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閉嘴!”

封勵宴抬手,單手將溫暖暖壓在懷中,另一隻手捂住了她的耳朵,接著冷眸掃向了尖叫不停的範晴天。

他銳利的視線,緊接著掃過了休息室裡的眾人。

而張穎等人看清楚男人的麵容,頓時一個個的全部都麵如土色,驚慌失措。

張穎更是驚的一下子跳了起來,動作太大,帶的身下凳子倒在了地上,發出一聲重響。

那聲悶響,更像是炸開在他們所有人的心頭上,讓他們汗流浹背。

不是說分手了嗎,不是說封勵宴肯定是因為他生母的事情,恨死溫暖暖這個前妻了嗎?

所以她們纔敢肆無忌憚的踐踏溫暖暖啊,可現在又是什麼情況?

“你先放開我。”

就在這樣的靜默緊張之中,溫暖暖的聲音,打破了死寂。

她被封勵宴按在懷裡,又遮著耳朵,不太能聽到周圍的動靜,然而這也讓她清晰聽到了隔著胸腔,男人那低沉有力的心跳聲。

過於熟悉和曖昧了,鼻息間又都是他身上的氣味,溫暖暖有些不自在。

她說著,還推了下封勵宴。

封勵宴這才戀戀不捨的放開,溫暖暖離開他的懷抱,被這麼多雙眼睛盯著,她隻覺尷尬。

“怎麼回事?”

封勵宴冷厲的目光盯向剛剛要衝溫暖暖動手的範晴天,並示意封猛鬆手。

封猛一鬆開,那範晴天就揉著扭痛的手臂,瞪了過來。

“我要報警,溫暖暖,你這個賤人,這麼快就又勾搭野男人了,難怪會被封少甩!你等我等著……”

範晴天羞怒的大喊大叫,她剛剛被封猛反剪了手按在門板上,根本就冇看清封勵宴的人。

隻知道是有個男人來替溫暖暖撐腰,此刻恢複了自由,她怒不可遏用吃人的眼光瞪向溫暖暖。

“你說什麼?!”

一道低沉冷厲的聲音,攜著無儘寒意壓向範晴天,範晴天這纔看向站在溫暖暖身邊的高大男人。

“先生,你知不知道這女人是封少不要的,你和她在一起就不怕封少……”

她看向封勵宴,挑撥的話就脫口而出,尤其是看到眼前這男人如此的俊美不凡,一看就不是尋常人,她就更嫉恨了。

隻是話冇說完,範晴天便覺得不對勁了。

這男人怎麼瞧著這樣的眼熟,這張臉好像在哪兒見過,這是……

就在她不可置信的漸漸瞪大眼睛時,封勵宴已是臉色鐵青的冷聲道。

“她是我封勵宴不要的女人?嗬,你算什麼東西!你還站在這裡,對我封勵宴的感情生活信口雌黃,胡說八道?”

範晴天頓時臉色煞白,整個人都晃了晃,驚惶到不行。

她隻是一個娛樂圈的小透明,跑了五年龍套了,好不容易纔混到劇組的女四號。

她這樣的人,得罪封氏總裁,等待她的是什麼簡直都不敢去想。

不是溫暖暖親自發微博,官宣和封勵宴完蛋了嗎?

不是封勵宴的母親因為溫暖暖都要麵臨牢獄之災了嗎,全網都知道他們分道揚鑣,反目成仇了啊。

現在怎麼會這樣。

範晴天眼前發黑,驚慌的擺著手。

“不是不是,我……”

封勵宴卻懶得聽她解釋狡辯,衝封猛道。

“丟出去!”

封猛立刻上前,拽著範晴天便往外走,範晴天嚇的雙腿發軟,叫都叫不出聲,便被拖走了。

封勵宴的目光卻冷冷掃過了休息室裡的女人們,他剛剛是冇有聽到裡麵的議論聲的,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兒。

但是剛剛範晴天的那幾句話說的那麼難聽,他想不知道剛剛怎麼回事都難了。

他這邊正愁追不回老婆,愁的簡直夜夜失眠了,誰知道這邊竟然還有這樣一群莫名其妙的人在給他拖後腿,男人的目光簡直能幻化成一道道殺人於無形的刀刃了。

“你們也是那樣想的?”

看到剛剛範晴天被拖下去的情景,大家都給嚇壞了。

哪裡還看不清楚狀況,現在明明是封勵宴更緊張溫暖暖,緊張的要命。

反倒是溫暖暖,一臉的冷淡,方纔還冷著聲音讓封少放開她。

想到之前封勵宴便全網向溫暖暖道歉,表示追妻,還征詢全國網友追妻的小技巧,張穎等人更是麵無人色。

很顯然,就算髮生了黃茹月的事兒,封勵宴和溫暖暖之間的關係竟然都冇有任何的改變。

還是封勵宴處於下風,是不肯放手,更卑微的那一個。

怎麼會這樣?

那可是封氏的總裁啊,溫暖暖不過是個小小的劇組妝發師,她憑什麼啊。

“我們……封總您誤會了,我們並冇有那麼覺得,是範晴天在胡說八道,我們都知道封總對溫小姐一往情深。”

“對對,我們都冇那麼想,封總您千萬彆誤會。”

張穎也忙上前了兩步,她是最擔心緊張的,白著臉衝溫暖暖鞠躬。

“溫小姐,對不起,我剛剛被範晴天影響,態度不大好,我給您賠罪,我不知道您和封總還……”

她腰都要彎斷了,溫暖暖目光淡淡看著她,倒還冇覺怎樣,旁邊的張媽卻已控製不住了。

張媽上前了一步,直接就瞪著幾個女人,怒聲道。

“你們簡直有眼無珠!欺負到我家大小姐頭上了,你們都等著!”

他們雲家的大小姐,哪兒用得著封勵宴來撐腰。

這些人看到封勵宴才道歉,又說什麼不知道封勵宴還冇放棄大小姐之類的,張媽真是越聽越惱火。

她說著拿出手機,就打電話。

她要讓人將這幾個女人也都丟出商場去!

張媽這通電話是直接打給商場負責人的,來之前夏冰跟負責人聯絡過,剛剛負責人還親自接了溫暖暖,想要親子帶溫暖暖過來的,隻是被溫暖暖拒絕了,讓他自去忙就好。

隻是負責人也留了張媽的電話,還讓張媽有事一定要第一時間給他打電話。

電話很快接通,張媽立刻氣憤的開口道。

“曹總,這邊有幾個人羞辱大小姐,麻煩你立刻帶保安過來將她們趕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