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個小傢夥開心不已,下一秒,五個小傢夥又反應過來。

“媽咪,今天是週末啊,不上學啊!”

葉紫夏怔了下,笑了笑,“對,我都忘記了!”

剛剛看到顧南臣西裝革履的,她還以為是週一了。

她瞄了男人一眼。

顧南臣抬眸看向她,挑了下劍眉。

葉紫夏抿了下嘴。

她淡定移開視線,專注吃早餐。

他是要出門嗎?

吃完早餐,顧南臣讓她準備下出門。

“去哪?”

“去公司!”

顧南臣掃了她一眼。

葉紫夏好無語啊。

“今天是週末!”

“可是耽擱了工作!”

顧南臣沉聲提醒她。

葉紫夏嘴角抽搐了下,望著工作狂的男人,冇轍。

她隻好上去換衣服跟去上班。

五個小傢夥拜托給慕逸風跟白書易兩個。

五個小傢夥見媽咪跟著顧南臣去加班,鬱悶的不行。

顧振邦過來看他們,小傢夥們都跟他告狀了,說顧南臣不讓葉紫夏陪他們。

老爺子氣哼哼的打了顧南臣的電話罵了他一頓,然後不給顧南臣說話的時間就掛斷電話,帶著寶貝孫兒們出去玩了。

出門的時候,葉紫夏不忘帶上男人的藥。

路上,她打開水壺,然後跟藥一起遞過去給顧南臣。

“該吃藥了,顧總!”

顧南臣從平板上抬眸,看了過來。

葉紫夏笑眯眯的看著他。

心底可鬱悶了,大週末的被他拿出來加班,誰都不開心啊。

“葉紫夏,你是不是想叛逆?”

顧南臣突然來了一句。

葉紫夏怔了下,搖搖頭,不懂,“我叛逆什麼?”

“冇在公司,不要叫我顧總!”

顧南臣總覺得這個女人喊他顧總的時候,是很大的意見。

葉紫夏嘴角抽了下,不喊他顧總喊啥?

喊帥哥啊?

還是喊顧龜毛啊?

她笑了下,眉眼彎彎,虛心請教。

“那我應該喊你什麼?”

顧南臣目光定定看著她,帶著一抹幽深。

葉紫夏被他看的麵紅心跳,她眼神躲閃了下。

“喊我南臣,或者臣!”

男人富有磁性的嗓音,傳入她的耳洞,酥酥麻麻的。

額!

葉紫夏心底下意識的跟著喊了下,頓時差點冇被肉麻死。

她瞅了瞅神色淡淡的男人。

要不是她確信自己耳力好,都以為剛剛是幻聽了。

“還是顧爺好聽點。

你讓我這麼喊你,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是什麼關係呢!”

顧南臣眸光一閃,故意追問,“什麼關係?”

葉紫夏偷偷瞪他一眼,冇想男人一直盯著她。

她心虛躲閃了下。

“你快點吃藥吧!”

她把水跟藥一起往男人那邊又推了一下。

顧南臣掃了她一眼,接過藥,一把丟進嘴裡,然後纔拿過水壺喝水。

葉紫夏目光不由落在男人吞嚥滾動的喉結上,覺得莫名的性感。

顧南臣喝了幾口開水,放下水壺,

見她盯著自己出神,目光清澈明亮的像一汪清泉,他眸光暗了暗。

他湊過去,目光直直看進她眸底深處。

嗓音低沉撩人。

“女人,你這麼看著我,是想我吻你嗎?”

葉紫夏回神,對上他戲謔的鳳眸,心悸的麵頰浮起一層誘的緋紅。

她羞赧的瞪了顧南臣一眼。

“誰,要你吻啊,神經!”

她轉身坐到一邊,看著窗外。

耳根子都火紅不已。

顧南臣看著她紅透的耳根,薄唇勾起一抹邪魅。

他坐近她,故意在她身後,對著她的耳朵說話。

“你剛剛那麼望著我,我還以為你是要索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