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紫夏被顧南臣扶著坐起身,顧南臣給她墊了兩個枕頭,“這樣舒服嗎?”

“嗯!”葉紫夏點點頭,靠在床頭上,看了一眼他端上來的宵夜。

“你拿給我,聞著好香啊,本來肚子不餓都被饞餓了。”

顧南臣輕笑一聲,坐在床邊,端過炒飯,拿著勺子喂她吃。

“我自己來!”葉紫夏伸手想接過來,卻被顧南臣躲開了。

“張嘴!”顧南臣喂到她嘴邊,柔聲哄著她。

葉紫夏笑笑,張嘴吃下,邊嘟噥,“你冇事做了嗎?”

顧南臣掃了她一眼,輕聲道:“等你吃完再去忙!”

葉紫夏看了看他,“白書易他們是不是在樓下啊,要不你下去跟他們一起吃?”

“我不餓,不用管他們!”顧南臣繼續喂她,看到她嘴角沾著飯粒,他伸手揩掉。

葉紫夏輕笑看著他,湊近他幾分,“那你跟我一塊吃?”

“我不餓,你快吃吧!”顧南臣拿過燒烤遞給她,葉紫夏接了過來,吃一口炒飯就吃一下燒烤,好不愜意。

“要是有飲料就好了!”葉紫夏喟歎了一聲,顧南臣隻拿了宵夜上來,冇帶果汁,牛奶。

“我去給你榨個果汁?”顧南臣含笑看著她,語氣滿滿的寵溺。

“嗯……要不你幫我拿酸奶吧!”葉紫夏不想他太麻煩,選了個方便的。

“我去看看還有常溫的冇!”顧南臣把炒飯遞給她,起身下樓去拿酸奶。

常溫的酸奶冇了,就冰箱裡麵還有,顧南臣還是給她榨了果汁。

白書易看到,急忙喊了聲,“三哥,多榨一點,我們也要喝!”

顧南臣冇迴應他,也不知道有冇有聽見。

白書易跟文韜對視一笑,低聲道:“看來三哥是不給我們榨果汁了!”

“少爺那麼忙,白少你要是想喝,我過去給你榨!”林叔朝白書易說道。

“誒,不用你,我自己也會榨,主要是想喝三哥榨的,他現在不是自己動手嗎?就是順便多榨一點的事情,耽誤不了多少時間!”

白書易往廚房那邊瞄著,又喊了一聲,可惜顧南臣還是冇搭理他。

過了一會,顧南臣端著一杯果汁出來了,經過餐桌的時候,丟下一句。

“想喝,自己去倒!”

白書易眼睛一亮,“謝謝三哥!”

三哥對他還是挺好的嘛!

白書易興高采烈進去倒了一杯出來,武略,文韜幾個打趣他。

“白少,還有嗎?你怎麼不給我們也倒一杯啊!”

“有,有,每人都有份,想喝自己倒去!”

白書易傲嬌笑了笑,坐下,喜滋滋的喝了幾口果汁,有滋有味。

吃燒烤喝果汁簡直不要太爽。

文韜,武略,錢罐子唏噓一聲,他們隻好自己去倒果汁,還幫林叔也倒了一杯。

顧南臣到樓上,葉紫夏都吃完炒飯了,還剩下一點燒烤。

“冇酸奶了嗎?”葉紫夏看到是果汁,問他。

“冰箱裡麵有,大半夜吃冰的不好,喝果汁!”

顧南臣遞到她嘴邊,葉紫夏吸了幾口,是她喜歡的水果。

顧南臣坐在一邊,等她吃完了,才收拾乾淨。

“我把盤子拿下去,你坐會再睡!”顧南臣叮囑她一聲纔出了臥室。

葉紫夏在他身後喊了聲,“你順便過去孩子們那邊看看,給他們蓋好被子!”

“好!”顧南臣虛掩上門,纔過去看小傢夥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