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咪也就答應下來,也不一定要跟你爹地領證!”

小傢夥驚喜,“真的?”

“真的,媽咪不傻!”

葉紫夏哄著兒子。

小傢夥高興了,老爺子卻不高興了。

“小夏,你是哄我的?”

葉紫夏眨了眨眼,“爺爺,我……”

老爺子癟著嘴角,“你不要解釋了,我知道了,

你是哄我的,都怪南臣那個臭小子不爭氣,

連個兒媳婦都不給帶回來,這麼久連你都搞不定,

我著急啊,說不定哪天我一閉眼就蹬腿了,

都看不見他成家了……”

說著,說著,老爺子老淚縱橫了。

葉紫夏嚇到。

六個小傢夥也都嚇到了。

老太太有感觸,眼眶濕潤。

“顧叔,對不起啊,我亂說話惹你不開心!”

葉紫夏看到老爺子這麼傷心,愧疚不已,她不該意氣用事的。

“不怪你,是南臣冇福氣,

娶不到你,到時候我到地下怎麼跟他母親交代啊。

老爺子眼淚哇啦哇啦掉。

“顧叔,你,你彆哭了!”

葉紫夏哄不好,眼看老爺子越哭越傷心,她求助看向兩個管家。

林叔跟老管家也冇轍,哄了幾句也冇用。

“爺爺,你彆傷心!”

呆毛過來,拉著老爺子的手,也有些難受。

老爺子看著小傢夥酷似顧南臣的小臉蛋,悲從中來,抱住他哭的更凶了。

“老三,是爸爸對不起你,你原諒爸爸好不好啊!”

葉紫夏眨了眨眼,看著兩個管家,他們搖搖頭冇轍。

“顧叔,我也冇說不嫁給顧南臣了,

隻要他,他真的喜歡我,

對孩子們好,我以後也會嫁給他的。

葉紫夏跟老爺子解釋,老爺子隻是沉侵在傷心之中。

“老三一直怨我,隻要是我想看到的,

他都喜歡跟我對著來,可是我真的喜歡你這個孩子,

你跟他在一起最合適,你們也有六個孩子,

你們要是冇在一起,孩子們怎麼辦?

彆人知道會笑話他們的。

葉紫夏輕輕拍了下老爺子的肩膀,“冇那麼嚴重,

之前他們都分開過了五年了,也不急這一時啊!”

“你們年輕人不急,我著急啊,

說不定哪天我就翹辮子了,什麼都看不到了。

老爺子吸著鼻子,剛剛擦掉的眼淚又湧出來。

這個問題是顧南臣的,葉紫夏還真的冇法替他決定,

見哄不好老爺子,她隻好給顧南臣打電話。

等了一會,顧南臣才接起。

“嗯,說!”命令的語氣。

葉紫夏抿了下嘴角,跟他說了聲,

“那個,顧叔他哭了,我哄不好!”

顧南臣安靜了一會。

葉紫夏心虛不已,見他冇出聲,也不知道是幾個意思。

“我,剛剛孩子們知道我跟你領證的事情反對,

我顧著哄他們,說昨天是故意答應顧叔的,

並不是真的……”

“你自己造成的,自己處理!”

顧南臣聲音冷了幾十度,直接掛斷電話。

聽到彼端傳來的嘟嘟忙音,葉紫夏怔住。

他生氣了!?

她歎了聲,她昨天就不該衝動那麼說。

葉紫夏轉身進去,見老爺子還在哭,頭疼。

“顧叔,你彆哭了,對身體不好!”

幾個小傢夥也哄著老爺子,冇哄好。

她抱歉的很,“隻要……”

她趕緊打住。

不是她答應跟顧南臣領證就可以去領證了。

孩子們反對著呢。

哄好老爺子,孩子們又哄不好。

“顧叔,你給我點時間可以嗎?

我給孩子們做做工作。

隻要孩子們同意,顧南臣也想去領證,我會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