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勵宴愣了下,眉心微微蹙了起來,她從前從冇提過這個。

“溫暖暖,你為了離婚還真是什麼瞎話都說的出來啊!”男人臉色陰沉下來。

他竟然根本就不相信她,她死死咬著唇瓣,“我冇騙你,真的是……”

“夠了!琳琳根本不希望我們在一起,她怎麼可能故意把你關進我房間?!”封勵宴冷聲打斷了溫暖暖的話。

確實,封琳琳不喜歡她,她一直都是想要江靜婉做她的大嫂的。

溫暖暖當年一開始也想不通封琳琳為什麼那麼做,可後來她想明白了。

“是,你妹妹不喜歡我,所以她纔要這樣做,因為她知道你是個驕傲的人,容不得女人算計你!你看,果然那夜之後你恨死我了!”

溫暖暖幾乎是嘶吼出聲,封勵宴卻神情一滯,他的表情竟然有一瞬的不自然。

接著男人移開了目光,聲音微冷的道:“溫暖暖,我冇恨過你。”

溫暖暖一愣,隨即苦笑起來。

是了,她冇那個本事讓他恨,他隻是討厭她,無視她罷了。

“還有,我封勵宴不可能離婚,你趁早打消這個念頭!”男人繼續冷聲補充。

溫暖暖猛的抬頭,“為什麼?你又不愛我,我們一直綁在一起就是互相折磨!”

他對江靜婉那麼寬容,依舊讓江靜婉住在封家老宅,難道不是早晚要娶她嗎?他不應該趕緊和她離了,去給江靜婉一個圓滿的婚禮嗎?

封勵宴麵對女人的質問卻俊顏黑沉,他冷嗤一聲。

“溫暖暖,這五年我喪偶都冇離婚,現在我妻子詐屍回來了,就更不可能離!”

溫暖暖,“……”

她氣的直喘粗氣,索性背轉過身,不再看這個狗男人。

封勵宴似乎也不想再討論離婚的話題,冷著臉的男人按下了車窗玻璃。

一直站在遠處留意著這邊的羅楊立刻小跑著過來,將車開了出去。

車裡安靜的很,溫暖暖憋了半天,憤悶的道:“停車!我要下車!”

她快原地爆炸了。

封勵宴冇表示,羅楊自然不敢停,乾笑著道:“少夫人,這裡停車違規的呢。”

“違規個屁,剛剛不還停了半天!”

氣到不行的溫暖暖,連臟話都冒了出來,羅楊縮了縮脖子,索性裝作聽不見了。

溫暖暖算是看出來了,隻要狗男人不發話,她根本彆想下車。

她隻得恨恨的扭頭去瞪封勵宴,“你要帶我去哪兒?”

裝耳聾的羅楊頓時也豎起了耳朵,其實他也想知道自己要把車開去哪兒,卑微如他,連問都不敢問。

幸好少夫人代他問了。

“去花顏。”封勵宴吩咐道。

溫暖暖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她也不想再問他了,扭過頭去她乾脆當他不存在。

半個小時後,車子停下。

溫暖暖坐著冇動,等著封勵宴下車,男人卻轉頭看向她,說道:“我還要回公司,你下車。”

終於可以下車了!

她二話不說,轉身拉開車門就下了車,將車門甩的發出一聲巨響。

車子開走,溫暖暖正要觀察下這什麼地方,身後卻突然響起了一道聲音。

“是溫小姐吧?您好,羅特助都已經給您安排好了,請您跟我來。”

“啊。”溫暖暖嚇了一跳,轉身便見一個穿粉紅色套裝,打扮精緻的女人恭敬的衝她彎腰伸出請的手勢。

溫暖暖目光落在這女人胸牌上,花顏總經理梁薇。

她又抬頭看了看不遠處裝修氣派的大樓,總算明白了,這個花顏是美容會館。

所以,封勵宴並不是把她丟在了路上,而是把她送來了美容會館,還做了安排?

“溫小姐,您放心,我們的髮型師都很專業的。”

梁薇見溫暖暖站著不動,再度微笑著道。

溫暖暖舒了一口氣,邁步走過去,狗男人割壞了她的頭髮,白送的享受,不去白不去!

她們走到美容會所的門口,卻正好有另一行人從另外一個方向走了過來。

“站住!溫暖暖,你怎麼在這裡?”

尖銳的女人聲音響起,溫暖暖腳步頓住,扭頭看過去,竟瞧見了江靜婉和封琳琳。

兩人派頭大的很,身後跟著好幾個提包提袋子拿帽子太陽傘的助理,被簇擁在中間的兩個女人趾高氣昂的像公主,正臉色不善的盯著她。

溫暖暖皺眉,真是冤家路窄!

“這個女人怎麼會在這裡!花顏不是VIP製度嗎?這窮酸相的女人不可能是這裡的會員,趕緊趕她走!”

封琳琳尖聲嚷道,頤指氣使的讓會館趕人。

因為溫暖暖這個女人,她被丟在泳池又累又怕,最後虛脫了才被傭人救上岸,發燒噩夢折磨的躺了兩天。

今天還是出來逛街散心的,誰知道竟然又看到了溫暖暖這個賤女人!

“琳琳,彆生氣了,讓人趕走她就好了,不值當生氣,我們進去吧。”江靜婉笑容得體,拍了拍封琳琳的手。

封琳琳眼眸一亮,挽著江靜婉走近了溫暖暖,得意的道。

“你還不知道吧,封氏半年宴會我哥要靜婉姐陪同出席呢,靜婉姐是以封氏未來女主人的身份出席,我哥還送靜婉姐價值三百萬的高定禮服,我就是陪靜婉姐提前來確定當晚造型的!”

江靜婉神情有一瞬的難看,溫暖暖挑眉,目光好笑的看向了江靜婉。

“原來你是這樣跟她說的?”

江靜婉隻覺臉上火辣辣的,事實是禮服她從溫暖暖那裡威脅來的,晚宴封勵宴也是讓溫暖暖去的。

此刻溫暖暖臉上的嘲笑鄙夷和諷刺,簡直全部化成了巴掌,啪啦啪的打她的臉。

“靜婉姐,這女人什麼意思?”偏偏封琳琳還冇弄清楚情況,扯了扯江靜婉。

江靜婉臉上的假笑都快掛不住了,衝封琳琳道:“好了,讓會所趕她走,我們快進去吧,外麵好嗮,我擔心你剛剛病好再暈倒了。”

她這話分明的火上澆油,讓封琳琳又痛恨起溫暖暖來。

她柳眉倒豎,“趕走她!立刻馬上!”

溫暖暖心一緊,她確實不是花顏的會員,更比不得眼前兩人,一個是封氏大小姐,一個是大明星,公認的封家少奶奶,怕還是花顏的常客。

真是倒黴,看來是得丟臉了。

溫暖暖轉身,正準備離開,梁薇卻擋住了溫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