來他們,自然也是想不起封勵宴那個傷了她的大混蛋的。

不知道為何,想到這一點,雲淮遠心裡突然覺得還挺爽,挺不錯的。

這樣他的妹妹不必再為情所苦,就讓封勵宴那個自視甚高的王八蛋自己去掙紮痛苦吧。

最好,趁著妹妹失憶這段期間,給妹妹多介紹幾個好男人,讓妹妹開啟新戀情!

至於姓封的,隻配痛哭流涕,追悔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