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胎二寶:毒醫王妃,太難寵》

第2章

她懷孕了?

內容試讀

就在蘇淺思考著逃離的辦法的時候,花轎外傳來百姓們驚慌的叫聲。

砰——!

一聲巨響,花轎被拋棄落地,驚起一片塵埃,以及......花轎內蘇淺的一句怒罵。

多年行走在生死邊緣的直覺,蘇淺瞬間便感覺到轎子外麵席捲而來的殺氣。

數名身穿黑衣的刺客,手持利器,朝著花轎氣勢洶洶而來。

蘇淺眸中躍起冷芒,抬手從袖籠中摸出了一隻不過巴掌大小的玉塤,

那玉塤不知道是用什麼玉石製成,通體泛起瑩潤的淺光,像極了天邊一輪明月,上麵雕刻著各種複雜繁瑣的花紋,蘇淺看不懂紋路代表的意思,卻能看出這是難得一見的好東西。

蘇淺從繼承來的記憶中得知,這玉塤是這身體原主的母親傳給她的唯一一樣東西。

不過,這一點對於現在的蘇淺來說並不重要,摸著手中的玉塤,蘇淺的唇邊露出了一抹嗜血的微笑。

古老而又神秘的聲音從花轎內綿延而出,在森冷的夜空中擴散出了老遠的距離,竟是沖淡了四周沖天的殺氣。

在場眾人,都有一瞬間被這獨特的樂聲勾了魂,隻覺得這樂聲無比動聽,卻又彆樣的異樣,好似是從地獄而來的催魂曲,奪人心魄,引人沉淪其中。

隨後,稀稀疏疏的聲音在這片天地間迴盪,一大群被樂聲召喚來的毒物不知道是從哪裡湧了出來,放眼望去,毒蛇,毒蠍子,毒蜘蛛和毒蜥蜴應有儘有,烏壓壓的穿過了驚慌失措的眾人,行走之間發出令人頭皮發麻的詭異聲響。

能以樂聲召喚毒物,正是蘇淺前世繼承家族的族長之位時,繼承的家族秘術之一!

夜風微涼,捲來一片毒物的腥氣,捲起了花轎的轎簾。

火紅的身影飛躍而出,如九重雲天的仙女,蘇淺身形出現的瞬間,便印在在場每個人眼中。

隻見蘇淺麵上蒙著喜帕,隻露出一雙慵懶的鳳眸,便透出令人窒息的妖嬈,引得所有人連連驚歎。

而四周,烏泱泱的毒物扭動,一齊撲了上來!

刹那間,慘叫聲,哀嚎聲,不絕於耳。

唯獨隻有蘇淺臨危不亂,彷彿下方人間地獄一般的慘狀和她毫無關係,她似一陣微風,趁著混亂,幾個飛躍便衝上房頂。

“彆讓她跑了!”刺客中有人喊了一句,可他隨後就被毒物咬傷,口吐鮮血而死!

蘇淺挺直了腰身盈盈立於屋頂之上,氣勢竟是如天邊皎月,冷傲逼人。大紅的衣裙隨風而動,臉上雖然是遮著喜帕,可是露出的那雙鳳眸卻像是凝聚了萬千光華,令人不敢直視。

那傲世天下的眼神,哪裡像是一個懦弱的廢物應該有的?

“回去告訴蘇家人,曾經之辱,日後,我定要他們千倍百倍的還來!”蘇淺冷笑一聲,強忍著疼痛,一頭紮進了人群中,直奔城門方向而去,途中還搶了路邊的馬車,徑直衝出了城門。

直到那抹美麗的聲音消失,處在震驚之中的百姓們纔回過神來,後知後覺地說道:“剛纔那個是大著肚子的女人是蘇淺?她懷孕了!”

此話一出,驚詫四座。-