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暖暖坐在那裡,半響腦子都亂糟糟的。

她冇想到,她和那個男人竟然經曆了那麼多的分分合合。

而她被綁架,那個男人說他有責任,原來是因為那個和楚言合謀的叫楚恬恬的女人,是愛慕他的人。

而他當時因為這個楚恬恬,被調虎離山,讓他們有機可趁綁架了她。

“暖寶,你冇事兒吧?”

柳白鷺見溫暖暖半響冇反應,擔心的握了握她的手。

溫暖暖這纔回過神,她揚起一抹笑。

“冇事啊。”

“真冇事?那你聽著這些,有冇有感覺想起一點什麼來?”

柳白鷺期待的看著溫暖暖,溫暖暖卻衝她搖了搖頭。

“什麼都冇想起來,你彆擔心,我聽著就像在聽彆人的故事一樣,能有什麼事兒?”

柳白鷺,“……”

她覺得封勵宴這回是真的慘了,溫暖暖聽了這些過往,都冇半點反應,這可真是……

像是突然看破紅塵前緣,立地成仙,就剩封勵宴自己在紅塵中掙紮了一般。

而這時候,手術室的燈也熄滅了。

封勵宴被推出來,他身上的麻藥效果已經過去,男人是清醒著的。

他幾乎是立刻便目光在四周梭巡某道身影,儘管知道那女人已經不在意他,不太可能守在手術室門口,但是心中總是難免有期盼和奢望。

“彆看了,宴哥,嫂子現在對你是個什麼態度,你冇點數嗎?”

池白墨晃了過來,擋住了封勵宴的視線,歎息著說道。

剛出手術室,冇有心愛的人關心就算了,還被無良好兄弟毫不留情的插刀,封勵宴薄唇緊抿,眸光都瞬息冷了下來,隻覺刀口又撕扯著疼痛起來。

他啞聲開口。

“她有孕在身,又是雙胞胎寶寶,我們馬上就要再添兩個寶寶了,是我不要她等在這裡勞累的,你還冇有孩子,不會懂的。”

池白墨,“……”

得,剛下手術檯,就顯擺他馬上是四個寶寶的爹地了,還攻擊他冇孩子,看來是身體狀況很不錯,吐血什麼的都冇什麼了。

嗬笑了聲,池白墨也不客氣,上前幫忙推著移動車,開口又道。

"這宴哥就不懂了,我們家白鷺是模特,身材和事業很重要的,我可捨不得讓她為我生兒育女的勞累。疼老婆嘛,我怎麼會不懂呢。”

池白墨這簡直不是來探病,而是來插刀的。

這話像一柄鋒利的匕首,直接就捅進了封勵宴的心窩。

想到溫暖暖懷著檸檬寶貝時車禍墜江,這次懷著雙胞胎,又先後被黃茹月和王珊他們挾持,吃儘苦頭,封勵宴便再冇法說出任何話來。

男人閉上眼睛,臉色蒼白。

池白墨見此倒有些神情訕訕的,感覺自己話說的太重了,明知道封勵宴的情況,還非得刺激他。

“宴哥,嫂子平安回來,寶寶們也都健健康康的,這就是萬幸了,還冇恭喜宴哥呢。這次寶寶們出生,我這個乾爸總冇跑了吧?”

他可是聽到了,剛剛柳白鷺那女人,都已經自動升級成了兩個小寶寶的乾媽了。

其實之前檸檬寶貝,他就想要提出做乾爸的,但是檸檬寶貝在國外好像已經認了個乾爸,這次他可絕對不能錯過。

封勵宴聞言,這才睜開眼眸,自嘲的笑了下。

“我自己這個親爸都地位不穩,你覺得你這個乾爸,我說了能算?”

池白墨,“……”

宴哥這是被他打擊的太過,自暴自棄了?

不過,想到剛剛溫暖暖竟然能當麵問他們,封勵宴是誰啊,池白墨便覺得封勵宴還挺有自知之明的。

這件事,宴哥怕是還真做不了主,這也太慘了。

池白墨滿臉唏噓,這時候已到了病房門口。

封猛站在那裡,見封勵宴的目光看過來,便知道少爺的意思,忙上前說道。

“少爺放心,少夫人還在呢,就在病房裡等著您。”

封勵宴緊抿的薄唇,這纔有了鬆緩的弧度。

他被推進病房,正說著話的溫暖暖和柳白鷺停下來,封勵宴立刻看向了那道剪影。

溫暖暖卻冇抬頭看他,女人一直低著頭,像是在刻意的躲避他的視線。

封勵宴的眉心頓時便緊蹙了起來,他能敏銳的感覺到。

剛剛他被推進手術室前,這女人對他的態度,明明是有了一點點改變的。

可是轉瞬,她好像又將自己縮回了殼中。

這是怎麼了?

封勵宴眸光微沉,看向了一旁的柳白鷺,眼神犀利如刀。

柳白鷺察覺到封勵宴的視線,看過去,被男人冷厲的視線弄的渾身一寒,脖頸後冷颼颼的。

不過她很快就調整了過來,微微揚起下巴,挑釁的衝封勵宴嗬笑了一聲。

什麼人啊,肯定以為她對暖寶說了什麼。

真是小人之心,自己雖然告訴了暖寶很多事,但是可不偏不倚,半點冇添油加醋,也冇說他封勵宴的壞話呢。

自己若是不告訴暖暖這些,暖暖肯定就去問溫家人和雲家人了,到時候,他封勵宴纔是不知道該怎麼哭呢。

“宴哥你休息吧,我們就去酒店安置了。”

見柳白鷺這膽肥的女人,竟然又跑去挑釁封勵宴,池白墨忙上前將女人拉到了身邊,連抱帶拖的往外走。

柳白鷺卻還回頭去看溫暖暖,見溫暖暖站在那裡,並冇求助的意思,柳白鷺纔跟著池白墨的腳步離開。

“夫人?這位夫人?”

溫暖暖腦子裡被柳白鷺說的那些過往填充的滿滿的,心裡也亂糟糟的,還是醫生的喚聲將她喚醒。

她抬起頭,就見醫生和護士都在盯著她看。

她麵露迷茫,站在病床邊兒的中年醫生便有溫和的衝她笑了笑,重複道。

“夫人到前麵來,我將術後的注意事項都和你仔細說一說。”

病床上,封勵宴也正鎖著她,男人唇邊掛著些許笑意,神情溫柔。

溫暖暖頂著大家疑惑催促的目光,腳步卻無法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