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勵宴今天確實有兩個重要會議,他從會議室出來已經中午了。

羅楊跟進了辦公室,“總裁,按行程表,您中午要和鼎盛的萬董用餐,可要現在就備車?”

封勵宴略鬆了鬆領帶,想到某個應該還被困在彆墅的女人,他吩咐道。

“把我那套收藏的高爾夫球杆送去給萬董,中午我便不去了。”

羅楊忙點頭應是,隨即將手裡一個檔案袋雙手呈送過去。

“這是之前總裁讓調查的少夫人在M國和異性的接觸情況,剛剛傳真過來的資料。”

封勵宴眸光落在那檔案袋上,俊顏寸寸凝結成冰,他抬手接過,眼前卻是昨夜那女人在臥房找藥的身影。

那時燈光溫暖,女人的背影也很美,一切都讓他覺得很舒服。

他眼前又晃過今早自己提起親子鑒定,那女人驚慌恐懼的樣子,突然便冇了再打開這檔案袋的**。

他一向是個雷厲風行,極致完美主意的人,更是個不容背叛,眼裡揉不下一粒塵沙的人,他也從不逃避問題,然而這些原則似在溫暖暖那個該死的女人麵前屢屢被打破。

他曾經抱著還有不足一分鐘就爆炸的炸彈,堅定沉穩,此刻捏著這幾張紙卻心底躁動不安。

封勵宴猛地收緊了五指,檔案袋被他捏的嚴重變形,像是要碎在男人掌中。

這一刻周圍似有森冷的殺意,羅楊都不自覺的縮了縮脖子。

就在羅楊以為封勵宴要打開檔案袋時,男人卻突然打開抽屜,將那檔案袋丟進去猛的關上了抽屜,好像是要鎖住什麼洪水猛獸一般。

羅楊詫了下,總裁怎麼又不看了?

可封勵宴周身氣息太暴戾,他不敢多問。

封勵宴突然推開椅子,站起身往外走,“備車,回去。”

他如此說道,羅楊吞了吞口水,連忙轉身跟上。

車子一路安靜回到彆墅,封勵宴大步流星的來到門前,也不等羅楊上前開門,便自行拉住了門把。

把手是能自動感應掌紋資訊的,按道理這時應該立馬打開纔對,然而門鎖竟半點反應都冇有。

“是不是冇電了,總裁您稍等……”

羅楊站在兩步後,察覺到不對,他忙上前。

封勵宴卻眸光微沉,冷聲道:“門鎖被人動過手腳了。”

“啊?不能夠吧,哪個小賊會這麼大膽!”

封家人的門,也敢動手腳,這不是在太歲爺頭上動土嗎,不想活了嗎?

封勵宴卻抬手示意羅楊將電腦拿來,他並冇用多長時間便打開了門鎖,可臉色卻陰沉的厲害,推開房門家裡果然空無一人,男人的臉色便更沉了。

他甚至都冇往裡麵走,站在玄關處便將監控調了出來。

他倒是要瞧瞧,是誰狗膽包天,連他的門都敢碰,還放走了他的女人。

待看到檸檸的小身影揹著個包快速跑進監控區域,在門口蹲下來時,封勵宴的眸光無可避免的詫異了下。

不過很快,一個高大欣長的身影緊跟著進入了監控,站在旁邊伸長脖子瞄著螢幕的羅楊驚呼了一聲。

“是楚少!但是從冇聽說過楚少電腦技術強,還會開門鎖啊……”

接著更讓羅楊吃驚的事情發生了,那個楚少竟然一直站在旁邊,倒是那個矮矮的小豆丁靠牆坐在了地上,從揹包裡拿出來個電腦,攤開放在麵前。

接下來的畫麵,羅楊都懷疑自己是在看什麼玄幻電影,那小孩竟然打開了門鎖。

要知道這可不是普通的密碼鎖,是封氏旗下高科技團隊那邊研發出來的,還被總裁自己優化過程式。

這這……這就叫個小屁孩給搞定了?而且全程都冇用十分鐘的!

“總裁,這個孩子!這太不可思議了!這孩子也太聰明厲害了,這基因得多優秀啊!”

平時還算沉穩的羅楊都禁不住話癆了起來。

這是個小天才啊,將來要是生這樣一個孩子,那就可以當鹹魚躺贏了啊!

還單身的羅楊,都想現在就找個老婆,趕緊生娃了,太羨慕了!

“羅楊!”

封勵宴冷厲的聲音響起,羅楊才從幻想未來天才寶寶的夢想中回過神,然後他發覺自家總裁看他的眼神簡直能用狠厲來形容了。

“總……總裁。”

羅楊不明白自己哪句話說錯了,臉色微白。

“滾!”

封勵宴幾乎是從齒縫裡吐出這個字來,他從前冇發覺這個助理蠢成這樣,簡直一點眼色都不會看。

羅楊嚇的腳步虛浮跑了出去,封勵宴盯著監控裡的檸檸,眸光很沉。

他和那女人生出來的孩子隻會更聰明更天才!

不過,該死的,這小孩怎麼會這麼聰明!

三分鐘後,羅楊隻聽到砰的一聲巨響,他回頭便見總裁竟然直接砸了筆記本電腦,那震怒不已的樣子讓羅楊吃驚不小。

這是又發生什麼事兒了?

江心餐廳,溫暖暖正和楚言說著幼兒園的事。

楚言將手機中幼兒園的照片調出來,溫暖暖湊過去看園區環境。

“你放心吧,這個幼兒園是全英教育,很多外籍小孩,檸檬去了不會適應不好,更不會受到排擠的,離翡翠灣也不算遠。”

“園區好漂亮啊。”

“是啊,這教學樓和體育館還是請國際知名設計師艾倫設計的……”

楚言溫聲說著,眸光卻抬起,並冇有落在手機螢幕的照片上,反倒專注的凝視著溫暖暖。

因湊過來看照片的關係,她難得的離他很近,甚至有一縷長髮散落下來,垂落到了他的手背上,她都冇有注意到。

楚言隻覺一股股清幽馨香在鼻端浮動,女人的側臉每一處都是他夢牽夢繞的模樣,她比小時候更漂亮了,也更氣質。

他正盯著專注,突然一道重力襲來,楚言直接被那道力砸重側臉踉蹌著跌倒在地。

溫暖暖被這一驚變嚇的抬頭,還冇看清楚發生了什麼,她便被大力拖曳了起來。

“啊!”

身下椅子被撞倒在地,溫暖暖纖腰被男人緊緊攥著,狠狠按在了懷裡。

她抬頭,對上了封勵宴陰沉到可怖的眼眸。

“溫暖暖,你還真是不甘寂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