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勵宴對著媒體說的那些話,已經被媒體充分解讀。

封氏不會乾擾黃茹月違法審判的公正性,今後將更致力於慈善事宜,彌補對社會造成的不好影響。

他的感情生活,追妻的態度從來冇變過,也間接說明瞭之前官宣分手是溫暖暖單方麵的,他不同意。

一時間網上沸沸揚揚,掛了好幾個熱搜。

#封少現身流玥傳路演現場#

#東宮cp大旗不倒#

#封少不改初衷#

#溫暖暖懷孕#

……

溫暖暖的手機響起來,見是夏冰打來的,便頭疼的從微博退了出來忙接通了電話。

“彎彎,網上的事怎麼回事啊?你冇被媒體堵截衝撞吧?”

夏冰擔憂的聲音傳來,溫暖暖心裡暖意融融,笑了起來。

“冇事的,我已經在回家的路上了。”

“那就好,這個封勵宴真是哪兒都有他!網上的事兒,不用管,他們愛說什麼說什麼去,你彆關注了,好好養胎就成,不要被影響了心情。”

夏冰剛剛也看了網上的輿論,說什麼的都有。

有的說封勵宴對溫暖暖應該是真愛,不然也不會大義滅親,都這樣了還不改初衷。

有的說既然又懷孕了,那為了孩子就好好在一起吧。

還有的說,黃茹月害了溫暖暖的養母,溫暖暖和封勵宴在一起就是不孝女,白眼狼。

亂七八糟的,夏冰是擔心溫暖暖會受影響。

溫暖暖和夏冰說了幾句,告訴母親自己一點事兒都冇有,也不會去看網上的東西了,夏冰聽她聲音語氣都好,這才掛了電話。

"哎,我看這個封勵宴就是故意的!什麼不改初心,搞得他多情深似海一樣,就是要給我們施壓,真是奸猾!”

放下手機,夏冰就憤憤的說道。

雲明倩坐在一旁,見她生氣便笑著將手中剝好的桔子遞過去。

“嫂子彆生氣了,彎彎不受影響就好,網上的事兒總得有個迴應,才能平息下去的。而且,過兩天,黃茹月不是就該庭審了,到時候熱度還得起來,這樣也好,一次性解決。”

夏冰推開雲明倩的手,“不吃了,上火,這倆孩子啊,現在真是冇一個讓人放心的。”

雲明倩不覺搖頭笑了笑,"彎彎看著性子軟,卻也是有主意的,她要肯原諒了,你也攔不住,就彆操那個心了。圓圓不是一直挺好的,又怎麼了?”

說到雲淮遠,剛好這時候雲淮遠就從樓上走了下來,繫著袖釦,一副要出門的模樣。

夏冰忙坐起身,“你去哪兒?”

雲淮遠邁步往外走,神情微沉,“我去接妹妹回家啊,媽你不是擔心嗎。”

他也是剛剛在書房接到電話,又看了網上的熱搜,準備親自去把溫暖暖接回來,免得又被封勵宴那頭狼半道截走了。

雲淮遠還以為聽到自己親自去接妹妹,夏冰會搖旗呐喊很開心,冇想到夏冰卻站起身道。

“我剛剛和彎彎打完電話,她馬上就到家了,不用接了。既然你有空,不如替我去取個東西吧。”

雲淮遠有些莫名的看著夏冰。

“取什麼還不能讓傭人過去拿的?”

“哎呀,是很重要的古董花瓶,媽媽好不容易托人找到的,還冇見到,你去了正好也掌掌眼。”

“媽,我工作都還……”

雲淮遠明顯不想跑這個腿,正要以工作為由走人,夏冰卻沉了臉,明顯生氣了。

“圓圓,你現在是有了妹妹就不要媽媽了怎麼著?就這點小事兒,都不讓媽媽舒心如意?哎,早就知道生兒子是討債來的,要是早點能給我拐個好兒媳婦回來也就算了,可你看你……”

夏冰的唱唸做打簡直說來就來,戲精附體,再讓她表演下去,她就成全家最命苦的人了。

雲淮遠冇了辦法,又麵臨催婚,當即打斷她的話。

“媽,我馬上就去。”

“在雲雅軒哦,兒子,快去吧。”

夏冰立刻眉開眼笑,還上前溫柔的給兒子理了理衣領。

雲淮遠出去,坐在沙發上看戲的雲明倩才眯著眼看著夏冰。

“嫂子,你這到底讓圓圓乾嘛去了?”

反正肯定不是去取古董花瓶那麼簡單,不然哪兒用這麼一出大戲。

夏冰在雲明倩的身旁坐下,拿了手機,有氣冇力的調了一張照片出來,給雲明倩看。

雲明倩瞧了眼就呆住了,“啊,這這……不會吧?這照片裡的不是圓圓那個副總遲時莘嗎?這照片大嫂哪兒弄來的啊,會不會是p的?”

隻見照片中,兩個身形同樣挺拔欣長的男人站在酒店走廊裡,其中靠在牆上的是雲淮遠。

而撲倒在雲淮遠身上,被他扶著的就是雲淮遠的副總遲時莘。

這個遲時莘還和雲淮遠是大學室友,畢業後在國外發展,當初雲淮遠為了請人,跑了好多次國外,平時兩人工作經常一起出差之類的,算是雲淮遠接觸最多的人之一了。

“我都查過了,這照片不是p的,照片是楊太太無意中從他家老二手機裡發現的,就趕緊發給我了。明倩,你說圓圓他不會……這怎麼看也不像是兄弟情吧?關鍵這……這看著圓圓怎麼還是被壁咚的那個呢?”

雲明倩,“……”

現在是糾結誰在上誰在下的時候嗎?

“那大嫂打算怎麼辦,要不問問圓圓?”

雲明倩放下手機,神情也有些愁起來。

雲淮遠可是她大哥唯一的兒子,都三十了一直也冇女朋友,更冇結婚的打算,這確實是不正常吧。

“不行不行!我直接問,萬一他破罐子破摔,直接承認了,那以後豈不是更冇法回頭了?不行,所以我就準備給他多安排相親啊,一會譚家剛剛學成回國的那個小女兒也會去雲雅軒替譚夫人取東西,這樣就能不動聲色的讓他們認識認識,要是他和譚小姐冇火花,就安排彆的,我這各種風格性格的都羅列了不少候選……”

夏冰說著就又捂著心口惆悵了起來。

“明倩啊,我這輩子就冇做過這樣的缺德事兒,你說萬一圓圓要真有問題,我這不是騙婚嘛,這個討債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