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龍海村進入魚頭鎮的大橋名為龍海一橋,此時,龍海一橋上,許東來摸著他的光頭,看了他麵前那些人一眼,囑咐道:“一會兒,看我眼色行事。”

龍海一橋是龍海村進入魚頭鎮的必經之路。

林飛是繞不開的。

此時,龍海村村頭,大槐樹下,很多村民們嘖嘖咂舌。

“你們還彆說,林飛捕魚有兩把刷子,他在大學的時候,是不是學會遊泳了?”

“林飛肯定是學會遊泳了,我看林飛的捕魚技巧,不在他堂哥林國棟之下。”

“這次,林飛去魚頭鎮,把他捕獲到的金背狐給賣了,得賺多少錢啊!”

村裡幾乎所有人,都在羨慕林飛。

就在這時,林國棟和他老媽許莉莉走了過來。

林國棟卻是意味深長的笑道:“我堂弟林飛捕捉到金背狐,運氣確實是很、不錯,但,我估計很難賣上錢。”

“大哥,金背狐一斤7000,林飛捕獲到的那條金背狐,我看有三十斤,差不多能賣二十萬。”三猴子侯勇倒吸了一口涼氣。

村裡的漁民,拚死拚活,一年也掙不到二十萬。

而林飛回村,剛當了兩天的漁民,就賺了二十幾萬。

羨慕死人了啊!

三猴子侯勇打心眼裡佩服林飛。

龍海村,像三猴子侯勇這樣的人,還有不少,林飛在龍海村的口碑,也好了不少。

“三猴子,捕捉到魚獲,想要賣上錢,得賣出去,才行啊!”許莉莉對著三猴子侯勇眨了眨眼睛。

聽到這話,村頭,其他村民們,他們心裡便咯噔了一下,他們猜測林國棟和許莉莉這對母子肯定又整什麼幺蛾子了。

於此同時。

林飛開著拖拉機,已經到了龍海一橋。

“圍住這輛拖拉機,彆讓它跑了。”龍海一橋上,許東來大手一揮,一群人便圍了上去,把林飛開的拖拉機給堵住了。

無奈之下,林飛停車了。

許東來晃晃悠悠的走了過來。

“你們想乾什麼?”林飛不悅的問道。

“林飛,你居然敢和我搶生意,你知不知道秦家的供應商一直都是我。”許東來走到林飛麵前,摸了摸光頭,一臉橫肉的說道。

“許東來!”林飛挑了挑眉頭,他和許東來的女兒許曉月在一起四年時間,去過許家很多次。

每次,他去許家的時候,都帶著很多禮物。

為了讓許東來滿意,之前,他隻要到了許家,就忙前忙後,可,他冇能換來許東來的尊重,許東來一直都很看不起他,嫌棄他農村人的身份。

在林飛麵前,許東來隻認為高人一等,原因是因為,許東來是鎮上人。

“林飛,今天,我不為難你,就給你一個小小的教訓,你帶過來的魚獲留下,拖拉機,你開走。”許東來冷冷一笑,“以後,你彆再給秦家送魚獲了,懂嗎?”

說到最後,許東來臉上的橫肉顫抖了一下。

“憑什麼?”林飛不服氣,“秦家願意收我的魚獲,我就能把我的魚獲賣給秦家。”

“你一個毛頭小子,也敢和我叫板,你找打啊!”許東來冷哼了一聲,覺得林飛很可笑。

許東來給了他身邊那些人一個眼神。

下一刻。

他身邊那些人,都朝林飛逼近了一步。

“憑什麼,憑我們大哥有實力。”

“你小子怎麼傻不拉幾的,魚獲,留下,開著拖拉機趕快滾!”

“我們大哥隻讓你留下魚獲,冇讓我們砸了你的拖拉機,已經很給你麵子了。”

一時間,這些人凶神惡煞的,捲起了袖子,作勢要林飛。

許東來冷笑一聲,穩坐釣魚台一般。

在他看來,林飛肯定會留下魚獲,開著拖拉機,從哪兒來,回哪兒去。

“大哥,我去,拖拉機裡麵裝著一條三十斤的金背狐。”有人這時候驚呼了起來。

什麼?

三十斤的金背狐。

一句話,仿若激起了萬丈浪。

“真的啊!”

“長這麼大,我還是頭一次見到這麼大的金背狐。”

“這麼大的金背狐,得買二十幾萬吧!”

許東來叫過來的那些人,他們看到拖拉機裡麵的金背狐,眼珠子都看直了。

許東來也靠近,看到了拖拉機裡麵的金背狐。

看到金背狐的那一瞬間,許東來心頭火熱火熱的,他更加堅定了,要吞下林飛帶過來的魚獲。

“都跟我滾!”林飛怒了,開著拖拉機,就往前開。

許東來帶頭,擋在了拖拉機的前麵。

他身後站了好幾個人。

“小崽子,你彆逼我動粗。”許東來威脅道。

許東來原以為他帶著這麼多人堵在拖拉機的前麵,林飛不敢撞過來,可,林飛反而加大了油門,撞了過來。

見狀,許東來和他身後的人,紛紛躲開。

“大家一起上,彆讓林飛跑了。”許東來怒喝道。

聽到這話,許東來和其他人,都朝拖拉機跑了過去,準備爬上拖拉機,把林飛給踹下來。

林飛隻好停下了拖拉機,從拖拉機上,走下來了。

因為,他得到了龍王傳承,整個人的氣質都變得不一樣了,他感覺他身上充滿了力量。

他有種直覺,他一個人能把許東來等人打趴下。

林飛剛從拖拉機上下來,許東來就帶著一群人,圍住了林飛。

“一起削他。”許東來一聲令下,一群人衝向了林飛。

片刻之後,這群人來到了林飛身邊,準備群毆林飛。

然而,這時候,不遠處,秦小燕的聲音傳了過來。

“住手!”

秦小燕的聲音,還是很有震懾力的人,圍住林飛的那群人聽到秦小燕的聲音之後,都停手了。

很快,秦小燕就開著法拉利,來到了龍海一橋上。

她下了車。

橋上,許東來帶頭問好:“秦小姐好!”

其他人,也跟著和秦小燕問好。

“林飛,你冇事兒吧!”秦小燕瞪了許東來一眼,一把推開了許東來,走到林飛麵前,關心的問道。

“冇事兒。”林飛笑著回道。

剛纔,秦小燕正準備去龍海村,找林飛,金玉酒家的港台客人要吃新鮮的海鮮,她在魚頭鎮四處尋找新鮮海鮮。

“許東來,今天,我秦小燕把話放在這裡,以後,誰要敢動林飛一根汗毛,就是和我秦小燕作對。”秦小燕看向許東來,怒喝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