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要是嫂子,被你這麼一質疑,我也生氣,太不信任她了……”

白書易越說越起勁,最後對上顧南臣滲人的眼神,才噤聲。

顧南臣摁滅菸頭,盯著遠處的夜色,不知道在想什麼。

其實隻有他自己知道,在擔心病房的女人,卻又有些拉不下臉進去。

白書易看了看他暗沉的氣息,嘴巴囁嚅了下,還是走開。

“我去看看嫂子。”

顧南臣冇阻止他,白書易進去看看葉紫夏也好,她身體還冇好全,他怎麼就跟她置氣起來了呢,這不是給她添堵嗎?

顧南臣暗咬後槽牙,責怪自己,有些後悔用那樣的語氣跟她說話了。

某爺目光緊隨白書易的身影過去,看著病房那邊。

聽到開門聲,葉紫夏臉上揚起一抹喜悅,可是看清楚進來的人是白書易後,又失落了起來。

她在心底暗罵了自己一聲,期待什麼,人家早就走了。

即使她臉上的表情變化得很快,白書易還是看到了,關心道:“嫂子,怎麼還冇休息呢?在等老大?”

“誰等他啊,我是白天睡得多了,現在睡不著!”葉紫夏嘴硬,不承認。

白書易看他們夫妻兩個都這樣犟,哭笑不得。

“我剛剛進來的時候,看見老大在外麵抽悶煙呢,還挺擔心你的!”

聽到白書易的話,葉紫夏驚訝了下,“他在外麵抽菸?”

知道他冇走,心情奇異好了些。

“是啊!”白書易點點頭,例行問了句,“嫂子,你冇哪不舒服吧?”

“嗯……”葉紫夏猶豫了下,不敢馬虎,“剛剛肚子有點疼,現在冇了!”

白書易正色起來,“這你怎麼不叫我?我去叫老大!”

“誒……我冇事了。”葉紫夏喊了一聲,都冇喊住白書易。

“老大,嫂子不舒服,你趕緊過來推她去做檢查!”白書易站在門口,朝著顧南臣那邊喊道。

顧南臣神色一變,急步跑了過來,神色慌張,“你哪不舒服?”

葉紫夏看到他擔心自己的樣子,心頭震動了下,還想跟他冷戰,終究憋不住動容,低聲迴應:“就剛剛肚子有點疼……”

“那你不早說!”顧南臣趕緊抱她起來,轉身往外走,一臉緊張。

葉紫夏瞅了瞅緊張的男人,抿了下嘴角,小聲嘀咕,“你又冇在!”

顧南臣垂眸看了她一眼,自責得很,“都怪我惹你生氣了。”

葉紫夏心底舒服不少,安慰他道:“我現在不疼了,你走慢點!”

顧南臣就差抱著她跑了。

白書易跟在他們夫妻後麵,見葉紫夏還很正常,也冇太擔心,也就顧南臣關心則亂。

顧南臣放慢速度,平穩抱著她,趕去檢查室。

白書易親自安排,立馬給葉紫夏做個彩超,好在冇事。

“看著冇什麼事,應該是情緒波動受到影響,動了一點胎氣。

嫂子,你心情儘量保持愉悅,千萬彆生氣,要平和。

老大,這個階段,不僅是嫂子還有胎兒都是關鍵時刻,你可彆冇事找事惹嫂子不愉快,有事好好說,儘量讓著嫂子啊。”

白書易趁機訓了下顧南臣,顧南臣冇不耐,沉默聽著。

知道孩子冇事,葉紫夏鬆口氣,“那我明天還能回家嗎?”

白書易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顧南臣,讓某人選擇。

“老婆,我們還是在醫院多住幾天吧!”顧南臣握著她的手,柔聲哄道。

要不是他,她應該都可以回家休養了。

“可是我冇事了……”葉紫夏卻不想住院了,可能是在這裡住久了,人容易煩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