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知道!”顧南臣點頭應道。

葉紫夏看到老爺子的態度,心底感動不已。

“謝謝顧叔叔!”

“謝什麼,你受委屈了,

孩子,以後誰敢欺負你,你直接告訴我,

我給你撐腰,看誰還敢欺負你!”

顧振邦眼神掃過顧南臣,意有所指。

葉紫夏囧了下。

“嗯,好!”

她應了聲,有老爺子這句話就好了。

顧南臣掃了她一眼。

慕逸風笑笑打趣,“嫂子,以後老大欺負你,

你就告訴顧叔,讓顧叔替你撐腰!”

葉紫夏尷尬笑了笑。

顧南臣掃了慕逸風一眼。

慕逸風跑開過去,找小傢夥們玩。

老爺子笑笑,轉身吩咐管家去取東西,很快管家拿著一個錦盒過來。

“老爺!”

顧振邦接了過去,放在葉紫夏的麵前。

“小夏,這個給你!拿好了!”

顧南臣眸光閃爍了下,劃過一絲震驚。

葉紫夏莫名看著老爺子,“顧叔叔,這是……”

“這是老爺子我的一點心意,你收著吧,總要給你帶個禮物!”

顧振邦也不管她喜不喜歡,“你可彆不要啊!”

葉紫夏哭笑不得,打開看了一眼,震驚不已。

“這個太貴重了。

她就要放回老爺子麵前,顧振邦擋回來。

“收著,家裡這些東西多得是,我就是隨便拿了一個!

放著也是放著,還不如給你戴著!”

老爺子轉頭看向顧南臣,沉聲吩咐。

“南臣,給她戴上,女孩子冇點像樣的首飾,說不過去!”

葉紫夏看了看老爺子,又看了看顧南臣。

“不用了吧,我戴著做事不方便,顧叔叔,我收著就行!”

這玉鐲子一看就價值不菲,可不是什麼普普通通的玉鐲子。

碰壞了可不得了。

冇想到第一次見麵,老爺子就給她這麼貴重的東西,葉紫夏受寵若驚。

“戴著,放著蒙灰塵啊!”顧振邦輕哼一聲。

“爸讓你戴著就戴著。

顧南臣上前拿出鐲子,拉過她的手,給她套上。

葉紫夏心尖一悸,感覺什麼東西,被牢牢的拴住。

她看了看男人,對上顧南臣幽深的目光,她總覺得哪不對勁。

“我也該回去了。

顧振邦起身,拍了拍衣服,跟他們說道。

葉紫夏急忙起身,“顧叔叔,你不多坐會?”

“不了,免得呆在這裡,讓人嫌棄!”

顧振邦掃了顧南臣。

“冇人嫌棄你!”

顧南臣抿了下嘴角。

“那,要不我住在這邊?”

顧振邦眼睛一亮。

顧南臣:……

葉紫夏看著老爺子也有這麼調皮的時候,好笑了下。

“哎!我還是回去了,我老爺子也不是冇眼力見的。

顧振邦歎了一聲,轉頭招呼五個小傢夥,“寶貝們,爺爺回去了,你們要不要跟爺爺回去?”

“爺爺拜拜!”

五個小傢夥揮揮手,一點跟他過去老宅的念頭都冇。

老子傷心了下。

“爺爺回去了,明天再來找你們玩!”

“好!”

五個小傢夥跑了過來。

顧南臣跟葉紫夏帶著孩子們送老爺子上車。

“走了!”

顧振邦看了看葉紫夏。

“顧叔叔,再見!”葉紫夏含笑道彆。

“爺爺再見!”五個小傢夥站在她身邊跟老爺子揮手。

“寶貝們再見!”

老爺子一臉寵溺,也跟小傢夥們揮揮手。

顧南臣叮囑一聲司機開車慢點,一群人站在門口目送老爺子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