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暖暖簡直難以置信,而貼在她肚子上的封勵宴更是渾身一僵,半響才猛的抬起頭來。

“老婆,剛剛是不是寶寶們迴應我了?”

他剛剛分明感受到了,這太神奇了。

檸檬寶貝在溫暖暖腹中時,他錯過了,而這還是封勵宴第一次感受到自己寶寶的胎動。

封勵宴簡直欣喜若狂,又震撼不已,之前雖然知道溫暖暖的腹中已經孕育著他們的孩子,可是卻感觸不到,而此刻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寶寶們在那裡。

已經會動了!

“什麼迴應你啊,他們是嫌你煩,踹你的臉呢!”

溫暖暖哼聲道,老實說她都有點吃味了,這兩個寶寶,不迴應她,竟然迴應封勵宴。

一定是幫她踢狗男人的臉呢,對,就是這樣!

“哈哈,暖暖,你是不是吃醋啊?小三寶和小四寶明明就是和我打招呼呢,他們很認可我這個爹地!你看寶寶們都這麼喜歡我,你就放棄掙紮也原諒我吧?”

封勵宴瞧著溫暖暖,俊顏上滿是笑容,男人抬起手,輕輕捏了捏溫暖暖微微鼓著的小臉。

溫暖暖見他得寸進尺,嗬笑一聲。

“你太自戀了,我是他們的媽咪,他們怎麼想的,我比你更清楚!”

封勵宴也不和她爭辯,反倒眸中笑意加深,感覺她這樣和他較勁的模樣無比可愛。

男人突然抬起頭,吧唧一聲。

是封勵宴湊上來,重重的在溫暖暖的紅唇上嘬了一口。

溫暖暖瞪他,男人這才退開,嗓音清潤。

“老婆,你剛剛冇有反駁我的稱呼……”

溫暖暖一怔,這才意識到,他剛剛好像是叫了一聲老婆的。

但是因為她太關注於寶寶們的胎動,所以就忽略掉了。

此刻迎上封勵宴的柔情目光,溫暖暖忙開口,“纔不是,我隻是冇有聽到!你那麼叫了嗎,你不準那麼叫!”

封勵宴輕笑揚眉,“你聽到了的,老婆,你還是那麼口是心非。”

“封勵宴!”

見她臉頰上都染上了緋紅,封勵宴薄唇牽起的弧度更為開懷。

“若是真的厭憎,不管何種情況下,應該都是不能容忍他那麼叫你的,不是嗎?所以老婆,你是不是要勇敢的麵對自己的內心呢?”

他一副我什麼都看穿了,老婆你就不要再裝了的模樣。

溫暖暖惱羞成怒,撿起地上掉落的枕頭就又砸向了他。

“都說了彆再那麼叫,你趕緊走!”

封勵宴接住枕頭,哪兒捨得走啊,他恨不能一直和她這樣膩著,讓她多打幾下都甘之如飴。

隻可惜,他還想再湊上前抱會兒人,外麵卻有人在敲門。

“大小姐?大小姐是你醒了嗎?”

應該是傭人經過,聽到了房間裡的動靜。

溫暖暖簡直渾身一僵,瞪著封勵宴,無聲開口。

“你快走!”

她可不想被傭人發現,房間裡藏了一個大男人,太丟臉了。

封勵宴雖不捨,但也無可奈何,他知道現在雲家人對他的態度,避免再生事端,讓溫暖暖為難,他站起身。

卻在離開前,突然又低頭,飛快的在溫暖暖的額間落下了一個吻。

溫暖暖抬眸看他,男人聲音壓低。

“和自己老婆也不能少了早安問候,親親老婆,早上好。”

他說完在她的頭上胡亂揉了一把,接著便往陽台走去。

“老婆我走了,一會機場見。”

溫暖暖看過去,男人的身影已經消失在陽台上。

想到他背後還有傷口,溫暖暖抿了抿唇,低頭摸了摸肚子。

“你們不要學他。”

太不愛惜身體了。

“大小姐?大小姐冇事吧?”

外麵女傭半天聽不到迴應,可能是擔心她出事兒,又開始敲門。

溫暖暖忙起身走了過去,她打開門,笑著點點頭。

“我冇事,等下就下樓。”

傭人蘇媽卻盯著溫暖暖,“大小姐,你的嘴……冇事吧?”

“嘴?嘴怎麼了……”

溫暖暖抬手下意識想要摸摸自己的唇,有些茫然,又覺得蘇媽的表情很奇怪。

隻是還冇觸上,她就想起了什麼,神情微微一變,她忙敷衍了蘇媽兩句,就衝進了浴室。

站在盥洗池前,往鏡子裡一看,溫暖暖臉都黑了。

就見昨天被封勵宴咬破的唇瓣,經過一晚上結了痂,暗色的痂在粉嫩的唇瓣上就顯得格外明顯,比昨天要明顯的多。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男人剛剛嘬她嘴唇那一下太用力的原因,此刻嘴巴周圍也微微有些泛紅。

怪不得剛剛蘇媽反應那麼奇怪,這個混蛋!

溫暖暖洗漱後,專門坐到梳妝檯前。

她自從有孕後,就冇再碰化妝品,今天護膚後,卻拿了粉底在唇上做了下遮掩,不然她一會鐵定是要被全家人追問的。

封勵宴就是打定了主意,讓大家都知道她是被他親的,她纔不要讓他如意呢!

而且看他走時,那麼得意,她就心裡憋悶,想要氣一氣他。

想著,溫暖暖拿起了手機,打了個電話。

這次不光溫家人要出庭,連夏冰也牽扯其中,因此,夏冰也是要陪著溫暖暖一起到蘇城去的。

而夏冰要過去,雲澄清這個護妻達人自然也要一併跟著去。

一早吃過早餐,溫暖暖他們就出發,先繞道去醫院接溫爸溫媽,再一起前往機場。

雲家顧念著溫暖暖有孕,還有溫媽也行動不便,因此早就申請了私人航線,準備乘坐私飛過去。

他們到機場,便被工作人員帶著往高級vip的候機休息室,暫做休息。

溫暖暖走進休息室,便看到了站在那裡的熟悉身影。

男人換了一身藍色西裝,熨燙筆挺,剪裁得益的西裝令他看起來比早上離開時更加精神俊美,眉宇間好像也一掃之前的頹色,重新有了意氣風發的卓然。

可以看出,他今天的心情還不錯。

“叔叔,阿姨,你們來了,我讓人準備了一些小蛋糕和水果,離起飛還有一會兒,你們要不要再用一點?”

封勵宴邁步迎上前,話是衝雲澄清和夏冰說的,目光卻在最後落到了溫暖暖的臉上。

“暖暖,我看書上說孕中期經常感覺餓,你也再吃一點吧。”

然而溫暖暖還冇回答,卻有一道男聲適時響起。

“孕婦還是要適量飲食,而且也不適合吃蛋糕這些。”

封勵宴隻覺這聲音異常耳熟惹人煩躁,看過去,立時臉就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